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托人看病要注意的那些基本礼仪》一文想到的

由《托人看病要注意的那些基本礼仪》一文想到的
文/翟慎晔
昨天,看到不少同道在转发《托人看病要注意的那些基本礼仪》。文中例举了八条,告知托人看病应该遵循的基本礼仪。
第一,千万不要认为我们在医院工作,医院就是我们自家开的,可以随便平趟。一定尊重别人的付出;
第二,求人的额度不是无限的,所以要珍惜使用的机会;
第三,托人看病就更应该尊重医院的规矩、医生的决策,不要让介绍人为难;
第四,如果没有深度交情,尽量别轻易去求人办那些棘手的事;
第五,别人帮你忙了,千万知道感谢;
第六,尊重医生的时间;
第七,要想得到更充分的沟通,可以挂特需门诊的号;
第八,现在有很多医院都可以提前网上预约挂号了,别再到处求人了。
在医院工作,被朋友委托找个熟人看病或是住院、手术、预约特检等很是正常,想必大家也都有这样的经历。可是,又有多少人懂得以上托人的八大礼仪呢?
这些年,经历的多了,遇到的事自然也多,教训告诉了自己——要学会拒绝。因为医院不是你家开的,你没有能力和精力去管那么多,除非是性命攸关或是你说了算数能付得起责任的人。
多年前,还在临床的时候,朋友的朋友孩子,因“腹股沟斜疝崁顿”找到我,还指名要我们普外科的一位大主任给做手术。平时关系不错的朋友,既然找到了你,定是尽心尽力。于是,就打电话给朋友指定的我们那位大主任,正准备下班的他,接到我的电话,二话没说,就让我把病人带到病房。
朋友的朋友和孩子,由急诊科转到病房,我也由脑外科赶到普外科。主任说,你的电话还真是时候,因为他刚刚下手术台。也是,都18点多了,要不是主任有手术,这个点应该是下班回家了。
主任说,这会没手术台,等检查结果回来,他上台去给孩子手术就是了。
本来,疝气在我们这级医院是小手术,夜班有值班、听班医生,让大主任留下来做这台小手术,开始还真不好意思开口,更可况是加班手术。没想到,主任给了我这么大面子。因为家里有事,我不能陪着朋友在等,跟我们的主任寒暄了几句就回家了。
晚上10点多,接朋友电话,说孩子出事了,右腿可能保不住了,让我赶紧到医院。
急匆匆打车赶到医院手术室,刚好我们主任从手术室出来。我问他孩子腿保住了没?他先是一愣,然后说,手术挺顺利的,孩子回病房了。
在病房,我见到了孩子父母,朋友也在。我说,孩子没事就好,我可是担心了一路。朋友这才告诉我说,孩子进手术室后不到一个小时,麻醉师就出来说,谁是孩子家属,孩子的右下肢可能保不住了。当时,等在手术室门口的家属很多,一听到孩子“两字”,朋友孩子的父母一下就瘫在了地上。后来知道,麻醉师说的是另一台手术的孩子。惊恐过后,他们没人想起再给我个电话,害我半夜又跑了一趟医院。
就是这个孩子,我尽心尽力地托人关照还请大主任亲自上台手术的孩子,父母,尤其是孩子的爷爷奶奶,不只是四六不通,还有些飞扬跋扈。小孩子,血管本来就不好找,我们的护士去打针,如果一针打不上,孩子的爷爷奶奶就呵斥护士,要求护士长去给他的宝贝孙子打针,看在我的面子,护士长也不好说什么。我知道后,觉得挺不好意思,就找我朋友,告诉她以后不要再带着这样的人来找我,自然,多年的朋友关系,也因为此事,渐渐的淡了。
前不久,有位作家托我给他找个熟人看看病,我因在外地,就给我以前所在科室的一位主任打了电话,那天他刚好是专家门诊。这位作家朋友,看病后不到半个月,又给我打电话说,还想找这位主任给看看。
我给主任打电话,主任很委婉地跟我说,你让他再找别人看看吧。我问咋了?是不是病人事事很多?他说,是也不是。就是你那朋友问的太多了,耽搁的时间太长,门口挂号排队的病人有些不乐意了。
我明白了,我的熟人,看病没有挂号不说,还占用时间太长,他把看病当成科普了,耽搁了后边排队的病人就医。要知道,医生的时间很宝贵,排队等着的病人更着急。
其实,挂个号也花不了几个钱,对看病医生也是尊重。记得我孩子很小的时候,因为高烧不退,我抱着她到我们医院的儿科门诊,那时候挂号费几毛钱,当时真不是为了省这几毛钱,而是没有意识到不挂号是对看病医生的不尊重。总觉得自己在医院工作,带自己孩子看病,还挂什么号。
当我带着女儿走进那天儿科门诊最年轻的一位大夫的诊室时,我们的这位年轻儿科大夫,没有问我孩子怎么不好,而是先问我挂号了吗?我告诉她说,我是本院的。她说,本院的也得挂号。我当时觉得挺没面子,抱着孩子就走出了她在的诊室。
那次之后,我明白了,挂号看病,是对看病医生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此后,无论是带孩子或是领家人到任何医院,无论与看病的医生有多么的熟悉,我都会按着流程,自觉排队,挂号看病。
现如今,各大医院的专家门诊都可以网上预约,手机APP下载挂号,方便的很,看病真的是没必要托熟人。
作为病人,其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好不容易遇到你满意的高水平大专家,谁不想把身体上的所有问题都一次性解决,可很多东西非人力所能,需要借助一些特殊的设备,做相关检查。那样的话,你又会说看病太贵,医生太黑。
