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烧脑游戏狼人杀,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落的?

文丨P点坐标 审核丨甜咖啡
排版丨羽夜
“你玩过狼人杀吗?
你为什么开始玩狼人杀?
你现在还玩狼人杀吗?”
狼人杀作为一款曾经在中国爆火过的游戏,似乎经历了“萌芽-发展-顶峰-衰退”这一完整周期。在这段周期里,我们看到了许多人因新奇而加入,因热爱而坚持,因失望而退出。
发展至今,甚至出现了退坑回踩,而且响应之声如潮。
就在前段时间,这篇微博的转发点赞数都达到了上万,并且转发里大多数都表示“很难不支持”,其中不乏粉丝上千万的微博大V。
所以究竟是何原因让它变成了万人反感的游戏?它这一路经历了什么?它的出路又在何方?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狼人杀似乎是在2016年左右进入大众视野,然而它的萌芽事实上还要早上三十年。
对于狼人杀的起源,普遍的说法是,源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名为The Mafia Games (黑手党杀人游戏)的这款游戏,它由俄罗斯心理学家 Dmitry Davidoff 创作于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实验室。
随后在1997 年,美国人安德鲁·普洛特金将杀人游戏与美国社会特有的“狼人传说”结合在一起,产生了最早的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
杀人游戏其实早在1998年-1999年间就已传入中国,但是与杀人游戏殊途同归的狼人游戏却是在2010年传入,由于当时“三国杀”的盛行,形成了“无杀不欢的潮流”,狼人游戏最终普遍被称为“狼人杀”。
从2010年到2015年,狼人杀一直存在于民间,只不过玩的人都是对桌游有一定了解的人,还算十分的小众。
而它破圈的第一步,则是在2015年。
那时候,直播兴起,群英荟萃,各大直播平台拔地而起,揭竿造势,都在开拓着直播的可能性,挖掘着蕴含价值的内容。
就在其中,战旗TV首先推出了狼人杀电竞真人秀《Lyingman》,凭借游戏自身在规则之下所呈现出来的张力,《Lyingman》脱颖而出,既扩大了狼人杀的受众范围,也奠定了狼人杀的群体基础。
随后其他直播平台也开始纷纷效仿。熊猫直播、斗鱼直播、虎牙直播相继推出了各自的狼人杀综艺和比赛,其中,曾经财大气粗的熊猫直播推出的《Panda kill》,第一季每期至少有百万观众,收官当期甚至达到了300多万人的在线观看。所以,在这里不得不祭奠一下熊猫直播。
这一波操作,仅将狼人杀带入到了游戏圈,而真正将其推向大众的则是一档明星狼人杀访谈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
2016年的这档综艺节目,在腾讯视频里的播放总量达到5亿,并且当时,它在百度指数上的平均热度甚至超过了《奇葩说》。
从桌游圈到游戏圈再到无圈的大众,狼人杀成为了全民皆知,全民参与的游戏,无论是什么职业、什么身份、什么年龄都能在茶余饭后来上一局。
随后的2017更是疯狂的一年,“互联网+”概念的盛行,让商人们想方设法将所有东西都搬到网上,原本是线下桌游的狼人杀也不例外。这一年里无数狼人杀APP崛起,在投资者眼里,这又是一个风口。
3月,研发“狼人杀”APP的上海假面科技又获得了数百万元的A轮融资,并且“狼人杀”这款APP首轮融资估值过亿,14 天内完成了两轮过亿融资。紧接着,“天天狼人杀”创始人宣布,第一轮融资已经洽谈完毕。
5月,狼人杀官方获得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同时,玩吧的“狼人杀Online”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谢娜代言的“欢乐狼人杀”也正式上线并登上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舞台……
这时的狼人杀,已经不仅仅是一款朋友们休息时可供娱乐的社交游戏。它的出现,所带来的各种事物已经超乎它原本的意义。
因为它,才有了专门的狼人杀直播,狼人杀比赛,狼人杀综艺节目,狼人杀线下体验店以及各种狼人杀APP。新的行业出现,也增加了大量的就业。例如,专门的主播、狼人杀比赛策划人、线下体验店的店长和店员、节目制作人等。
当时密集的狼人杀比赛
经历了这么多,这匹“狼”不再是原来的那匹“狼”,它承载了太多,早已变成了一只“猪”,而就在2017年,这只站在风口的“猪”,好像真的能够飞起来了。
内忧外患的窘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来到2021年,现在的狼人杀主播还剩几个?现在的狼人杀APP还剩几个?
