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良:从人名的变化窥探府谷文化的发展变化

请点击上面蓝字“府谷文化”关注我哟!从人名的变化窥探府谷文化的发展变化
柴良/文
人,总是生存于特定的时代和特定的空间范围,从而就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蒙上了环境的色彩。许多生活现象反映着这种烙印和色彩。我们府谷这个特定地方的因时而异的人名情形,也可以印证这一点。
人的名字,本来是用以识别的符号。但因为受到行为人思想观念生活愿望的支配,人的名字就有了思想内涵。人性的复杂多样,人的愿望也随之呈现复杂多样性。人名的思想内涵,又随之而呈现出复杂多样性,并会表现一定的时代特征和地域特征。时异地异特征也异。这种不同,同时也成为文化的时间差异或地域差异的反映或标志。因而,人名情形的因时而异,就成为一个地方的文化发展变化的一种反映。
府谷地区人名情形的因时而异,就笔者的肤浅粗陋而看,大致分为文革前、文革始至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以来三个时代,每个时代有其特征。
文革前的府谷人名情形大致有如下特征。(1)怕孩子生育不存。如:拴住,锁住,存住;王留住,刘保大,三保,千家保;过门,外人,外姓,七姓,百姓子……当时,大凡名字带锁,存,在,围,拴,留,拦,住,保,来,外,根等字眼的,大都饱含着父母怕生育不存的殷切期望。名字中有这些字眼的人,可能还是过继来的。(2)因孩子多病而怕不存。如:和尚,牛小子,鸡换,面换等名字,大多表达这样的愿望。(3)自认福小命薄起自轻自贱的名字,以表达对自己处境卑贱的不满,和强烈要求富裕、受尊重的愿望。如:讨吃,丑孩,臭子,憨则,三愣,狗儿子,驴驹子等字样的名字,大多表达命名者这样的想法。(4)从出生环境或时间起名。如:院生,圈生,狗围住,蛆小,闰孩,秋生……这类名字大都与出生的时间、环境或其他人事现象有关。(5)为回避犯月起名。如:过关,克树,妨马,罗扣,碰虫……这类名字大都与犯月有关。(6)生女不生男,起名以求男。如:招小,翻身,调转,改梅,超男,五女……这类名字一般表达祈男的愿望。(7)以爷爷或父亲的岁数起名,以示贵气。如:五十二,八十一……这类名字大都因为这样而起,且表明其父得子迟。(8)考虑阴阳五行平衡起名。如:土厚,水来……这类名字一般是请阴阳先生起的,表示孩子贵气。
那时的起名情形,透露出如下文化信息:1、医疗水平低下,早夭、难产现象屡见不鲜。2、文化水平普遍低下而迷信成风。3、社会福利空白而后顾之忧重,又受宗法思想长期影响,从而重男轻女。4、交通和通讯十分不遍,闭塞有余而开放缺少,地表物产贫乏,文化浅薄,词汇量很贫穷,抽象表意力从不心,只能靠身边有限的实物认识世界,表述认识和愿望,而且又显得十分切近。5、社会组织不严密,思想却禁锢,又长期动乱,应对生活困难常常孤单而束手无策,从而无奈,哀怨,进而自卑。不难看出生存条件和社会文化处在徘徊中,社会进步缓慢,与主流文化相距遥远。
文-革至八十年代末府谷的人名情形,历史遗风浓重,但渗透出了新气息。不少的人既有乳名(小名),又有大名(官名)。这种在旧社会读书人或世家子弟才有能力采用的做法,此时已经被普遍采用。此其一。其二,不少人名打上了浓重政治色彩。如:红卫,东红,学锋,爱忠,文-革,振军……这类名字显然受到当时抬举红卫兵,高唱《东方红》,倡导学雷锋,极端化文-化-革-命,鼓吹无限忠于毛-主-席,当兵几乎是农村青年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的政治气氛的影响。其三,人名中抽象表意的文字明显增多。如:超群,长庆,志刚,皓亮,文博,红霞,英莲,雄亮……这种起名方式开始大众化起来。
这一时期的人名情形,同样也表现了当时的文化特征。1、社会组织严密了,思想虽然仍禁锢,人的行为与时代贴得很近,群体意识得到加强,传统文化明显受到了冲击。2、交通和通讯明显得到发展,获取的信息量大了,认识世界的水平提高了。3、文化教育具有普遍性,文化人的份额明显增大,抽象表意的能力普遍提高。4、公众的政治地位明显提高,科技尤其医疗水平有所提高,社会相对安定,生命威胁减少,自信心明显加强,生活愿望也高远起来。可以肯定生存条件和文化状况都得到极大改善,政治空气有所宽松,社会进步加快,与主流文化极大地靠近。
九十年代以来,府谷的人名情形,虽然承继着过去的许多做法,甚至残存着些许迷信、宿命等糟粕,但新颖、别致的人名,已经成了主流。(1)追求文采、摒弃土气,呈现古香,抽象表意、借用表述外面世界概念的文字入名,已经习以为常。如:冠颖、裕川、梦陶、筱萌、鹤宇、秋白、薇茸……(2)外国人、少数民族的名字的音译字如“娜、妮、斯、芬、娅”等,被大量的入名。如:金娜、丹妮、斯宇、丽娅、惠芬……
九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得以建立,生产力水平跃升,府谷地区的交通、通讯不断更新、发达,煤炭事业的发展,教育普及率的提高,百姓基本上脱愚,脱贫,从人名情形表现出了新的精神风貌。(1)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更广阔,更丰富。(2)对精神层面追求明显增强,注重生活品质和品位,理想追求更高远。(3)思想完全摆脱禁锢,追求个性自由的欲望强烈,于行动已经表现在生活的各个细节。可以肯定,社会发展飞速,生存条件明显大改善,已经具备同主流文化同步前行的条件和能力。这当然得益于决策的英明,社会的安定,科技的发达,资源的丰富,文化建设的强化。因此从历史的角度看,从与许多贫穷国家、地区的比较看,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祖国,珍惜我们来之不易的幸福。作为文化工作者更应该是倡导呐喊者、引领示范者。
注:本文来自《府州文苑》
 作者简介 柴良,府谷农村出身,1963年生,大专中文毕业,中学教师。即兴作点小诗文,附庸风雅,口多直言,盲目自信。昵称风鹏正举,自号漠原散人、四明庐主。
◆◆◆ ◆◆
【投稿说明】
投稿请发邮件至:
673025193@qq.com
微信投稿:
13227921162
爱府谷,爱文化,爱生活,欢迎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