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口中全汕尾“最贵”的扁食,开了三代人,今年准备退休了.

?
-行缘在汕尾 NO.690期-
//////

[“人只要保持远视
如果有新的选择,终归是很好的”]
To 麻皮街的老李扁食
////
-Part01-
人们口中那个汕尾“最贵”的扁食
EatingINSw
全汕尾”最贵”的扁食,很多人都这样子称呼老李家的扁食.随着这几年做本土媒体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家也越来越火。而对于老熟客来说,这个开了近百年的扁食店,没有招牌,只凭口口相传,更习惯叫他-”老李扁食”或者”麻皮街扁食”.
■ 故人叫他:“麻皮街老李”■
一个在老区长大的孩子,热闹的麻皮街午市是每一个午后咸茶的伴侣,而仅仅在远离午市不到100米的地方,开着一家快百年的老味道.当店面传到眼前这白发苍苍的阿伯时,已经是第三代了.
/////
没有面条,也没有粿条,只卖两种扁食-干的和湿的.
店铺就是厝,没有招牌和名字,即使当年隔壁的茶楼已经不开好多年了,老区的烟火细细碎碎的发光,阿伯还是守着老店面。
■ 开了三代人■
扁食一碗20元,很多人说阿伯的扁食是全汕尾最贵的扁食,阿伯说他也承认,如今的市面上扁食都在13~15元一碗。
可是你要是仔细看看分量,你会觉得物有所值.
-Part02-
今年准备退休了
今年开始,基本上只卖『生的扁食』
EatingINSw
年初疫情后,阿叔说自己正式退休了,从此没有卖扁食,只是在家门口和家人现包现卖,只卖生的。
//////
突然有一刻庆幸,也有一刻惋惜,还是有不少人开着小摩托,专门过来买回家吃。
偶尔开几桌『给熟客』
EatingINSw
等疫情有一些好转的6月开始,阿叔按捺不住熟客的热情,偶尔摆上几桌给熟客,阿姨就在家里的小厨房,直接煮给客人吃.
值得一提的是,阿叔已经不做叉烧了,就在小厨房简单的煮一下,加入鱼饺,给老熟客过个嘴瘾.
Part03
还是那个百年的老味道
『 老板!来个干的!』EatingINSw
店内只有两种扁食,干捞的可以直接叫”干的”,以前的时候干捞的扁食,表面还会铺上一层叉烧酱。
李伯的扁食属于咸口,一口吃下去,馅料肥瘦均匀,铁脯粉的力道恰到好处,不至于盖过本身猪肉的香气.
『阿叔!还要一碗湿的!』EatingINSw
而湿的扁食,会加入手工制作的鱼饺,散上少许胡椒粉即可,鱼饺和扁食的馅料一样,吃起来口感一致。
=====
一碗20,分量比外面的要多,扁食入口带着咸香,吃完不至于让口腔咸的要喝水,这要得力于扁食皮与馅料的比例,恰到好处。/////////////////[ IN-THE-END ]
突然想起麻皮街的清伯,从今年开始也不开了.如今李伯的扁食也退休的,汕尾人的老味道,开了一代又一代,却一点点的在消失.
很多外地人来汕尾,会去二马路吃东西,记得有次朋友来了之后,对我说:”这就是你们汕尾的老区夜市啊,有点冷清啊”?突然语塞,只有我们知道,以前的我们,有多热闹.所以汕尾人的老城区,到底还剩下什么呢?
////////////-文末话题-
本期留言区话题
【老城区还有什么消失的美味】
参与话题讨论

点击在看
Xingyuan in swabu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