曾经高调出场的“欢乐狼人杀”最终悄无声息的下架,都没有一个通知。在这几年里,它先是加了一些小游戏,改名为“欢狼斗”,随后又加了很多小游戏,彻底将狼人杀挤到了不起眼的小角落,改名“开心欢狼斗”,最后的结局则是彻底下架。
虽然可惜,但也都是情理之中,搞互联网的这一波人都是遵循的同一套流程,做产品-讲故事-疯狂融资-恶性竞争-最后撒手不管,它们的退去其实并不意味着失去什么,因为就算长得像猪的狼,他也是狼,更何况是褪去了资本,变成了原本的狼。
狼人杀这款游戏的魅力是它本身独有的,各种综艺节目、比赛和直播等不过是放大了他的魅力。
所以对于狼人杀而言,最糟糕的境遇不是失去了资本的支持,而在于失去玩游戏的人。
狼人杀作为一款游戏,在中国发展了这么多年,那必然会有众多爱好者对它进行深刻研究。况且认真玩游戏的人就是为了要赢,那么如何才能赢?如何更有效率的赢?以及如何赢得漂亮?成为了众多玩家日夜研究的课题。
于是,为了在游戏里更有效率的沟通,狼人杀专业术语和手势得以出现,并通过各个直播和节目广泛传播,变成普遍公认。
对于老玩家来说,开发这些专业术语和专业手势是为了更方便地进行游戏,提升游戏的效率,节省沟通成本,但是对于新人来说,这就造成了一定的进入门槛。
不像最开始的那样,新人只要大概知道了基本规则以及各个身份的作用,就可以直接上手,但如今,如果不提前做点功课,就会演变成:新人作为狼,他的狼队友在夜间用手势给他比划了一大堆,安排各种战术,但在新人眼里如同无字天书,根本无法理解,也无法沟通。这时新玩家很无奈,老玩家也很无奈。
然后到了白天,新人也会听不懂场上各位的发言,“什么是反水立警?什么是倒钩?什么是抗推?……啥啥啥?你们都在说些啥?”
于是有一个说法是,如果一个新人真的尊重狼人杀这款游戏,就必须得提前做点功课,了解一下基础知识,那么第一步就是学习这些专业术语和专业手势。
此手势代表预言家
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步,因为懂了这些并不代表着一个新人就可以完全融入这款游戏,真正地门槛还在于那些前人们所积累下的经验。
狼人杀就像一道题,其中有很多解法,不同的解法会推导出不同的结果,而在某一些情况下往往会有最优解。前人们通过一次次试验,辛苦探索出了某些最优解,并通过口口相传,形成了新人必学的知识点。
例如,狼人杀游戏中比较默认的一点是,预言家必须上警,因为这样能第一时间爆出两张身份信息,帮助好人正视野,同时通过留警徽流的方式,再确定一人信息,从而将预言家这一身份利益最大化。当然预言家也可不上警,除非你有足够的把握,在后面carry全局,不然就会是被首喷的对象。
其实这两点就足以筑起高墙,但还不至于拒新人以千里之外,部分新人还是会愿意试着接触并且主动学习。
真正让新人入坑又迅速退坑的原因其实是非常戾气的游戏环境。
从前一段时间播出的《GODLIE》和现在正在举行的《京城大师赛》的弹幕可以看出,部分会玩的老观众对新人的容忍度是很低的,“女巫这个时候怎么能开毒呢,还毒错了人,垃圾”“预言家的发的是什么言,警徽流都不留,垃圾”“这平民在搞什么,怎么乱投票,垃圾”“这人一点逻辑都没有,根本不会玩,垃圾”……当然难听的话比这刺激多了,我只是挑了一些能播的。
至于那些参加节目的新手玩家们多少也都知道自己会被喷,早已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对于普通玩家而言,遭受的打击可太大了。仅仅是为了娱乐在休闲时刻玩一场游戏就被人喷的体无完肤,还被全方位嘲笑没有智商,没有逻辑,谁能平白无故接受这种委屈。
而这种老玩家排斥新玩家的情况,在狼人杀APP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旦看到此人是零场无经验的新人,立刻踢,都不带犹豫的。
每一个狼人杀APP的评论中都有大量这样的言论
对新人不友好的同时,似乎对高玩也不太友好。
如果一桌人仅有一两个高玩,那么高玩往往两轮下来就必会出局,要么作为好人阵营,被狼首刀,要么作为狼人阵营,成为预言家首验,被投票出局。
