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海珍随笔《家的变迁》精简版

作者简介
唐海珍,女,湖南邵阳县人,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文章散见于《生命时报》《中国审计报》《中国人口报》《湖南科技报》《中国妇女报》《中国建材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读者报》《广西日报》《海南日报》《辽宁青年》《椰城》《文史春秋》等近百家报刊。
家的变迁(精简版)
唐海珍
1990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邵阳县黄塘乡中心完小工作,住在办公的斗室里。
1993年,我与在同校工作的丈夫结了婚,婚房是两个人的办公室。我的办公室在学校南边的教学楼,他的在北边教学楼,中间隔着一个操场,遥遥相对。婚后,把我的办公室当作厨房,把他的办公室当成卧室。
1998年秋季,我们同时双双飞出了山窝。我调到一所交通较为方便的乡村小学——蛇湾村小。村小旁就是省道,丈夫所在的学校,在省道的另一头,与我相距十多里。
这村小有学前班,为了女儿上学方便,也为了我工作和家都能兼顾,我们的家便安在我所在的村小。但由于我初来乍到,学校只安排我一间办公室,我所有的家当及全家人都必须塞在这10平方米左右的斗室里。这里,还是我办公的地方。
住着这样的房子,让我们真正体验到什么是“蜗居的生活”。
一家三口挤在“蜗居”中生活时,有种在夹缝里求生存的感觉,因而我向往着拥有宽敞明亮的住房。
2001年秋季,我调入了丈夫两年前就调入的黄塘乡中学——在省道的另一旁。
此校“以校为家”的教师较多,为了解决教师住房难的问题,学校把两栋教学楼的第一层的几间教室改造成了“套间”。规定只要老师“以校为家”,每人就可分得“一厨一室”的套间,那么我们夫妻俩就是4间了。
在丈夫的周旋下,我们的四间房被改造成了“两室一厅一厨”的套间。
搬进这个新家后,我感到无比的愉悦。
一年后,学校又改善了教师的住房。在走廊中间按各户所对应的房间再砌筑间隔墙,这样我屋外的走廊就诞生了“一厨一卫”。原来的厨房,就作了客房。于是我就拥有了“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家。学校完全是按照城市里的套间标准来为教师改造住房的。
住着这样的家,我感到非常惬意,决定这一生把家的根就扎在这里了。
生活像奔驰的列车一样,它不以我个人的喜好和满足而永远停留在某个驿站,它随着时代列车的牵引,载着我向着更美好的地方前进……
2004年春,县城向东成长,学校里有同事相约我们去县城买地皮建房。于是我一家便和另外三家在城东头买了块地(十年之后,我们这里就几乎处于城市中心地带了),四家人合伙建房。忙乎了一年之后,我们拥有了一弄门面和169平方米的四室两厅一厨两卫的套间。
此文发表于2019年8月26日《邵阳晚报》
2005年秋季,我们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居。
当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在客厅中翩翩起舞时,当以前不爱打扫房子的丈夫有板有眼地清扫地板擦洗家具时,当一家三口坐在餐厅围着餐桌相视而笑用餐时,我常常感到一股幸福的暖流在我的血液里静静地流淌,一种家庭的和谐与新生活的诗意在新居中洋溢。
那时,我们工资不高,夫妻两人年收入才二三万人民币。结婚十年,省吃俭用,到2004年买地皮时,银行账户的存款也才区区两万。而到2005年秋,房子建成和装修好后,我们已负债十万元左右。
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勒紧腰带,节衣缩食,背负着债务艰难度日——此时,曾经在乡村的同事们也纷纷在县城购买商品房,和我一样住着新房,还着借款。
直到2011年,我们才还清全部借款。而这一年,女儿也考上了大学。
此时,我们的基础工资已经涨了不少,绩效工资也增加了。我们每年除了负担女儿两万元左右的学费外,还能存下一笔钱。
2015年女儿大学毕业,我们已经有十多万元存款了,于是在2016年暑假,我们在长沙市区,又买了一套房,准备当作我们的养老房。新房小区环境优雅,我们首付将近20万,再用住房公积金贷了30万。每月用我们俩的住房公积金对冲还贷,根本不用另外出钱来还。丈夫算了一下,由于工资在不断加,公积金也在加,十年里用公积金还贷已经差不多了。2017年,我们家又买了小车。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穿越千多年的风雨岁月,天下寒士从唐朝走到今天,沐浴着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已然住进了千万高楼大厦里。与我曾经在乡村教书的同事们,虽仍在乡村教书,但也在县城买了住房,把家的根扎在了城市,他们像我丈夫一样,都开着小车,往返于连接单位和家的幸福大道上。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唐海珍文字作坊
推荐阅读:
孩子,别玩 手机了!
幸福藏匿在生活的细节里
留守学生:假如我不曾见过太阳
家的变迁
父母应作儿女好读书的榜样
唐海珍爱情故事:为爱而嫁
唐海珍随笔:行于漫漫文学路
唐海珍随笔:油茶树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