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远方,有向往;远方,也有未知。
在路上,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文/翟慎晔

2019年3月16日,开启公休长假,走进雪域高原。
四姑娘山,初到雪域高原,最壮美的遇见!
来的刚好是时候,夜里的一场雪,把四姑娘山装扮的更加耀眼夺目。在一个叫猫鼻梁的地方,遥望四座神山全貌,历经过6000万年岁月洗礼的四姑娘山,依旧亭亭玉立,貌美如初。
缕缕云雾,环绕山间,象洁白的哈达,透着雪山的神光。云动似山移,四姑娘山,像一个翩翩起舞的藏家少女。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们会不远千里万里地来到这里,原来有一种美,美到让你窒息。
于我,来四姑娘山,不只是看雪。透过雪山的神光,大自然最真实的的灵魂,神明最初的感悟,还有,就是等待雪峰上的日出与日落。圣洁的雪色,与阳光交织的景象,足可以让你铭记一生。
四姑娘雪山,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境内,主峰幺妹(海拔6250米),四川第二高峰。景区主要景点有双桥沟、长坪沟、海子沟三大景区。我们去的是双桥沟,也是四姑娘山景区最美的一条沟,全长34.8公里。
乘坐景交车来到四姑娘双桥沟景区内,路边厚厚的积雪,令我们兴奋不已。

有时候,快乐很简单!就是在雪堆里滚一滚,玩一把久违了的游戏……

四姑娘山景区,看雪玩雪不二的选择。

之前,雪山于我,只在网络和电视中见过,身临其境后,不得不感叹上天的恩赐,大自然的神奇与神力!

曾不止一次地在微信朋友圈说过:出行不是我的生活常态;行走,也并不能改变我的生活,可行走时看到,听到,遇到的一切,却可以让我明白一些最浅显的道理。
人生,就是一场远行!路上,你遇到的,就是你要寻找的;你寻找的,就是你想看到的……

远方,有向往;远方,也有未知。在色达,一场雪,带给了我们多少惊喜!
3月19日,离开丹巴甲居藏寨,来到佛国色达。路上还在想,要是能在喇荣沟熬一场雪该多好!
一切如我所愿。车子刚到喇荣沟山下,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在去往坛城途中,雪越下越大,不多会儿,山谷内密密麻麻的红房子,就变成了白茫茫一片。
“人生若只如初见”,在走进色达,看到它的第一眼,便知此生还会再见。
两年前的3月27日下午3时,第一次来到色达。依山而建如同积木一般的红房子,慈祥温暖的僧众,只匆匆一眼,便深深地烙印在了脑海……
回来后,想了好久,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在色达看到的一切。那是脱离了红尘,脱离了你我日常生活轨道的另一个世界……

说实话,在没有走进色达之前,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来这儿。色达,苦修者的佛学天堂!我乃尘世俗人,色达于我,遥不可及。
色达,地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北部(县境海拔3800米),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就坐落在色达喇荣沟内。色达佛学院,又称“色达五明佛学院”,始建于1980年,当时仅有32人。1987年,十世班禅大师表示赞成在这里成立佛学院,亲笔写信给色达县政府,请求支持。1993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学院题写了校名。同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透过车窗,看到风雪中,身披绛红色僧袍的喇嘛和觉姆们,由巷子尽头走来,敬慕之感油然而生……
佛国色达,信仰的乌托邦。在这里,你内心想看到的,都在眼前……

“那一年,磕长头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红墙下,走过僧人!走过岁月!而我,只是这红墙下走过的一名匆匆过客……


在色达,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人,仓央嘉措。
之前,一直以为仓央嘉措的故乡在理塘。西藏之行后才知道,仓央嘉措一生都未曾到过理塘。理塘,仅是他心爱姑娘桑洁卓玛的故乡。
传说,在仓央嘉措坐床布达拉宫之前,已经有了一位心爱的姑娘,也就是来自理塘的桑洁卓玛。桑洁卓玛能歌善舞,聪明美丽,与仓央嘉措恩爱至深。仓央嘉措入住布达拉宫之后,两人便天涯相隔。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传奇一生,短暂一生,爱了一生,悲哀一生。最后圆寂青海湖畔,享年24岁。
人们不远千里地来到色达,尽管每个人来的目的不同,或是为了放空,为了解脱,亦或是为了看看色达的样子,无论是为了什么,色达都是你今生值得来一次的地方。
有的人来了,一住就是几年,几十年,也有的人,来了就是一辈子。他们遗忘了尘世的纷扰与喧嚣,寻找到了灵魂的归属,沉浸于精神的富足与快乐之中。

行走在雪域高原,天无所谓高远,地也无所谓辽阔。我们每个人,只是这奇缘之地的一粒沙尘,渺小的不能再渺小……
国道“318”,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景观大道”。在这条通往雪域天堂的朝圣路上,脆弱的灵魂会在此变得坚强,平凡的生命也会在此变得伟大。
“318”,起始点上海,途径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四川,终点为西藏友谊桥,全长5476千米。

雪域之行,于我只是一次经历。远行路上,我走过了传说中的天路,走过了那片神奇而又遥远的土地,看到了雪山顶上最纯净的蓝天,还有生活在那片蓝天下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家园……
一路在走,一路上的风景在转。遇山看山,遇水看水,雪山草地,江河湖海,一错再错……

一路上的雪山、圣湖、垭口,都堆满了朝圣者祈福的尼玛堆和风马旗。身处这样的场景里,无论你有没有信仰,都会心生敬畏!
雪域高原,天上西藏,灵魂的故乡。它让我们相信这世上还有一方净土,行走在这片净土上,没有什么是想不开的,也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从四姑娘山,到色达佛学院;从雀儿山到业拉山口,我走过了真正意义上的天路——怒江72拐;翻过安久拉山口,在然乌湖看到了最美的雪山和冰川。
在翻越色季拉山口时,遭遇大雪和堵车。还好,司机师傅事先做了准备,后车轮加了防滑链,赶在暮色来临前,安全抵达八一镇。后由林芝到了拉萨,走进了布达拉……

一路走来,连绵的雪山伴随着我们;一场又一场的雪,追随着我们,一直走近珠穆朗玛峰珠峰大本营,让我真真切切地体味了一把:灵魂在路上的感觉!
在路上,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雪域高原,天上西藏,我执念的远方……

补记
回来后,有朋友问:有没有高反?路上危险吗?但凡出行,危险都会存在,意想不到的事情也会发生。至于高反,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我觉得与身体关系不大,与心情绝对有关。通过两次进藏,我发觉,身体素质好的,相对高反敏感一些,男的比女的相对敏感一些。但也没想象的那么可怕。
海拔5000米以上,偶尔也会这样。
往期回放
亲历改革开放40年:往事如昨不如烟
采访手记:故事背后的感动
遇见老子与庄子
真正的人生,从五十岁开始
2018,走进科教科的日子
杂乱无章的文字
六月,写给自己的纪念
我为什么不喜欢带熟人看病
由《托人看病要注意的那些基本礼仪》一文想到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