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征文|等你(散文)

等 你
作者:白云依静
生活平淡如水,只有我们翻看日历、添减衣物时,才会感觉到身处于哪个季节中。或许是窗外的花草树木成了季节性标志:春季里叶芽萌绿,夏季里草木葱郁,秋季里黄叶枯落,冬季里枝桠光秃。对比之下,最喜欢等待的就是——春天。
  我们对寒冬的惧怕,是因为无情的冷把手足冻得无知觉,还要把苗条的身材装进棉衣里,让整个人都显得臃肿起来,遮盖了婀娜的体态,不能够身轻如燕。屋外的寒风凛冽,流淌的小河静止在冰下,由活泼变为木讷、闷闷不悦。河岸的芦苇叶杆黄里泛白,它的花像棉絮一样丝缕成片,田野上的风把它们吹散飘远,一片、两片、三四片,飞入沟沟坎坎,消失在地头田野。空旷的大地没有了青纱帐的掩隐,没有了瓜果满园的累累,没有了繁忙的收种场面。大地正在安静地休养生息,蓄存力量为来年做准备。农家小院里,鸡群在悠闲地啄食刨食,好斗的公鸡也没有了威武霸气,花脖子似乎缩短了一截,像个寄人篱下的外来客。猪圈里两头白猪昏昏欲睡,嘴里咀嚼着幻想的美味,还有哼哼唧唧的满意话语。女主人端来一盆热腾腾的猪食倒进猪槽缸内,两头猪顿时爬起围过去争抢,主人看着它们的肥膘正在盘算过年时杀猪卖钱的事呢。
  一九二九伸不出手,三九四九沿凌走,五九六九河冻开,七九八九春风摆柳。这是我们对数九寒天的形象描述,也是古老谚语对节气变化的概括。从初冬到隆冬、从轻寒到极寒、从冬至到春节就盼望着。腊月一到,人们的心都有些慌乱了,初一到三十,每天早晨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今天腊月初几啦!接着就是准备着该做的事,腌制腊肉腊味,置买一些锅碗瓢盆物品。在外闯荡的人,火急火燎地买车票,召唤回家的同路人。生怕自己没法回家过年,没法与家人团聚。那急切的心情,真是归心似箭啊!吃过腊八粥,再吃祭灶糖,过了小年就是大年了。感觉这几天的时间比平常过得要快很多,其实我们是在等你——春天的到来啊!  火红的春联醒目地粘贴在千家万户的门框上,更换了去年的旧联,辞旧迎新把新年与旧年划分了界限。鞭炮鸣放着吉庆的节奏,锣鼓震天地喧闹。走亲访友把亲情凝聚,把问候传递在喜庆里。元宵节的汤圆黏黏的甜甜的,咽下去尚在回味中,年就要过完了。出外打拼的人们收拾行装,又踏上了去异乡的路程。温度悄然回升,一两天的南风让大地解冻松软,那风温柔地亲吻着人们的脸庞。小河的冰融化了,树枝透着淡青,心情和阳光一样开始明媚。终于等到你——春天的旋律!
  一两只风筝在细线的牵引下摇摇摆摆升上了天空,蓝色天空上白云轻盈,五彩缤纷的风筝争奇斗艳,用各种各样的姿态展示着自己的风采。一些冬眠的小动物舒展着腰身,有准备活动的打算。麦苗的颜色呈现墨绿,越来越浓地在麦垅上铺满。顽强的野草占满了山坡与路旁,从根部往上生长绿的纹路,相信不久它们会萋萋一片点染苍茫大地。杨柳树的枝条上突出的苞,一定包裹着冬天的小秘密。杏树桃树掐指计算着出嫁的日期,佳期一到,它们就会揭开头顶的红盖头,低头娇羞在我们面前。  这时候感觉切切地等候是值得的。  人间的等有千千万,而对你的等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无论多么平凡的一朵花都会给我们以惊喜。一只燕子的归来,却会给我们向往和期待。等你——是在心中栽下了一棵树,用时间去浇灌,用心情去幻想,最终迎来那绚烂的一季。
编辑:郁李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