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大美长武土窑洞 //阎瑞生

长按识别上面二维码“壮美昭陵”,免费关注,每天分享精彩原创图文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920期︱
长武是古人类发祥地之一,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居住。原始人们沿着泾河、黑河谷地带,依山傍水,凿穴而居。在尔后进入文明时代几千年历史的长河里,窑洞仍然是当地人居住的且古老而独特的民居形式,是黄土高原的产物。土生的窑洞建筑,是农耕文化发展的象征。
窑洞的产生和长久存在,有其独特的优越性。由于它深藏土层,防火、防寒、防辐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典型的“减灾建筑”。因“屋顶”和“墙壁”厚实而冬暖夏凉,具有保温、隔热、蓄能、调节洞室小气候的功能,是“天人合一”环境观的最佳典范。
在长武县古驿站的新景区内,开发者们精心巧妙地建设的排排窑洞,使人们在这个相对特殊的环境里增长对窑洞的记忆,尽管窑洞在全国各地,不管是古代时期还是当代社会,人们都会不同程度地触摸到它,甚至在我们今天的大都市的某些角落还能依稀见到,就是在我的家乡礼泉以及周围的乾县、泾阳、永寿等地都存在着,而当我们行走在今天的长武县境内,还不时看到当地农民仍然生活在这个祖辈留传下来的家业里。不过,这种窑洞毕竟有其区域的特殊性,同样在今天也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存在的,它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甚至有时这两种特性还相互交织。然而,当我们在长武县丁家村这个现代旅游景区內,能真切感觉到长武这块丝路古道,在人类即将踏入文明门槛之时,他们承继了人类从釆集野果实的不稳定生活状态到人工种植农作物相对定居下来,从而使人类社会生产力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窑洞既是生产力水平提高、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保证,还是古代社会文明发展的一个明证。千百年过去了,人类在最初脱离野蛮状态而进入文明时代的这一民居形式至今还保留着,甚至显示了它固有的强大生命力。不过,窑洞这种民居形式可能会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始终!
长武县洪家镇有个公主村,甘肃泾川县窑店镇也有公主村,这两个村实际上是一个自然村落,但从行政关系隶属上不仅属两县也属两省。我们感觉这十分好奇,就决心去实地考察。大约从长武县城向西10公里的地方就是长武县与甘肃省泾川县的交界处,这个村当然就在这个两省边界地方,也恰在312国道的旁边。当我们到达村里,向村民问到村子情况时,他们似乎已觉得我们询问的某些猎奇心,他们还是热情地回答我们,可能在过去他们已多少次遇见过像我们类似的询问。据说,这个公主村也是有其来源的。在唐代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命江夏郡王李道宗护送太宗宝女文成公主入藏和松赞干布成婚。一天,送嫁队伍来到陕西和甘肃交界的山村(今公主村)时,天色已晚,加之送亲队伍,跋山涉水,饥饿难忍。于是,江夏王李道宗便命令所有侍从宫女陪公主歇息,自己带随从人役到百姓家备饭。在那炎热的八月里,文成公主在大西北黄土高原上的山村里安安静静地住了一宿,当地老百姓为了纪念文成公主入藏这一事件,便将该村称为公主村。正是基于这个传说,我们更加坚定到村里进一步考察的决心。这个村子有着一条四米宽的水泥道路,房屋似乎整齐地排列着,每户的大门都建有相对简单的门楼,红柱黑门,门楼上端镶嵌有关吉祥词语,从外表看,与关中其他农村住户没多大区别。我们在行走中,看到左侧一户敞开着大门,门口站立两个中老年妇女,与我们同行的袁总迎上前去,问她们哪一块是陕西的公主村,这两个村民说是交叉着居住,譬如这一户是陕西的,紧挨着的一户可能就是甘肃的,但大致上也有相对集中的区域。袁总这个自幼生活在大城市且一直在企业做财会工作,对农村固然不甚熟悉,但在一个村里如此排列两省住户也使得她难以理解。
