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子期与俞伯牙的故事(讲一个《三言二拍》里,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

钟子期与俞伯牙的故事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是《警世通言》里的一个故事,感动于知音之美好,以喜爱之心改写如下,致敬经典。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位楚国先生,名叫俞伯牙。伯牙虽然是楚国人,却在晋国任上大夫。因奉晋王之名,来楚国进行访问。伯牙讨来这个差事,一来是个大才,不会辜负君王的使命;二来可以得闲回老家看看,一举两得。
 
 来的时候,走的陆路。到了楚国,朝见好了楚王,忙完公事之后,就上坟祭祖,会会亲友。但是出差在外,也不敢久留。
 
  伯牙离开楚国十一二年了,特别思念故国的山水风景,于是决定回去的时候走水路。于是撒个小谎对楚王说他身体欠安,不能久坐车马,请楚王拨条大船坐坐,好方便医病吃药。楚王很豪爽的同意了,拨了两条大船给他,一条正船单坐伯牙及其晋国来使,一条副船安顿仆人行李。大船又美又奢华。
 
 为了欣赏两岸奇景,风流才子俞伯牙,对山高水远,旅途漫长,根本不在乎的。坐着大船,仰着大帆,看千层碧浪,瑶山叠翠,远水澄清,开心的不得了。
 
 八月十五中秋夜,大船行驶到了汉阳江口。突然狂风大作,噼里啪啦下大雨。没办法,只能停泊在山崖之下。过了一会儿,风平浪静,雨止云开,天上现一轮铮明瓦亮的大月亮。
 
 伯牙自己坐在船舱里感觉很无聊,就命小童子焚香炉内,说准备抚抚琴,以遣情怀。他取琴调弦转轴,弹了一曲。还没待弹完,‘刮刺’一声,琴弦断了一根。
 伯牙吓了一跳,叫童子去问船夫:“这船停在哪里啦?!”
 船夫说:“突然刮风下大雨,停在了山脚下啦!虽然有些草树,但是却没有人家哟。”
 伯牙当下特别惊讶,想着:“荒山无疑。若是在城郭村庄之类的,说不定有啥聪明好学之人,偷偷听我弹琴,所以琴声忽变,弦断了。但是这荒山之下,根本没有听琴之人。我明白了!定有仇家派刺客,要不然就是强盗在此潜伏要登舟偷我财物。”
 于是叫来左右随从:“快去上岸搜查一番,不在柳荫深处,就在芦苇丛中!”
 左右随从听了,马上召集众人,要跳上岸查看。
 
 突然岸上有人说道:“船中大人,不必起疑。小子我并非奸盗之流,一个樵夫罢了。因打柴晚归,正好遇上狂风暴雨,所以躲在岩畔底下躲一下。正好听到大人弹琴,就停下听听。”
 伯牙大笑道:“樵夫而已。也敢称‘听琴’?我也不计较你撒谎不撒谎了,走吧。”
 樵夫不走,在崖上高声说道:”大人此言谬矣!没听过说,即使有十户人家的地方,也有忠实诚信的人。屋里有君子住着,门外就会有君子到来。大人若是觉得山野中没有听琴之人,那这夜静更深,荒崖下也不该有抚琴之客了。”
 伯牙见他出言不俗,或许真是个听琴的。于是问道:“崖上的那位君子,你既然听琴多时,那么之道我刚才所弹的是啥曲子吗?”
 樵夫说道:“大人刚才弹的是孔子叹颜回。词是:‘可惜颜回命蚤亡,教人思想鬓如霜。只因陋巷箪瓢乐,……’到了这一句,琴弦断了。小子记得第四句是:‘留得贤名万古扬。’”
  伯牙一听,特别高兴,说:“先生果非俗士啊,请上船聊聊啊!”
  樵夫乃上船。头戴箬笠,身披蓑衣,手持担子,腰插板斧,脚穿草鞋。伯牙手下人见了他这身打扮,非常瞧不起。说:“你个小樵夫等会见了我家老爷好好磕头。问你什么,好好回答。老爷官大着呢。”
  樵夫说道:“各位不必如此粗鲁,待我解衣相见。”于是摘了斗笠,脱了蓑衣。不慌不忙,将蓑衣、斗笠、尖担、板斧,一一放在船舱门之外。脱下草鞋,骊去泥水,重新穿上,进入船舱,樵夫长揖而不跪,道:”大人施礼了。”
  俞伯牙是晋国大臣,下来还礼,恐怕失了身份。既然请他上了船,又不好让他回去。没办法,只好微微举手道:“贤友免礼罢。”叫童子看坐。

