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西大草原(浙西大草原)

浙西大草原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友谊地久天长 Classical Artists – 世界名曲一百首 –>

浙西大草原

在北纬28度线上,距离古城衢州以东二十公里的中央徐,是浙西最大的一片湿地草原,随着温湿季节的来临,春天也如期而至,雨水滋润着这片广袤的草地,万物开始萌动,这是一个适合放飞的季节。

老牛在专注地吃着青草,牛牤懒惰地叮在牛背,和煦的春风拂过大地,唤醒了沉睡的紫云英。在起伏不平的原野上,孩子们在追逐风筝。河道两岸,被洪水浸泡过的枫杨,在春天的召唤下,结满条条花籽,他们弯曲着身躯,恭迎一群群来这里野炊的人们。蝴蝶飞进了临时的帐篷,白鹭在远处漫步。

这是一条衢江内河。母亲河从开化莲花塘喷涌而出,飞流直泄,翻过万千沟壑,越芹江,跨招贤,跃过樟树潭。一路奔腾跋涉,惊涛拍两岸,二百里云和月,至高家迎面遇上中央徐,江面豁然开阔,波缓浪慢,日积月累,峰回路转,折北分流而行。千倾波涛,一改澎湃汹涌,谴倦温婉,款款而去。千百年来,堆积成沙丘。高处成岛屿村落,底处成河滩沼泽。水退树长,荒草滋生。七百亩最接近原始的草原湿地,滋养着中央徐村民,也养育着这里的牛羊鸡鸭。那些树干上的年轮,是历次洪水淹没时余下的刻度。

悠闲游弋的水鸭,成群的牛羊,燕子翻飞,八哥欢唱,被洪水冲刷成音符的枫杨,是一曲曲生命的乐曲。每年的春天,芳草萋萋,牛羊就是天然的割草机,至端午一场大水淹没,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正是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抗争的哲理。
世上乡愁有千万种,在最遥远的记忆深处,谁没有一段“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的场景?沙滩、低洼、泥坑、树林、草地、牛群、漂洗的河床,一同穿过时光的隧道,重温往日旧梦。在江南,绝无仅有这片草地,不带任何修饰,是最容易唤醒那个珍贵的童年。

岸上是浙西最老的古樟和罗汉松,吕家村的祖祖辈辈俯视着上天赐予的礼物,护佑着他们的子子孙孙。
隆隆的时代脚步,无情地践踏过大地,多少原始摇变成现代文明,貌似获得,实则丧失。浙西大草原就是人类乡村历史的一幅巨大画卷,它见证了“林中观易罢,溪上对鸥闲”,历经沧桑,而初心未灭,用最朴素的姿态静静地展现在那里。
蓝天、白云,野花、草地,巨樟、树林,垂钓、野炊,阳光明媚,春风拂面,难道不是人生最值得享受的惬意时光么?
(文字:季郎        资料:韩荣建)

(《大会师》剧照)

(《琅琊榜》剧照)

(《银河补习班》剧照)

(导航:浙西大草原名古酒文化村)

浙西大草原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