讳莫如深的意思(『于深读书』第四期 | 讳莫如深的人们都是性犯罪的帮凶)

讳莫如深的意思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Nothing Ventured, Nothing Gained 黄英华 – 功夫 电影原声带 –>
『于深读书』第四期 | 讳莫如深的人们都是性犯罪的帮凶
今天要谈的是《李银河自选集:性、爱情、婚姻及其他》。出版社为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作者李银河教授,应该算是中国性社会学领域最著名的学者。我想,我就不必费笔墨多介绍了。 为了参与者多达26万的韩国N号房性侵视频事件,我有介绍这本书的必要。 如果我们仅从道德上谴责这些人的兽欲与良知泯灭,或者呼吁法律严惩,我们对此类事件的认知将永远停留在表层。更何况,当我们对正常的性关系的公开讨论都可能被污名化、耻辱化时,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就极易发生。当关于性的正常与反常的讨论都是可耻的情况下,道德谴责与法律严惩,对我们眼中的禽兽而言,是不会计入他们的边际成本的。
李银河在本书《中西性规范》中写出性有七种意义:“第一,为了繁衍后代;第二,为了表达感情;第三,为了肉体快乐;第四,为了延年益寿;第五,为了维持生计;第六,为了建立或保持某种人际关系;第七,为了表达权力关系。” 我提醒大家在分析韩国N号房事件时,注意第七点“性为了表达权力关系”。实际上,在分析美国 咪 吐、中国 咪 tu(高校反性侵系列事件)时,这一意义更为显著。因为侵害者与受害人多为支配—受控关系。 李银河教授指出,远在古希腊罗马时期,性就成为权力的象征。性活动的伴侣不是分为男女两类,而是统治方(有权的男性)与被统治者(奴隶、妇女、儿童、外国人)。我国古代皇帝的男宠、《金瓶梅》里西门庆的妻妾成群甚至与少年发生关系,都是男权制权力结构的反映。 我们都能理解,不受约束的权力,是最大的恶行。但作为权力表达的性,在中国的语境下,不仅仅是不受约束的问题,而是讳莫如深的问题。 在西方,随着宗教禁欲、宗教改革、启蒙现代化等变革历程,性的相关问题,如今可以被按照科学的正确与错误、正常与反常、善行与罪恶的标准来判断。他们会讨论什么样的性行为方式是罪恶的。 而在中国,性是不可言说的问题。或者说,谁公开谈到性,谁便是可耻的、低俗的;不谈性,就可以做到清心寡欲,便是崇高、洁身自好。因此,李银河教授会感叹,西方性学研究三大家弗洛伊德、马尔库塞、福柯面对的社会,跟我们是迥然有别。 我在此从李银河书中摘几个问题,各位读者可以看看自己是否会有心理不适:人可不可以自慰?女性可不可以主动提出性要求?同性恋伴侣可不可以结婚?虐恋爱好者可不可以组织自己的俱乐部?人可不可以合法地去购买和享用性的文字、图像和影视产品?人可不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人可不可以参与三人以上的性活动? 对于以上问题,我的回答都是:可以。因为这是个人权利与个人自由,他人、社会、国家无从干涉。 李银河教授反思,中国人很少会想到,在性的领域,许多事与人的基本权利相关,中国文化一向强调义务、忽视权利。 这一点我有不同的看法。中国人很少会想到的,不是性权利,而是性本身。 我们其实不必须采用西方个人、群体视角来分析中国文化的结构。实际上,根据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中国文化不是个人本位,也非群体本位,而是把重点放在人际关系上,是伦理本位或关系本位。” 可惜的是,性关系,很难公开作为关系本位的中国文化的一个主题之一。根据李银河教授另一本著作《新中国性话语研究》,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涉性表达的规范,历经“爱与性都不提倡写”、“可以写爱不可以写性”、“既可以写爱也可写性”这三个阶段,而在最后一个阶段,关于性的表达,依然受到人性还是兽性的难题。这里,人性被赋予性关系之上的崇高。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家潘绥铭曾著书直言,“中国的性革命已基本成功”,我作为90后,没有潘教授乐观。事实上,依我所见,我周围的男男女女,很多人并没有获得过性教育,大多数人了解性,都是通过外国的色情录像。如果说有革命的话,也是信息技术革命之下的影响,而非我们的社会认知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 社会公众对于性的讳莫如深,纵容了性关系领域内的善恶不分。正是对健康的、需要积极引导的性知识、性教育、性文化的避讳、羞耻与自作清高的我们,用沉默筑成了邪恶的温床。
李宇琛2020年3月25日
这是一个每日更新的写作计划,叫做“于深读书”。没有想到什么有寓意的题目,就化用了我的名字,成为一个代号。这里谈的往往不是书本身,而是扯些这本书与我的故事。不知道自己能否每天坚持。尽力吧。我对这个写作计划的要求是“自我实现”。所以我不在意我这些文字能否给外界带来些效用。但我始终欢迎与我交流、沟通。如果说非要给“于深”两个字什么寓意的话,我希望通过我的写作,践行一种深度理念:读书的深度,是与自己产生的联系,而非与外界的名利、学业、工作产生的联系。为了外界而读书,所读所学都是浮于表面的、工具性、功利性价值,无法认识自己,更无所谓深度。
以上算是半吊子发刊词。如果能做到第一百期,我就再补写一个正式发刊词。
往期推送:于深读书第一期 | 我认知当代中国的启蒙读物
「于深读书」第二期:中国喷子分类指南
『于深读书』第三期 | 爱国者的三副面孔
求助、投稿、招新请联系权益墙邮箱:[email protected]
权益墙2020年3月25日

讳莫如深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