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 崔存文/ 羊尾巴沟记/“最美乡愁看礼泉”游记散文大赛征文展14

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
| 文学 |书画|摄影|朗诵|音乐|
|第1239期|

从南坊镇北行20公里,翻瓦庙山、穿万亩洋槐林、过新野农庄,便到了巉岩横立的泾河岸边。站在大桥,西望群山,隐隐约约地听见不远处潺潺的流水声,如风吹过的佩环玲声,让人不由得驻足聆听着大自然美妙的梵音。
沿大桥南端的羊肠小道,牵着当地人栓在树根上的绳索,小心翼翼地踩着牧羊人留下的脚窝,一步一步艰难地挪着双脚。下到桥底,回头仰望挂在崖壁的小路,心里“咯噔”地打了个寒噤,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在春寒料峭的早春,微微地冒着热气。
顺着泾河左岸上行百米,有一条沟,当地人称作羊尾巴沟。宽不足三米的沟,以砾石、沙土为底,从山沟里流出的小溪,清澈见底,水面上浮着没有融化的雪,一堆堆、一簇簇,像一朵朵未开尽的蘑菇花,在春日的阳光下尽情地享受着风的抚摸。沟口两旁,黛色的摩崖,伸展着身驱,时而宽阔,时而陡峭,缓缓地张开巨大的手臂,似乎要把整个羊尾巴沟揽在它的怀抱。
夹岸高山,成片的洋槐林凄凉地长在苍莽的天底下,干枯的藤蔓绕着倒在小溪边的树身,悠闲地下垂着蔓枝,虽说已是立春,但仍透出一派寒意。脚下未融化的雪,铺满了羊尾巴沟,如害羞的姑娘,用洁白的纱巾遮掩着美丽的脸庞。唯一一条通往沟里的小路,斗折蛇行,忽左忽右,朝着溪流的尽头,蜿蜒地向前延伸着……
我慢慢地走着,看着两岸孤寂的山峦,心情顿觉复杂起来,想起这两面夹山,人迹罕至的羊尾巴沟,竟悄然幽遂,若不是一位好事者的发现,谁还能知道它的存在和观赏价值?因为不知多少年来,它和万重群山一道在冬日的阳光下沉睡!凝重之下,我真有些无心游览了,顺势靠在胳膊粗的洋槐树上,稍作喘息,等身后一同来的朋友。
“哎,前边景色咋样?”朋友向我喊话。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儿的景色还算美!”我不急不慢地回答着。
约莫十分钟,朋友来了,我们缓缓地向前走着。过小溪时,由于趔石有结冰,朋友拉着我的手,一再叮咛让我小心脚底下,生怕滑倒了我,就这样,在朋友的搀扶下,我狼狈地向前走着。到了一个名狼窝的地方,朋友指着远在半山腰的冰瀑,惊喜地说:
“看——,那冰瀑!”关中人说话,仄仄平平咬的比较重,朋友在说“看”字时,音调特别高,也拉的长。
我抬头举目,一尊似千年大佛的冰瀑,静静地立在半道上,雪白的瀑丝从头顶悬垂下来;不远处,又有两尊冰瀑绕着粗壮的树木靠在崖畔上,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拄着拐杖,盼望远方归来的亲人。我欣赏着满目的景色,惊叹大自然的神功造诣,几个月来的烦恼瞬间已随脚底下的小溪流向东边的泾河。
山沟里,看似一家人的游客,在经过我身边时,高声地谈论着,山顶的野鸡清净惯了,被这声音惊的展开翅膀“扑愣愣”地飞向另个山顶。越往里走,沟道宽了许多,溪水返照着春日阳光,更加明亮,倒映在水中的山影像画家笔下的布景,在微风的吹拂下,在眼前不停地晃悠着。翻了一道坎,约有十多米宽的冰瀑不太规则地出现在面前,高低不平,有短也有长。每尊冰瀑形态迵异,面容栩栩如生。最漂亮的一尊冰瀑大约高四米,中间有一处平台,冰瀑恰好从那里挂了下来,如道道银丝,很是奇妙,有点像玉华宫的冰瀑了。
我站在一尊尊冰瀑前,凝语无噎,总感觉这幽静的山沟,有些孤寂,有些忧伤……
我有些无奈了,就不再说话,一人悄悄的沿着来时的路,踟蹰地向沟口移动着。抚摸着易逝的岁月,回味在法院工作的点点滴滴,想起明日肩上的担子,脚底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起来……
作者简介 崔存文,??男,1964年10月生,1988年7月毕业于咸阳师范学院中文系,参加工作后先后在《延河》、铜川日报、咸阳日报发表作品百余篇。【壮美昭陵】“最美乡愁看礼泉”游记散文大赛征文启事
编辑︱常佳 审稿︱陈明理
《壮美昭陵》原创文化艺术微刊
投稿邮箱:360701503@qq.com
微信:13468916590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作品要求原创,未经网络平台发表
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平台作品一览无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