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顺利/我大没做成的烟锅嘴子

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
| 文学 |书画|摄影|朗诵|音乐|
|第 1655期|
我大没做成的烟锅嘴子
文/王顺利
勤劳善良,为人憨厚,做事诚实,疼爱儿女,孝敬父母的大伯终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走完了他人生八十个春秋,看到他那黝黑干瘦,刻着一道道满是皱纹的脸,还有那右手少了的四个手指,由不得我潸然泪下,童年时奶奶讲的烟锅嘴的故事又在我脑海里翻涌。
小时候,听奶奶讲,过去咱陕西关中这地方农民,因为没纸烟抽,大部人在自家田里种些旱烟,等到秋季旱烟成熟,收回晒干做成烟末,放在家里,当作纸烟抽,由此也就有了烟锅。
烟锅就是用来抽旱烟末的。它由烟锅头、烟锅杆、烟锅嘴三部分组成,烟锅头用金属材料做成,小时候我见到的基本上都是铜质的,可能是因为铜的熔点高,再就是铜看上去光亮美观;烟锅嘴就有好几种材质,有黄铜的,有玉石、玛瑙的;烟锅杆有铝质的,也有木质的,有长有短,长的有二、三尺长,短的不到一尺,再在烟锅杆上系上一个秀着花的布袋即烟锅袋,这样一个烟锅就算全了。
烟锅成了过去那个年代人们日常生活交往的最好道具。从前乡下人跟集赶会或走亲访友出门在外,见了生人想搭个话,得找个借口,不抽烟的人干着急没办法,这会儿有烟锅就方便多了,凑上前去,烟锅一伸,“老哥,对个火!”这就搭上话了(那个年代火柴叫做洋火,没有洋火,爱抽旱烟的人烟锅杆上系一个撇火石,用来取火,火也是紧缺的),比起现在求人办事硬给人家手里塞纸烟的情景要显得自然朴实。尚是两个通过对火抽烟搭上话的人你来我往互敬互让抽完了一锅再装上一锅的话,那多半投了脾气,说东家论西家,讲前村道后村,前三皇后五帝,大到县长太太买菜不给钱,小到谁家黑母猫一窝生了十个花猫娃,面对面蹲在路边,或者土坎上,一谝就是大半天。
小时候见到爷爷手里常常握着一个一尺长的旱烟锅,坐在门口石墩上和东家西家的爷爷聚在一起,几个老人不停的吧嗒吧嗒咂着旱烟,我们这些小孩在大人不远处玩耍,大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旱烟味。奶奶因为爷爷爱抽旱烟没少说爷爷,也坚决不让父亲和大伯他们抽烟,更是常常教育我们这些孙子辈不要去碰那烟锅。因为抽烟的事,几乎让大伯和我的父亲丢了性命。
听奶奶讲,1949年5月份左右,解放军从东面渭南那个方向打了过来,十多天就打到泾阳王桥那里的泾河岸边,在那里和国民党马回回的部队打了一天的枪炮,随后马回回部队抵挡不住解放军的强大进攻开始逃跑,解放军准备强渡泾河。
我们村位于礼泉县赵镇乡前寨村,距泾河岸边不足10公里,村里当时也住着一股国民党匪军,当地人叫做回回部队,他们在村子里烧杀掠夺,无恶不作,男人不敢下地干活,老人、小孩、妇女钻在地道里不敢出来。当村子里的敌人听说解放军要准备强渡泾河,许多手雷、手榴弹、子弹等废旧弹药武器来不及带走,仍的满大街都是。国民党回回部队逃跑后,孩子们才从地道里钻了出来,那时大伯只有13岁,父亲只有10岁,他们正是玩耍的年龄,对敌人留下的弹药没有一点安全防范意识。有一个和父亲一般大的,我叫叔叔的,他在街面上先捡到一个黄黄的、铮亮铮亮后面还带着一个拉绳的铜管(也就是手榴弹引爆器),因为伯父比他大,就从他手里要了过来,拿到手里仔细看,黄管直径不到1公分,拉绳从一个很细的孔里伸了出来,大伯觉得用这个铜管给他父亲——我的爷爷做一个烟锅嘴子刚好,既好看,又体面,而且做工也非常精细,工艺很不错。大伯就把那拉绳拉断了,没有爆炸,用手摇了摇,一些药被倒了出来(他们不知道那是火药),这时他们3个小孩围着家门口的石墩,把那手榴弹引爆器与石墩相撞,想把里面的药给全部倒出。父亲听说那个铜管可以给爷爷做烟锅嘴子,就紧跟大伯后面想看个明白,那个叔叔也想弄清楚,紧跟在大伯和父亲后面,大伯亲自操作,由于不知道那个东西的危险,最后撞响了火药,大伯和父亲当场被炸的满脸是血,躺在了地上,爷爷、奶奶听到了家门口的爆炸声,急忙跑出大门,看到自己的俩个孩子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奶奶抱起俩个孩子失声痛哭,这时左邻右舍的大人们也都围了过来,有人说俩个孩子还在动,可能还有救!还有的说孩子伤的那么重,救活了也是一个残疾,爷爷奶奶不听他们的,向邻里们哭着讨问救孩子的地方。有人就说城门口有解放军部队经过,说不准他们能治。爷爷奶奶分别抱着大伯、父亲向有解放军部队的地方跑去,见到部队军医,奶奶哭着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军医判断可能是他们引爆了手榴弹引爆器,被炸伤。父亲当时被炸伤了眼睛,伯父被炸掉了右手的4个指头,血流的到处都是。军医二话没说,立即搭起了临时帐篷进行手术,最后父亲和大伯的命保住了,因为后面还需要进一步治疗,大伯和父亲被转移到了咸阳解放军医院,经过1个月的治疗,父亲和大伯健康出院,爷爷和奶奶带着鸡蛋去看医生,医院的人说那个军医姓曹,不在这里工作,他随部队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作战去了,他们也不收爷爷奶奶带来的鸡蛋。
每次奶奶讲到这件事,就给我说:“解放军真好,是咱穷苦老百姓的救命恩人!家里没化一分钱,救活了你伯和你大,如果没有解放军就没有你大,更别说有你了,是恩人解放军救了咱们全家,给了咱们全家新生,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亲人解放军的恩!”
斗转星移,这一切的一切都已久远。爷爷奶奶早已离开了人世,伯父也离开了我们,父亲因为那次事故,到了老年双目失明,己亥年冬月最后一天,也走完了他人生八十一个春秋,我高中毕业后,考进了军校,部队工作了十多年后转业回到地方工作又有了时日,那个没有做成的烟锅嘴的故事,却永远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激励着我努力读书,勤恳做事,诚实做人,做一个对得起恩人的人,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之人。
作者简介
王顺利,88年离开老家礼泉去山城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读书,92年毕业分配到甘肃武山84569部队服役,05年转业安排在咸阳市秦都区委政法委工作至今。
编辑︱赵晓萍 审稿︱陈明理
长按关注壮美昭陵平台
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平台作品一览无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