  伯牙全无客礼,把嘴向樵夫一弩,道:“你且坐了。”樵夫也不谦让,说坐就坐。
  伯牙见他说坐就坐,有点生气,所以也不问他叫啥,不让人来上茶。就这么默默坐了一会儿,问道:“刚才在崖上听琴的人,就是你么?”
  樵夫说:“不敢。”
  伯牙问道:“你既然来听琴,肯定知道此琴的出处咯。此琴是谁人所造?弹它有啥好处,你知道吗?”
  正在这时,船夫过来禀报:“风顺月明,可以开船了。”
  伯牙吩咐:“先等等。”
  樵夫说:“我说话很絮叨的,担心耽误顺水行舟的时间。”
  伯牙笑说:“就怕你不知道。你如果知道,讲的有理。就算不做官都不是什么大事,何况行船时间长短!”

 樵夫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敢畅谈了。这个琴呢是伏羲所琢。取了高三丈三尺的梧桐树干,截了三段,上段取来听,声音太清,废弃不用。取了下段,声音太浊,也废弃不用。取了中断,声音清浊相济,不轻不重。就送到溪水中浸泡72天。然后放着阴干好,选了一个良辰吉日,被高手匠人刘子奇制成了乐器。因为是瑶池之乐,取名瑶琴。

  “瑶琴本来只有五弦,外取金、木、水、火、土;里取五音,宫、商、角、徵、羽。后来因周文王被囚,伯邑考为此琴添了一根弦,弹起来清幽哀怨,叫做文弦。后来武王伐纣,歌舞升平,又添了一根弦,声音激烈发扬,叫做武弦。先是宫、商、角、徵、羽五弦,后加了二弦,于是称为文武七弦琴。
  “此琴弹到尽美尽善的时候,啸虎闻而不吼,哀猿听而不啼。这就是弹奏它的好处了。”

 伯牙听樵夫对答如流的, 想道:“他是不是死记硬背的呀?”然后又想道:“就是死记硬背,也算厉害了。再试探他一下。”
 于是问道:“当时孔子在室内弹琴,颜回从外面进来,听到琴声中竟然有贪杀之意,就非常奇怪的问孔子。孔子说,‘我刚才弹琴,看到有猫捉老鼠,想要抓到,又担心会失去,所以贪杀之意出现在了琴音里。’所以知道,音乐之理,入于微妙。假如我弹琴,心中所思所想,你听了能否知道呢?”
 樵夫说:“大人弹起来哟,我好好听着揣度。如果猜的不对,大人不要怪罪。”
 伯牙沉思了一会儿,心里想着高山,然后弹琴。樵夫赞赏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啊!”
 伯牙不说话,凝神了一会儿再弹,想的是流水。樵夫赞赏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
 伯牙大惊,推琴而起,连呼:“失敬!失敬!以貌取人,真是误了天下贤士!先生高名雅姓是啥?”
 樵夫说:“我叫钟子期。大人叫啥呀?”
 伯牙道:“我叫俞伯牙,在晋国做官,过来出差的。”
 伯牙一开心,马上喊小童子上茶取酒端点心。然后问道:“先生家是楚国哪里人?”
  子期说:“马安山集贤村哒。”
  伯牙又问:“平时做啥工作呀?”
  子期:“就是上山砍砍柴啦。”
  伯牙笑了下说:“子期先生啊,别嫌我八卦哈,你咋不求取功名呢?浪费你这一身才华啊。”
  子期说:“实不相瞒。我是家中独子,父母又已年迈,就打柴过活陪父母安度晚年。”
  伯牙说:“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啊!”
 