曾经,我的一位同事看专家门诊,有位病人家属在那没完没了地问,恨不能把问题一个一个都得到求证。因为占用的时间太长,耽搁了门外等候就诊的病人,我的这位同事就说:“我今天是来看门诊的,不是来搞咨询的”,结果就被人家给投诉了。
有一位诗友,带他女儿来我们院看病,想找一位内分泌方面的专家,我就给他联系了我们内分泌科的一位主任,让他直接带孩子去病房主任办公室去看。本以为我的这位诗友会很感激的,没想到过后不久,他竟然在一个公开场合说,他第一次带孩子到我们医院看病,我竟然没有亲自带着他们去。我知道之后,有些生气,就跟他说:“上班期间,本人从不带任何熟人看病。”此后,便也与这位文友少了往来。
曾经,好朋友同学的母亲,因为脑出血入住到神经外科。朋友打电话给我,要我务必回病房一趟。大半夜的,我打车赶到科里,朋友同学的母亲,已经被送去了手术室。我跟我们的手术大夫交代了一番,就将朋友和朋友的同学请到我的办公室,好生宽慰着她们,直到手术结束,病人安返病房我才回家。
朋友说,这么晚了,把你喊来,主要是心里没底。其实,我知道,我的这位朋友,热情好面子,爱揽活个事,这个我能理解。可我不理解的是,我的这位朋友的同学,并没有为她的中间人留面子,整天的不是这事就是那事,打个留置针也得挑人,天天拿着一日清单到护士站责问费用,不管你工作忙不忙,主班护士都得先放下手头的事给她解释大半天。一家人都知道是我的熟人,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有一天,负责朋友同学母亲的责任护士休班,替班的护士稍稍年轻了一点,家属就不让护士给病人打针,也不让给病人吸痰,还要叫护士长来。我找到朋友,毫不客气地告诉她,她那同学一家过分了,真不给她长脸。不知道朋友传没传话给她的同学,直到出院,朋友同学一家,依然是一副不赚便宜就是吃亏的架势。自然,我与我的这位朋友,便也疏远了很多。
2008年,“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时,神经外科还在南病房楼。由于伤员多,床位紧张,急诊有位留观的小朋友住不进来。孩子父亲是位律师,就找到我们的一位主任,这位主任委托我给孩子加张床让孩子住进来。
经与我们科主任协商,将孩子从急症科转到病房,加床在病房走廊。开始几天,家属也没要求什么,后来卫生部、中央电视台要来慰问看望火车相撞事故中受伤的病人,医院要求所有在该事故中受伤住院在加床的病员,全部都调到大病床上。按着住院先后,熟人托我住进来的小朋友,应该由加床搬到大病床,但是,非常时期,得讲政治。
待我们将加床上的胶济车祸伤员都集中搬到大病床后,孩子做律师的父亲不满意了,他到办公室里找我,任我怎么跟他解释,他就是听不进去,认了死理。在他看来,火车受伤的伤员是病人,他的孩子就不是病人了。为这,这位律师将我投诉到纠纷办,让他的中间人我们医院的主任很是没面子。堂堂的一位大主任,亲自到我办公室给赔不是,说是她不该管这闲事,给我找惹了麻烦。其实,主任并不认识孩子的父母,也是受人之托。
“只要进入医院就要尊重医生、护士的决策,如果有不同意见要好好商量,切勿认为是谁谁介绍来的,就可以肆意妄为。”
谁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假如你的圈子里认识100位朋友,每人每年找你一次,应该说是不算多,如果100个人里头有20%的朋友一年中找过你,那就得20次。20次,你得搭上多少人情,还有时间。而你绝对不可能做到让人人满意,因为医院不是你家的,几千号人的医院,你也不是个个都认识。
同事之间,虽说是相互的,但也是讲情分的。这些年,住院生孩子的熟人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二胎政策放开之后,产科的床位一直都很紧张。可托你的人却不知道这些,他们总觉得你在医院上班,不就是打个招呼的事。其实,你每送一个病人,大家就得关照你一次,照顾好你的面子,这面子里边,夹杂着多少人情。最后,那些托你的人,都满意地出院了,留给你的是同事之间那一堆堆的人情。
大家越是照顾你,你的熟人越是满意,你的人情也就越重。
我在想,此篇拙文分享后,朋友圈的会怎样看我?以后还会有人托我吗?如若真没人理好我了,可不是我写这篇拙文的初衷。
往期回顾那年冬天那场雪
年末絮语,我的2017
游记:流淌着的琅勃拉邦
快乐老家——我们仨
征文‖不变的情怀
六月,写给自己的纪念
电影《七十七天》观后感
也说电影《冈仁波齐》
生时,要为死时做准备
梦幻雪乡,冬天里的童话
游记‖尘世之外,佛国色达
游记‖雪域高原,梦幻西藏
浅秋絮语,花开一夏
一梦江南,震泽古镇
父亲、母亲、家
也说追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游记‖金秋,醉美的遇见
不能忘却的记忆
医疗剧《到爱的距离》观后感
由“医生抢救时剪坏病人衣服遭索赔”想到的
静卧泥土,感恩一路有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