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喜欢说:关我屁事儿!

1
老杨大众牛肉面馆开张一个月零五天了,算起来,为了这个小小的面馆忙了两个多月了,天天忙,从早到晚。
装修中的老杨
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忙这两个多月,并没有感觉过得快,好像过了好长时间。
9月25号下午开始动工装修,在墙上砸了一扇窗出来。现在看这张照片好像是很久前的事了。
原来在古玩城里,天天喝茶、聊天、喝酒,感觉没几天一个月就没了,收房租的通知单一不小心就积攒下了两三张,发的停车票好像没多久就过期了(一次有限期一个月)。
这是不是说明,越有事做,时间就变得越长了呢?
年轻时可不是这个感觉,越忙时间过得越快,越闲日子越难熬。
这说明前几年,我把闲当成了舒适,这是不是人老的一种体现呢?
我不知道。
从面馆开业以来,写老杨品谈在时间上出了问题,原来是早上起来就写,现在不行了,早上起来要去市场买菜,然后要到店里收拾。
虽然,这两个月我还是坚持更早起床,来完成这个别人看来非常没有意义的事儿,但这几天感觉应该调整作息时间了,因为每天回到家里的时间比较晚,差不多都十二点以后了。如果像以前一样5点起床,感觉休息不够,有点吃不消。
所以,想调整到下午2点以后写,5点之前没有客人来的时候录音,然后发。
可总觉得怪怪的,一个面馆里的白头发做面师傅,还天天谈一些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废话。昨天,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并且笑出了声。
煮面中的老杨
2
华为的离职员工李洪元在2018年12月因30万元的离职赔偿款被起诉敲诈勒索,被羁押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一年之前,2017年12月19日,广东医生谭秦东因发布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遭到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的跨省抓捕。
当时,也许李洪元和平时人想的一样——这关我屁事。
昨天,有网友给我留言,不禁想起鸿茅药酒,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一个企业可以直接影响公权力,特别是公检法这样的强制机关的时候,这样的事有可能在哪一天就真地关到你屁事了。
鸿茅药酒事件的最终结果是,谭秦东被关了三个月零七天之后,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通报“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谭秦东允许取保候审。而鸿茅药酒公司发布声明说,接受谭秦东致歉并撤回报案及侵权诉讼。
意思是,先原谅你,回家好好看看心理医生。
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公权力的霸道,而是背后一个企业对公权力的影响。华为251事件何尝又不是如此呢?你去告我吧!
这其中有一个错乱的关系,公权力的使用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它受雇于民众,而不是企业。企业的利益来自民众的消费,无论是药酒,还是手机、基站,都需要民众的消费。
但是,在这两起事件中,公权力把企业当成了雇主,忘了初心是为人民服务。
如果,这样的事件蔓延,谁有钱谁有理,谁有钱谁都能使用公权力,你还能说这样的事和你没关吗?
3
这两天珠海降温,随之感冒的人也很多,这两天到我这吃面的有好几个人都感冒了。
当我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到他面前,客气在讲一声慢用之后,在听到他吃面的声音的时候,我都非常有成就感。
今天上午来了一位20左右岁的小男孩儿,感觉得很厉害,看样子站着都很吃力。
他说要一碗面,打包。
我问他,是别人吃,还是你自己吃?
他说是他自己吃。
我说,那还打包干什么,天这么冷,凉了没法吃。
他想想说,那就在这儿吃吧。
我把牛肉汤烧得滚开,把面也煮得软了一些,又多下了两片生菜。
孩子吃完之后,脸上见了红润。
走的时候我问他,暖和了吧?
他不好意思地说,真热乎儿。并连说了三声谢谢。
看着他走出我的店门,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有自豪,也有心酸。
这么大的孩子生病了也需要人照顾,不禁让我想起了离家三个月和他差不多大的儿子,想他能照顾好自己。
4
有的时候想,做生意是为了挣钱,别有那么多情怀。但如果把价值观和利益两者放在一起做选择的时候,我们会选择什么呢?
也许有人会大言不惭地说,选择价值观。
其实想做到这一点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生存不是问题。
如果生存都有问题,那谁还会在价值观上做选择呢?卖儿卖女的现象都能发生。
中国人为什么会在个人长远利益和眼前安逸之间选择后者呢?这里有对强权的恐惧,而更多的是安逸的日子过上还没几天。
那么,一个国家在发展上,是选择经济发展优先,还是价值观优先呢?
我们原来的提法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现在看,好像出了点问题。
价值观不是主义,价值观是人心中理想世界的样子,是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共识,比如:无条件地相互尊重、将心比心、避恶向善等等。这些东西是不能拿经济利益做交换的,它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之中,不会泯灭,钱一花就没。
所以,从国家层面上讲,价值观是要优先选择的。
那么,经济怎么办呢?
把经济放下去,让民众自己玩,这也就是那个自古就争论的话题,是藏富于民,还是藏富于国的问题。
藏富于民的结果是,人摆脱了生存的威胁之后,才能有真正的价值观追求,也就是管仲说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要不然,民众只能是“关我屁事”的民众,而当利益受损之后就希望出现一个清天大老爷,如若不然,就会成为以暴还暴的恶民。
最后通知一下,老杨品谈从每天上午更新改到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更新。
欢迎关注老杨品谈,感谢天天转发、点在看、留言、打赏的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