  两人喝了会酒,子期宠辱不惊,气质淡然,伯牙越看越喜欢,就提出和他拜把子。说道:“你27岁,我比你大一旬。你是我知音,咱俩拜把子吧。”
  子期说:“使不得,使不得。大人乃上国名公,我就一穷乡小子,不敢高攀。”
  伯牙说:“相识满天下,知己有几人呀?我这一生碌碌风尘,能与你相遇相交,真的是生平万幸。如果以富贵贫贱来考量,你把老哥我看成啥人了!”于是他们俩就在船中行了八拜之交之礼,然后越聊越开心,不觉天亮啦。船夫准备开船啦,于是钟子期起身要告辞了,伯牙赠予他黄金。两人恋恋不舍,约定好明年八月十五六再来子期老家相见。
 
  时光如梭啊,转眼到了第二年,临近中秋节,伯牙心里记挂着子期,于是和晋王请假回家探亲,还坐船。到了去年船只停泊处,正是约定好的八月十五夜,竟然不见子期身影。等了一会儿心想:“他难道爽约了吗?也许是因为江边来来往往的船太多了,我今天所乘的这一艘不是去年的了, 也许他认不出来也说不定。那我就弹琴一曲吧,他听到了肯定会来与我相见的。”
  于是取琴弹奏了几下,突然商弦中有哀怨之音。伯牙停下来想:“呀!弟弟家中是不是出事了呢?他父母年事已高,难道。。。明天天亮,我还是去崖上探望下吧!”
         
  伯牙一夜无眠,好不容易盼到天亮,马上让童子带琴一起下船。走到半路岔路口,正不知道该往何处去的时候,看见一位老人徐步前来。就问道:“请问老先生,去集贤村该怎么走呀?”
     老人言:“我们这里有两个集贤村,不知道先生要去哪一个呢?”
     伯牙想着:“子期弟弟没说明白,他在哪个集贤村,这让我咋办呢?”   
     老人看伯牙沉默便说:“我在这里住了很久,各家不是舍亲就是好友,请问你要去谁家拜访?知道名字,我就知道住处了。”
     伯牙说:“我要访钟子期。”
     老人一听, 放声大哭说道:“子期是我儿子啊。去年中秋夜遇上了俞伯牙先生,意气相投,临走赠了我儿黄金。我儿子买书刻苦用功,我没制止。他白天砍柴,晚上苦读,心力交瘁,患了重病,数月之间,已经去世了。”
     伯牙听了,五内崩裂,泪如泉涌,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上。老人赶快用手搀扶,问小童道:“这位先生是谁?”
   小童说:“就是俞伯牙老爷呀。”
   伯牙坐在地上大哭不已,老人擦泪劝阻。
   伯牙哭完起身对老人施礼,问道:“老伯,请问子期的坟墓在哪?”
   老人说:“我儿子死前嘱咐过,说是与伯牙大人有约在先,就葬于江边吧,也不算失约了。今天是他的百日忌日,我本来想去坟前给儿子烧几张纸钱,没想到与大人相遇了。”
   伯牙说到:“既然如此,老伯带我一起去坟前拜祭吧。”
    
   到了子期坟前,伯牙整理衣服,跪地下拜,然后放声大哭。惊动了周边的山民都来观看。伯牙命小童把瑶琴取出来,放在祭台上,流泪弹奏了一曲。山民们听着曲子好听,竟然鼓掌大笑散去。伯牙问:“老伯,我弹琴凭吊贤弟,难过的不行了,可是众人为何会笑呢?”
   老人说:“乡野粗人,不懂音律的。都以为弹琴是取乐子的,所以拍手欢笑。”
   伯牙道:“这是我随手所弹的一曲短歌,以吊令郎。我口诵给你听,好吗?”
   老人说:“老夫愿闻。”
伯牙诵道: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杯土,惨然伤我心!伤心伤心复伤心,不忍泪珠纷。来欢去何苦,江畔起愁云。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义,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
 
   说完,取出小刀,割断了琴弦。双手举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
   老人大惊,问道:“先生为何摔碎此琴?”
   伯牙道:“子期不在了,弹琴给谁听呢?处处都是朋友,可是找到知音却是难上加难。”
   老人叹道:“原来如此。”
   伯牙说:“我这有点黄金,一半代令郎交托于你。一半买几亩祭田,给他春秋扫墓。等我回本朝,辞官不做。迎接你和伯母来我家同住,颐养天年。我就是子期,子期就是我。老伯一定不要拿我当外人。”随后就把黄金亲手交到老人手里,哭着跪拜于地。
    老人答拜,盘桓半晌离去。
 
 

钟子期与俞伯牙的故事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