作者简介:阎瑞生,男,1954年3月生,礼泉县城关西北关村人。历史学硕士,副教授,曾任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副主任、校教务处长,陕西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编著有巜世界上古史新编》、巜原始人的重要发明》,译著巜征服者与奴隶:罗马史社会学研究》第一卷,发表数十篇学术论文。最近出版巜罗玛微信时光》两卷本。现已退休。
编辑︱张国帅
审稿︱赵晓萍
精彩链接分享转发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东庄水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老槐树下//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又见暮年的老师//陈美贤
【壮美昭陵】表姐张淑玲//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又见暮年的老师//陈美贤
【壮美昭陵】怀念奶妈//杨彩霞
【壮美昭陵】母亲的四剂“药方”//王崇新
【壮美昭陵】叱干古镇赋//安望
【壮美昭陵】 烟霞映昭陵//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梁家河 你就是一首追梦的歌
【壮美昭陵】阎瑞生《罗玛微信时光》第二册出版
【壮美昭陵】阎璞老师给学生李根昌和壮美昭陵平台的信
【壮美昭陵】古槐之祭//袁富民
【壮美昭陵】泔河潺潺//宁会丽
【壮美昭陵】于唐王陵的回忆//王志成
【壮美昭陵】簸箕村的涝池
【壮美昭陵】祝福父亲//张进川
【壮美昭陵】十三爷//洪建武
【壮美昭陵】长篇小说《袁家村》征求意见会在礼泉召开
【壮美昭陵】我为礼泉县旅游出点子:盛唐气象 花海礼泉
【壮美昭陵】屠夫李三//王崇新
【壮美昭陵】童年趣事(顺口溜)//张西荣
【壮美昭陵】秦腔,一生所爱//杨彩霞
【壮美昭陵】不走大路走小路//袁炳纲
【壮美昭陵】礼泉一中赋//张铁峰
【壮美昭陵】我的爷和婆//郑叶子
【壮美昭陵】八宝楼屈军强为父亲节献诗
【壮美昭陵】阎瑞生《罗玛微信时光》第二册出版
【壮美昭陵】从烽火走出的书画家王金堂//马宏茂
【壮美昭陵】父亲的绝活//王崇新
【壮美昭陵】郑国渠情愫//刘博文
【壮美昭陵】我跪拜在母亲挥镰的麦田
【壮美昭陵】我那乡间别墅//王志成
【壮美昭陵】三十年前割麦的童年
【壮美昭陵】怀念恩师吕效祖老师//杨安康
【壮美昭陵】昭陵沟口
【壮美昭陵】九嵕山下,赵镇学区孩子 过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杏儿黄了
【壮美昭陵】赵镇中心幼儿园喜庆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昭陵赋
【壮美昭陵】赵村街的上堡子
【壮美昭陵】昭陵西岭,我的初中记忆
【壮美昭陵】前寨印象
【壮美昭陵】又见山桃花开时——给逝去的友人
【壮美昭陵】吃不够的油坨坨
【壮美昭陵】 裴寨送子娘娘庙会
【壮美昭陵】老梁的豆腐脑
【壮美昭陵】月季花开
【壮美昭陵】礼泉沿村娃眼中的沿村娃
【壮美昭陵】我的四叔父 抗日革命烈士—王生才
【壮美昭陵】母亲节—怀念天堂的母亲
【壮美昭陵】母亲的黑头巾
【壮美昭陵】闲话《打炕坯》
【壮美昭陵】光明行
【壮美昭陵】故乡的槐花饭
【壮美昭陵】礼泉的香格里拉
【壮美昭陵】回望军旅——兵之初心
【壮美昭陵】槐花飘香
【壮美昭陵】打胡基
【壮美昭陵】千年古镇—石鼓赵村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我的老师董信义
【壮美昭陵】悼果花
【壮美昭陵】父亲的手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编委成员风采录
(点击分享)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投稿须知:

1、来稿须为原创首发,著作权归其本人,文责自负。
2、来稿如不许改动请加以说明,未说明即视为平台有修改之权利。
3、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 信:13468916590
文稿数字控制在300-1500之间,请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处,可同时发送附件,附上作者简介(字数100之内)和常用微信号及作者生活照。
4、审核通过的稿件会在二周内回复,未回复即视为不予采用。
5、优秀稿件将推荐至今日头条、腾讯、搜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