蝶恋花出塞(深山夕照深秋雨 ——纳兰性德《蝶恋花·出塞》赏析)

蝶恋花出塞
    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  (鲁迅《〈呐喊〉自序》)

【经典】
蝶恋花·出塞
纳兰性德
今古河山无定拒。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赏析】该词首句切题,将“出塞”置于特殊的历史背景中来写。“今古河山无定拒”,是说从古至今,政权更迭,江山轮回,兴替衰亡,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而该句将词人的“出塞”放在这样广阔的历史空间中来写,自会给读者留下不一般的感受。“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颇具动感,它既好像是写实,突出边塞风物的卓异,给人身临其境之感;又好像是虚写,像是历史上无数纷争的一个缩影,让人想象塞外一直处于战争频仍的环境中。为诗人下面的叙事创设特殊的背景,并借此背景揭示事件的悲剧意蕴。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不是一问一答的设问,而是“西风吹老丹枫树,满目荒凉谁可语?”的倒装。“西风”劲吹,枫树如血,赌此怎能没有“满目荒凉”之感?而虽有如此强烈的感受,但又能与谁述说?这是诗人的孤独。但这种孤独,恐怕不是独处的孤独,也不仅仅是诗人异乡飘零的孤感。鲁迅曾在《〈呐喊〉自序》中这样说:“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我想纳兰性德当时的“ 谁可语?” 之感或许就是鲁迅式的“寂寞”,是一种主张或思想(据此词推想,这或许就是他的反战思想,是追求和平的曲折诉求)无人会同的“寂寞”。
“从前幽怨应无数”,这是立足于昭君的一种想象,可能是说昭君在出塞的当初一定是“幽怨无数”,但从后来的情形推想,这“幽怨”则是横无际涯,深不见底。“铁马金戈”,让人想到的是英雄建功立业的豪情,但又有谁知晓与这豪情并置的是昭君无尽的“幽怨”啊!“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两种景致,两种风格,反差之大,冲击心灵,让善良的心灵何其痛哉!这不正是“谁可语?”的原因吗?若把历史比作一部长卷的话,那“铁马金戈”的场景只是其中的插页,而“青冢黄昏路”的悲凉却浸透着整个书卷。而诗人的这种感受又是如何传达的呢?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一问一答,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沉痛至极。“深山夕照”已经让人感觉悲凉,而“深秋暮雨”则程度更重。意象递进叠加,既深化昭君“幽怨”的表达,也让读者感受诗人渐趋悲凉以至不堪悲凉之苦。如此以景结情,含蓄何其隽永。
【思考题】
1. 词人将“出塞”放在怎样的背景中来写?从而寄寓了词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2. 词最后两句在表达上有什么特点?这样写有什么好处?简要赏析。

蝶恋花出塞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