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

最近,网络上一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非常火爆,让许多没有到过阿尔泰地区的朋友们增添了对这个相对神秘区域的好奇,也让可可托海,这个新疆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富蕴县下辖的边境小镇名声大振。其实,熟悉当代中国历史,特别是了解新中国工业发展历程的人们不会对可可托海这个响亮的名字无动于衷。
有人这样记述可可托海的三号矿坑:“三号矿坑与共和国的命运息息相关,因为正是这个坑,在上世纪60年代曾为国家偿还了前苏联47%的债务。当年,这里云集了中国和前苏联的高级科学家,中苏交恶后,苏联专家撤走,点名要用这个矿坑的矿产还债;也就是这个坑,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爆炸立下了不朽功勋,这个大坑,不仅为中国第一颗核弹提供了必须的稀有金属,而且更为核弹的成功爆炸、航空航天事业以及相关尖端科技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资金后盾。”据说,到过可可托海的人都会为三号矿坑所震撼,也会为可可托海精神所感动。
有点可惜的是,在新疆工作期间,尽管在此地工作的团友多次热情邀请,一直没有机会亲身去感受一下。但要说遗憾就算不上了,在与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息息相关的雄伟辽阔的阿尔泰山脉,随处可见壮丽的景色、动人的故事、美丽的歌声、感人的精神。著名的喀纳斯和额尔齐斯河之外,热情的哈萨克兄弟以及他们的圣山——萨吾尔山下,还有更让人震撼的场景,更让人感动的故事。
我接触到的人中,哈萨克的汉子,特别是萨吾尔山下的汉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诚可靠的大丈夫了,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一切交给心爱的人,并在他们的一生中乐此不疲,始终不渝。热恋中的青年也许会觉得理所当然,但年龄稍长的人都知道,说说容易,做起来很难;一时做做还好说,长期坚持不容易;如果要完完全全、不打折扣地在一生中坚持下去,实在难上加难。如果在气候恶劣,草木稀疏,渺无人烟的苦寒之地,与心爱之人同行于狂风怒号、漫天飞雪之中,身边只有高堂稚子,三峰骆驼、一顶毡房、一群牛羊,一壶奶茶解渴、一把风干肉充饥,尚能纵马驰骋、纵情放歌,这不是真汉子,谁还能当此称呼?值此之境,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终生伴侣同样值得倍加珍惜。
有人说,王洛宾老先生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就取材于此。据说,四处采风的才子歌王,来到青海湖畔草原遇到了倾心的姑娘,可惜碍于世俗的种种羁绊,有情人未能终成眷属,失魂落魄之际,听到远方来自阿尔泰的哈萨克流浪歌手天籁般的歌声,如诉如泣的旋律击打着歌王多情的心扉。在维吾尔朋友的帮助下,歌王得知这是一首怀念家乡爱人的哈萨克民歌,感同身受之余,才思泉涌,一曲立成,歌诸世人,举世皆惊。有情人为之动情,无情人为之感伤,多少才子佳人因此曲魂不守舍,无数人间佳话因此曲终结善缘,四海同唱,至今不绝。
听过哈萨克老乡唱的《羊群里躺着想念你的人》等民歌,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只觉得很纯、很美,很好听,说不出具体好在哪里,美在哪里。希望未来的才子歌王能够来到大漠戈壁,探访美丽的萨吾尔山,听一听、看一看,让动人的歌声走出阿尔泰山脉,走进世界上每个多情人的心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