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牛河与我的快乐时光(十一)

快乐时光之钓鱼(续一)
像这激流旁边窝水而又相对平稳的地方,就是钓“死竿”的好地方,但还需要有一定深度。水浑的时候如何判断深浅呢?钓鱼的人早都有经验了,在河岸上找一块石头抛向水里,凭石头入水的声音来判别它的深度,水深就是那种“咚”一声,水浅就“扑哧”一声。描写还真是无法准确,真正在现场还是很容易凭声音判断的。 到了北京之后,钓鱼改成到鱼坑里去钓,鱼坑的经营者去买鱼投放到鱼坑里供你来钓。鱼坑也不深不大(地皮金贵),卸上一汽车鱼到里面,保你能钓上鱼,你钓上来的鱼是要论斤收钱的。鱼坑的主人希望你钓的越多越好,越多人家越挣钱嘛!有的鱼坑边上再盖上一个小饭店,顺便可以把你钓上来的鱼给你加工做吃了,当然还是要收费的,剩余的再拿走。这鱼坑里的鱼几乎没有小的,都是人家养鱼池里面上货上来的,最小是二三斤以上,甚至十斤八斤的都有,只要你钓上来就必须拿走,不让你再放回鱼坑里,旁边有人监视你。所以在鱼坑里钓鱼还得适可而止,不能钓起来没完。头几年鲤鱼六元,草鱼七元,鲫鱼八元,一下子整个几十斤,得收费好几百块,再说你自己回去也吃不了啊,冰箱里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存放啊。如果几个朋友相约一块去钓,每个人钓上个一两条就是六七条之多,若是鲫鱼还好说,重量会少一些,但是单价要比鲤鱼、草鱼贵一些。每个人拿回家一条,见好就收,就不再钓了。赶紧上他的小饭店做两条吃上吧,喝点小酒聊聊天儿,大半天就过去了,所以这个到京郊鱼坑钓鱼就是休闲喝酒消磨时间的节目,钓鱼本身并没有什么乐趣,因为太容易了,也不能钓多了,和在自然条件下的江河里钓鱼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还是喜欢在自然的江河里头钓鱼,这个乐趣比较大,钓上鱼了是很有兴奋点的,因为你不知道能够钓得上还是钓不上,你完全没有预期性,在鱼坑里钓鱼是必保可以钓上来的,所以完全是不一样的感受。钓野生鱼有时候就是这样,这岸没有好地方了,可以趟河到对岸,对岸可能就有一个好地方。岸这边岸那边各钓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和谐共处一条河。
家乡的河流到了夏季经常涨水的时候,往往涨得很大,浊浪滚滚,水流气势汹汹。有时候河岸边费了很大功夫垒起的护河大石坝,转眼之间就被冲开一个大口子,洪水倾泻而出。山区的洪水来得快退的也快,一般的第二天即可以钓鱼了,可以连续钓上三两天。待到河水转清的时候就不能钓了,鱼儿能看清东西了,就不上钩了。大的洪水也能把一些深水渟子里的大鱼冲出来顺流而下,往往就窝到一些深水湾处,就被我们这些钓鱼的人钓起来了。钓这种自然野生的鱼往往被称为野钓,在水库的边缘和上游也可以称为野钓,但水库和自然河流还是有区别的。
夏季洪水期钓鱼的鱼饵一般的就是蚯蚓,也不知道为什么“沙骨碌”、“川丁子”就认这蚯蚓,按说这蚯蚓肚子里就是一腔子泥,有什么好吃的呢?蚯蚓在雨季时很容易获得,房前屋后的菜地里,庄稼地里,用铁锹或镢头一挖或一刨就可以找到它,捡起来装到鱼食盒子里或瓶子里,还要再放进去一些土,它就老老实实钻到土里了。否则,没有盖的铁皮盒子是装不住它的,它会顺着盒壁爬出去的。如果玻璃瓶子盖上盖会把蚯蚓憋死的,不长时间就会化成泥的,没法做鱼饵了。有时候钓着钓着,带的鱼饵蚯蚓用没了,回家去挖耽误功夫,就赶紧到河边有泥的地方或者草地里去找蚯蚓,以解决燃眉之急,这都是鱼多的时候,还舍不得离开河岸回家。那时候也没有各种各样的便携工具,像现在各种各样的小锹小镐,那就可以随身带一把,随时就可以挖到蚯蚓。 当年钓鱼使用的鱼线就是那种粗一些的可以缝补鞋的机纺棉线,大约2毫米粗细。这种线干了湿湿了干,很快就腐蚀坏了,变得不结实了,就得换新的。那年头这种鱼线也是紧缺的东西,往往断了接上还使用,但几次就不够长了,不得已才换新的。