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赵革武

壮美昭陵︱原创文学平台︱致力于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壮美昭陵◎西部文学艺术微刊
︱第656期︱
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关注分享西部文化艺术平台原创作品

妈,这世上最熟悉,最亲切的称呼,母亲,这世上最伟大的名字。每个人都有妈,我也是,不过我说的是我的奶妈。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小就没有了妈。我一岁多的时候,我父亲在文革那场动乱中,死于非命,而我母亲选择了改嫁,那时她也年轻,不愿在我们这个苦难的家庭耗费年华,也有劝她为我和我姐留下,可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她认为富足幸福的生活,从此我和我姐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娃。
那时还在襁褓中的我,面临着留家还是被送人决择,万般无奈的时候,我爷,我婆给我找了奶妈,从此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或者说是重生。
我从小在奶妈家长大,上学时候才回我家,我奶妈家离我家不远,有七八里地,她们村也是我们老家,(我们家以前在这个村子,后来搬迁了)村里还有我的本家大伯,四爸,五爸和远房族亲。
由于我的身世,族亲们对我格外好,经常拉我到他们家吃饭,可我一眨眼就跑回我奶妈家,时间长了,他们问我,你妈对有多好的不在我们家呆。我没法回答,我在心里说,我只爱我奶妈。
记得上小学那阵子,每个礼拜六是我心里最浮躁的时候,急切地等着最后的下课铃声,回到家后,我放下书包撒脚就跑。家里人都知道我又跑到我奶妈家去了。每一次去的时候,我都是高高兴兴去的,回来的时候,总是哭哭啼啼的被送了回来。
每个礼拜都是逢集的时候,我家就住在集镇上,记得有一次被家里看得太紧,没跑得了,听说第二天我二姐会来赶集,我高兴坏了,早早就换上干净衣服,等着她能带我回去。
二姐是见到了,她给我两个石榴,说我爷(她家我爷)不让我去,二姐走后,我整个人愣在那儿了,失望,悲愤,无助,怒火交织着,瞬间崩发出来。两个石榴被我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破碎的石榴和满地红红而惊愕的石榴籽,我顿时嚎啕大哭。
我奶妈家有四个孩子,我两个姐,一个哥,还有一个弟弟,那时候,大家都很穷,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吃肉是过年才有的事。有一年过年,我和我堂弟去看我奶妈,我奶妈取下挂房梁上的笼,里面放着过年的一点熟肉,切下两块给我和堂弟俩一人一块,我们贪婪地吃着,不知道我妈家,我的小弟弟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他一双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多年以后,想起这事,我真后悔,不知道当时怎么就那么贪吃,那怕能给他留那么一口,也不至于这么后悔,这么难过。
每次去我奶妈家,我都很兴奋,我奶妈也很高兴。我也很喜欢去,我走的时候我奶妈都会送我很远,后来有人给我说,我走了以后,我奶妈都会哭,都会流泪。从那以后,我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我不想让我奶妈伤心,可我却怎么也忍不住想我奶妈。
我奶妈家院有几棵石榴,石榴花开鲜红鲜红的,我妈管理非常细心,从结果开始施肥浇水,到成熟的时候,石榴长得非常好,我奶妈把最大的留在树上,价格再高,她也不舍得卖掉,树上的石榴裂开了口子,里面的籽粒红里透着黑,这种是石榴中熟得最好,也最好吃的,这是我奶妈留给她儿子的,除了我,谁也别想拿走。
时间过得真快呀!我都快两年没见到我奶妈了,这几年,我经常为生计奔波,走过大漠雪域,去过林海雪原,看过南国饮烟,见我奶妈的时候少了,我常常在梦里见到她。有时只能打打电话,在一次视频中看到我奶妈,她真的老了。有时我真的很害怕,怕我奶妈那一天无声无息的离去,我不想再一次成为没妈的娃。
母子情,是这世上最真实的情感,它大过于浓烈的爱情,更胜过诚执的友情,。我和奶妈虽然没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但我不是亲生,却胜似她亲生,所以,我一直叫我奶妈为妈。
我和我奶妈的话永远也说不完,只求我妈健健康康的活着,因为您是我的妈,我永远是您的娃。

作者简介:赵革武,赵镇石鼓西村人。现就职于中国水电十五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西部文学艺术平台之壮美昭陵编委会成员风采展)
往期精彩文章

赵镇中学那年那事
▼赵中首届老同学聚会留念//赵志锋、张广雲、杜仲尚
记一次同学聚会//杨彩霞
丁志俊:赵中的敲铃人吴湘匡(上)
赵中学子找到40年失联的吴湘匡老师啦
我亲爱的母校 赵镇中学
【视频】壮美昭陵//五十年呵 今天终于把你见
赵镇学校一支笔—-陈志谦
仿满江红 赵中老三届师生聚会
赵镇中学老三届师生分别五十年后举行联谊会
趙中的开水房与王二//丁志俊
梅花香自苦寒来 赵中学子杨维西写意人生
赞学友丁志俊
殷殷赵中学缘情
赵镇高中背馍的记忆
赵镇高中往事 韩智存
回忆王志刚老师
赵鹏 回忆王志刚老师

本期编辑:董志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