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树·不死的人

受伤的树
那一棵被凶猛的雷电劈去了顶梢的大树,好不容易在春天里又绽爆出了新枝新叶。
一声惊天的霹雳,一道耀眼的闪电,使得它在生与死的边缘之间挣扎着,挣扎着。树根曾经萎缩,树叶曾经凋零,树干曾经干枯。
受伤的树,痛苦着,蛰伏着,自己医治着自己的伤痛。
在煎熬中,它坚强地复活了。是一种顽强的责任,使得它没有死去。它扎根的土地,是多么厚道、慷慨啊,就仿佛母亲无私的怀抱,给予它无尽的滋养;它头顶的天空,是多么温暖、芬芳啊,白天的阳光洒向它,夜晚的月光也洒向它,它成为了四季的宠儿。
树说,我不能死去,即使没有了树梢,我也要为土地和天空带去一抹绿色,报答它们的哺育;树说,我不能死去,残缺也是一种美,没有了树梢,我还有树身,我要以此证实着自己的生命力;树说,我不能死去,我要以自己的无言的痛苦,提醒着我的同伴们,防雷,防电。
于是,这棵不完整不完美的树,成了一面受了伤仍在迎风招展的旗帜。
这难道不是一棵雷电击不倒的英雄树?
由这棵雷电击不倒的树,我想起了一位村委会主任,一个不死的人。
不死的人
那时,那个村正遭受着特大暴雨的袭击,村里的水库山塘告急。那天,中饭也没顾得上吃,村委会主任一行就奔向水库去检查险情了。
暴雨已经模糊了双眼的视线,乌云向着大地无情地压下来,闪电、惊雷、狂风交错在一起,使得他们寸步难行。他们手拉着手,他们心连着心,他们一步一步挪到了水库的大坝上。
溢洪道早已溢洪,许许多多的枝桠、树叶和泥石,已经堵在了溢洪口。不立即清除掉障碍物,溢洪道就会被慢慢堵塞,水库就会有漫坝的危险;如果水库漫坝,坝体自身难保,水库下方3000多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将毁于一旦。
头上雷电交加,脚下洪水翻滚,他们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来不及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个个英勇地跳到了急流漩涡中。村主任猛力把沉重的树枝从水流中拖出,向上举起,递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人再递给第三个人……
水位还在上涨,刺眼的闪电在头上划过,滚滚的雷声在头顶响起。就在村主任再一次将沾满了水的树枝拖出,高高举过头顶,准备传递的一瞬间,一道闪电劈下来,随着一声巨响……
村主任的眼睛瞪着,身子斜倚在溢洪道的侧壁,双手死死地握着树枝。村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枝桠从他手中掰开。
年轻的村主任,就这样永远地定格在村民的心中。
我把他称为是雷电击不倒的英雄汉。
(2019年6月24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