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到六十年代末,透明的尼龙线就出现了,又细又坚韧还透明,放到水里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不会对鱼儿咬钩造成任何影响。这种尼龙线还不怕水,根本不存在腐烂的问题,它的一出现,很快就取代了棉线的鱼线。就像现在的数码相机一问世,很快地就取代了胶片相机,同时也淘汰了胶卷,使得全球著名的胶卷公司柯达、富士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旅游景点里哪里还能看到拿胶片相机拍照的人呢。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巨大动力,现在应该没有人怀疑了。固定竿钓鱼的鱼钩是拴在带有铅坠的鱼线下端,铅坠起着沉入河底并固定鱼钩位置的作用。我钓鱼的铅坠都是由我那聪明的三哥以火融化牙膏皮子等铅料,自己在模具里浇铸而成的,基本不用买。一根鱼线上一般的至少拴上两把钩,后来大多数拴上了三把钩。三把钩的线要拉开一定的距离,也就10多公分,这样既避免鱼钩之间纠缠,也好让鱼儿能分散开捕食,才有可能同时有三条鱼咬钩并同时被钓起。怎样观察鱼儿是否咬钩呢?那时候没有这现代化的鱼漂之类,就看竿头末梢拴的鱼线是否被拉紧,有时被鱼拽得直点头,这就说明有鱼咬钩了。为了稳准钓上鱼,还要耐心地观察一下,等待一下。有时起竿早了一点点,鱼儿尚未将鱼饵咬牢,鱼钩尚未钩住鱼儿的嘴巴,鱼儿往往会在半空中又掉落于河中,正所谓“鱼儿脱去金钩钓,摇头摆尾不再来”,钓鱼的人也是空欢喜一场。尤其是一条大的,那个懊丧劲就别提了。有时候鱼竿插的离岸远一点,甚至有十几米的距离,这时起杆看见鱼钓上来了,就双手使劲摇着鱼竿,让那铅坠和那钓上的鱼一起旋转,这样就避免了鱼脱钩,也顾不得脚下的鹅卵石硌脚了,噼哩啪嚓地一边摇着鱼竿一边往岸上跑,跑到岸上将钓的鱼从钩上摘下来,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儿。即使这样,也有在摇动鱼竿向岸上跑的过程中掉下去鱼的时候,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洪水刚过的时候,是鱼儿最爱咬钩的时候,经常是一起竿就是双棒儿(两条),钓上三条的时候少一些。提起鱼竿,看到鱼线下边活蹦乱跳的两三条鱼儿,那就是让人兴奋高兴的时候。有的时候虽然只钓上一条,但是个大沙骨碌子,像一根玉米骨子(玉米去掉粒的内核)似的,一看就知道在七八两重以上,那是钓鱼人最高兴的时候,所以才有“钓鱼比吃鱼香”的说法。这种固定竿钓鱼的时候,钓鱼的人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等待鱼咬钩,这个等待时间里,还可以在河边的水里抓蝲蛄(南方人称为小龙虾)摸螃蟹(河蟹)之类,河里若没有了鱼虾螃蟹蝲蛄,这河套就变得没有生气,也少了一些乐趣。 有时候,一直钓到太阳落山,鱼儿不咬钩了,也看不清鱼上没上钩,这才收兵回营。提着满满的一大串子鱼或者还带一小串儿(钓鱼很少用筐来装鱼的),嘴里哼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歌儿,就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士兵一样,那个骄傲神气劲儿就甭提了。如果没钓着多少,只有那么半串儿,那就神气不起来了,和垂头丧气差不多,一个钓鱼儿也能让你品尝喜乐忧伤的年华。(待续)
朋友,你若喜欢我的文章,请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关注后你就可以随时看到我发表的文章了,也可以查阅以前我发表的全部文章,不仅仅是游记,还有你感兴趣的其他方面文章,完全都是免费的。欢迎打赏支持作者原创,赏额随意,那是对作者的尊重和鼓励,老夫将不胜感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