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

●●●
北京的秋。
图文丨雪凛凛

我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北京的,但一定不是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甚至是之后的许多年。我嫌弃这里的粗犷,陈旧,空气干燥,绿植鲜少。一到冬天就乌秃秃的光景,也与南方落雪都掩不住的郁郁葱葱截然不同。虽然这是我先生的故乡,但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抵触它融进我的生命。我故意不去看它,听它,了解它,固执得甚至连小区有几个门什么朝向都不想知道,因为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逃离它。我是什么时候放弃挣扎的呢?大概是有了儿子之后吧。从他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再到如今长成健康可爱的中班宝贝,他的每一个成长脚印都结结实实地踏在这片土地上。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这个生养我儿子的地方,让我渐渐心生感恩。当我放下偏见慢慢融入它,才越发觉得它淳朴,可爱,美丽,深厚。特别是秋天的北京,一切看起来是那么顺眼,夺目。photo by
雪凛凛
老舍说,“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郁达夫说,“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我不能像老舍和郁达夫一样对它饱含深情,但站在外来者的视角,我又格外对这北国的秋充满了好奇的兴味。photo by
雪凛凛
南方入秋的姿势总是缠绵的,从枝桠初染明黄,到鲜叶渐枯,再到落叶漫天,一地斑斓,大概要持续两三个月。而北京的秋,就像它的飒爽性格,豁去从前的不动声色,在该来的时节,仿佛一夜之间,层林尽染,短暂而又热烈。如果说,南方的秋是少女一件一件褪去的罗衫,是一寸一寸露出的雪白,是一点一点泛红的双颊,那么,北方的秋,更像一个平日里素面布衣的姑娘掀起婚嫁盖头的瞬间:凤冠霞帔,粉面珠唇,星目流盼。仿佛从前的黯淡无光,只是为了这一刻的惊艳刻意铺垫。这样的季节,漫步在任意一条公园小道,都会有一簇簇金黄、深红与午后温柔的阳光交织缠绵。一阵暮晚的风吹来,成片的落叶飞离枝头,絮絮落下,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吱吱作响,不禁让平常的日子也增添了许多诗意。photo by
雪凛凛
天每日蓝,云每日白。秋季的万物鸦雀无声,都在低调地结果后,归于泥土。山间有红叶,湖中有芦苇,路边有杏黄,仿佛自然界的所有事物都在这四季中的高光时刻,安静轮回。
秋天的北京,红墙青瓦,斑驳氤氲,在满城的金黄下描述着时代的变迁。休息的时候,和好友相约胡同巷尾,尝遍咖啡美食之后,再寻味这目及之处处处秋景的京城。透过叶片间的缝隙逆着光线,细看晚霞把北京的繁华拖到云边,在余晖的映射下,如梦似幻。颓落的四合院落的瓦缝中,干枯的墙头草在风中飘摇,古旧的门窗紧闭,不由得让人猜测,那些被锁在的门窗里的故事,究竟点燃过多少悲欢离合的岁月。photo by
雪凛凛
多少年来,我的头发也总是在嗅到一丝秋意的时候开始脱落,一直到过完冬天才开始落得干净。每每抓着满手落发的时候,总会想起很多年前外婆总爱坐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用篦子一遍一遍地梳理着又黑又长的头发。而每次梳理下的掉落的头发她不扔掉,只是攒成一团,掖在墙角下,并不说明用意。我也没有好奇追问,只是时常惊叹于她有一头不合年龄的黑发,而她却总是念叨,该白发的年纪反而一头乌发的人,命总是不好的。一语成谶。你看,美好绚烂的秋天,也会让人想起一些悲凉的往事,大概是因为秋作为事物从繁茂走向清冷的过程,很容易让人触景伤情吧。但是生活总是这样,你看它万木凋零,它便情凄意切,你看它金风玉露,它便硕果累累。photo by
雪凛凛
“妈妈,你说,人为什么会死呢?”年幼的儿子最近开始执着于关于生命的第一个问题。
“嗯,因为人的一生就像树叶一样,是有一定的长度和周期的,譬如树叶春天发芽,夏天茂盛,秋天落下,冬天化泥,这就是他的一生。”
“那人死了还能活过来吗?”“不能,但是他会换一种方式重生。比如秋叶归土,但它也是在蓄积新的力量,滋养树木,好在明年又变成小树叶在枝头重生,它代表着一种伟大和希望。”“好吧。那你喜欢秋天吗?”“喜欢。”“为什么啊?”“因为你生在秋天,北京的秋天。”photo by
雪凛凛
今日留言互撩:
你眼中最美的季节是怎样的?
往期动容回顾
北京的冬。
不止灰色。
给你,我的四季。
查无此人。
最是那惊鸿一瞥,便胜却人间无数。
『赠画』 在爱情抵达之前,送你一幅春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