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鸟的诗句(关于鸟的三首诗)

描写鸟的诗句
目录⊙雾里鸟叫
⊙后来晓得它是猫头鹰
⊙青桩

雾里鸟叫
 
多少大雾弥漫的日子,
走过田埂,去喊父母回来吃饭,
露水打湿了裤脚和草帽。
 
一只大鸟重重地蹿起,
投入雾色更浓的远处。
成片成片的荷叶上,
水珠一溜儿滑落湖面。
 
这时两三句模糊的交谈
透过潮湿的帘子传来。
走出一段,我回头再望——
 
晨雾轻轻揭去,来路越加清晰,
耳旁响起无名水禽的惊叫,
或许它看到了太阳。
 
2013年2月27日凌晨
 
后来晓得它是猫头鹰
 
本来,我没想到会遇见它,
更准确地说,我只是听到它的叫声。
一阵呜——呜——
鸣叫从前头传进耳朵。
我环顾四周,没有起风,
夜色还在天上,太阳还没睡醒。
走过小路,左边是棉花地,
右边是学校围墙,前面横条水渠,
一座预制板搭成的小桥
通向平阔、灰白的水田,
对岸是黑压压的树林。
我走到围墙缺口,钻进菜园,
跨过成垄成垄的白菜、艾蒿,还有辣椒。
它又在叫,在某根树的高处,大概看见
一个早起的少年正在路过它的世界。
那叫声低缓、柔和,打着转儿,
像召唤它的同类,又像自找乐子的哼唱。
我放慢脚步,也不忙于冲进教室。
它是要打破林子里的寂静吗,
或者像我坐下注视金色的蚕吞食蜡烛?
它的嗓音那么迷人,
是当时唯一吸引我的动静。
多少年后,我身在截然相反的环境:
奔腾如洪水的车流、人们放肆的笑谈、
许多脑袋在街上紫葡萄般浮动,
在这些喧闹声里,不断怀念,不断回忆,
我再也没法返回——
和那只猫头鹰邂逅的时刻。
 
           2015年3月10日下午
 

青桩
   
序:洞庭湖流域的谚语说:青桩高,白桩低,青桩飞起有人去。白桩即白鹭,青桩即苍鹭,大型涉禽,在浅水、田野中,常常单脚静立,恰似树桩。在民间,人们见到青桩飞起,视为有人离世的前兆。
 
在有雾的早晨,我走到垸中央,
身影陷入湖区的蚊帐,
偶然发现前面一个人影,
直到靠近,我才看清那是一只青桩,
羽毛灰色,单脚站立水田,仿佛已经睡着,
恰像传说那样:远看如同一截树桩。
我走得更近,
雾气再也不能掩护人的窥视。
这鸟没有惊慌,转头打开翅膀,
扇开白纱似的空气和人的呼吸,
倾斜身体,向上飞起。
它并不着急,只想挪个地方,
不愿和人或同类挨得太近。
大鸟很少开口唳叫,
沉默飞过稻田和野湖,
宛如掠过无边的生锈的铜镜,
直抵人眼不能到达的雾深之处。
它会落在田埂上,或残剩积水的田里,
缩起一条黑树枝般的长腿,蜷曲脖子,
继续静立,它的体羽在风中微微拂动。
它和死讯没有半点关系,
在水上的静立塑造一尊天然的雕像,
要是受到打扰,便从人前缓缓飞走。
除非老死,挨枪或中毒,
它才躺在地上,散发很重的腥味,
任由人们拿脚踢来拨去。
在我看来,它每一次飞起都是某种迹象,
那双宽大的翅膀能够托起一个亡魂,
它飞往的方向是一个人最后的去处。
这世上,多少事没有解释,
它仅仅是种鸟类,在清寒的浅水里
追寻鱼虾,远离人类,无以承担更多。
它撩起浓雾的一角,飞起又落下,
黄色虹膜贮满黑色的自尊和警惕,
夜色从天边逐渐上升,它就在那里。
 
                2015年8月13日晚

蜗牛与黄鹂鸟 来自外省人诗文集 –> 00:00 02:43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说明
本期插图均为王鹏程画作,王鹏程,1967年生,黑龙江人,画家、云南大学教授。
本期音乐为台湾歌手卓依婷作品《蜗牛与黄鹂鸟》,所属专辑《校园青春乐》。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吧!

欢迎订阅《外省人诗文集》,微信号:waishengrenshiwenji
除署名外,本号所有文字、图片、朗读音频的著作权归张翔武所有,如需刊用、转载,请联系本号。
法律顾问:湖南昌祥律师事务所

描写鸟的诗句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