虽然这些高玩们没有抱怨什么,也看透了这样的形势,但是如果将这一情形带入到任何一个普通玩家身上,游戏体验都是极差的。
种种原因导致新玩家进不去,老玩家慢慢流出,很明显这样的生态环境是不健康的。
然而传统狼人杀面临的窘境可不仅于此。
一是剧本杀的强势崛起。
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一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要知道,这还是在疫情发生的情况下。并且线上剧本杀更是如火如荼,上海某剧本杀互联网公司负责人透露,疫情期间他们的用户数一下增加了800万。
并且还有正在热播的《明星大侦探》热度的加持,剧本杀替代了狼人杀成为了很多年轻人休闲娱乐时的首选。
二是狼人杀延伸游戏的火爆。
在2020年“太空杀”一词出现在大众视野,它是集“跑图+解谜+暗杀+票选”为一体的新型社交推理游戏,它需要通过玩家操作角色移动、目击、完成解谜小游戏或是暗杀好人。
最早是国外的《among us》,登顶过steam全球热销榜,随后国内纷纷模仿,类似的一款名叫《狼人之间》的手游曾登顶了iOS免费榜,并且目前更多这种类型的游戏正在路上,当然这也是中国“凑热闹”的老传统了。
太空狼人杀游戏界面
而这两种游戏也都可以作为传统狼人杀的替代品,传统狼人杀的存在感进一步被削弱。
破题?
出现了问题,那我们就解决问题。
最开始大众玩狼人杀的目的只是为了娱乐,当成一种社交游戏,大家坐在一起,插科打诨,增进感情,消磨时间,赢了自然开心,但是输了,也就一笑而过。复不复盘,纯看有没有时间,以及大家各自的意愿。
但如今风气似乎有点变了味儿,从娱乐转向竞技,不仅是游戏过程中的专业化,而且游戏过后也一定要复盘,每一场游戏都变成了一场比赛,输了一定要有个人背锅,并且赢了似乎就能变成了人上人,产生独特的优越感,从而对他人指手画脚。
这种转变就像,原本只是个欢乐斗地主,如今变成了实打实的斗殴比赛。
对于新玩家而言,大多数人当然是冲着娱乐的目的进入。但是对于一些老玩家而言,他们追求的更多的是竞技性以及自己的游戏体验,并没有考虑到要带动新人,更没有考虑到整个游戏的氛围。
确实他们也没有必须要带新人的义务,但是如果想要良好生态,带新人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槛。
所幸的是,很多行业内的人还是在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从《GODLIE》第五季我们就能看出,圈内人正在想办法改变这一尴尬的现状,节目组邀请了更多地新人参与其中,增加节目的娱乐性。虽然这是作为一个节目可看性的考量,但这也是将狼人杀带给更多人的一次尝试。
娱乐性的增加,必然导致竞技性的减少,部分老观众就不乐意了,但这也无法避免,毕竟前四季都在照顾老观众,照顾到最后狼人杀主播都被“饿死了”。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周期,狼人杀在未来必然走上消亡,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但是对于那些真正热爱这款游戏的人来说,亲眼目睹这一过程无疑是痛苦的,所以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努力延缓这一过程。
就像主播JY,虽然作为高玩经常活不过第二轮,但是会一直不断的在直播间里为新手玩家说话,努力让整个环境变得更加包容。
2021年的狼人杀,会更加坎坷,还是会有新的萌芽,现在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我仍期待着它的向上发展。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情报姬获得更多一手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