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回眸千年古镇

壮美昭陵◎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829期︱
壮美昭陵︱原创文学平台︱致力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赵镇鸡市巷隐藏的秘密(9)
一方千年古镇,最能反映一个社会特定时期物质与精神的本质。在那个久已逝去的年代,匮乏与温暖,也在鸡市巷剧烈交替地演变着。
题 记
(1)
四十年前,赵镇的鸡市巷,曾是一个闻名九省十八县的神秘地方。別小看这个由老街东头向北一拐的小巷。早先每逢集日,这小巷子里便挤满了老太婆和媳妇们。她们竹篮里挎着白亮亮的鸡蛋,怀里抱着咯咯儿叫的大红公鸡,脚前敞放着的毛绒绒的小鸡跌跌撞撞跑着……于是,鸡市巷由此而得名。但后来,鸡市巷买卖家禽鲜蛋的生动场景不见了。家织土布,花格布单,手工毛线,大人的各种四季穿戴,碎娃的花裹兜,猫娃鞋,便在这里活泛泛地繁衍成了一种补贴我们朴素生活的宝贵资源。很快,鸡市巷的这种景观,又悄然消失了。一种让外人揣摸不透的神秘,却在这里久久地滋生着,演变着……
七十年代初的一天,赵镇正逢大集。王石匠老汉的大后人王运粮,正匆忙奔走在野狐岭通向赵镇的四十里山路上。今天,他正是奔着鸡市巷的神秘而来。
(2)
王运粮的娘殁的早。父亲王石匠是生产队的放羊倌。他每天放羊回来,都要从山上背一块青石头回来,趁着夜里的空闲,把一块块青石錾成式样大方的门墩石,砸辣子的僵窝,打土坯的石锤子后,用它们变钱买粮的日子,便能将就着向前过了。但大前年,王石匠夜里錾石不慎失手,一片锋利的石滓嗖地飞起,无情地撞瞎了他的左眼。从此,巨大的痛惜伴着野狐岭十年九旱的困荒开始了。王石匠老汉当初给三个儿子起名运粮运碳运水的殷殷期望,却愈来愈远的缥缈着……大儿子运粮,早已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但野狐岭地处高山,山上的大女子,这些年尽都远嫁到平原水灌区了。村上的光棍一年比一年多。这可把王石匠老汉急得:那只瞎眼窝时常肿胀胀的流淌着带血丝的泪水……
这年麦收后的忙罢,村里忽然来了个陕南的老黄。这人说媒牵线的本事大得跟神一样,不到一月,竞给村里的三个大小伙都引回了媳妇。王石匠急了,他托人求见到了人家老黄。老黄一提起彩礼,确把王石匠吓得出溜一下,趷蹴在地上抱住头不得起来了。老黄这人也很世故,他安慰般说:王大哥,我能看来,你是个好人。咱长话短叙,今日黑了,让你大后人到我住的地方来,让我先见见他。
夜里,王运粮披着一身夏夜的月光来见陕南老黄了。老黄是暂住在村外一个别人废弃了的地坑院里。老黄的女人痴呆呆斜靠在院门边,见人也不打招呼。胖胖的老黄原来是个跛子,他光着油黑的上身坐在院里的凉席上,一腿紧盘在臀下,一腿斜歪歪拖在身后,手里慢腾腾摇着一把蒲扇。白亮亮的月光,也把老黄这位说媒的红人近日收到的各种礼物,一览无余地展示着:凉席旁的小饭桌上,十几盒不同品牌的香烟,散乱地簇拥着几瓶还未打开的太白酒。几包浅黑麻纸包起的多半儿是很机贵的黑白糖或茶叶了。一个为客在地的老黄,刚来野狐岭没几天,竟被穷庄汉人这么热情地高看着,他一定很得意很傲慢的话难说事难办了吧?可是,当王运粮很大样地叫了一声老黄哥时,老黄就急拢过两手,硬拉着王运粮坐在自己身边。兄弟,咱俩今晚虽是头一次见面,但我也听村里人好多人说,你大为人本份。你小伙自小儿精干。老黄的夸奖把王运粮弄得很害臊。他忙半低着头说:“我也想做精干人,但还没能做好。”老黄忙满意地拍着王运粮的肩膀朗声笑着说:“兄弟,咱俩今晚好好谝呱一辰…”
王运粮细看月光下的老黄,方脸,粗黑眉,隆鼻,阔嘴,真是一脸的正气。大家虽然背后叫他人贩子。但他总觉得:老黄脸上的亲热和真诚,与人贩子的称呼,那真是没法扯到一起的事。况且,老黄随后的一番自我简介,也让王运粮这个还未经历人生复杂的嫩毛娃,尤为感动和惊讶……老黄原来是地主家庭出身,自小儿患小儿麻痹,三十岁时娶了一个有癫痫病的痴呆女人。他们陕南山阳那地方,更是对地主家庭的人歧视的很。老黄虽曾学会过配钥匙,油漆,小木匠的手艺,但干部们总是找碴儿不让他干。他现在只好偷跑到山外给穷庄汉牵线说媒,以此被人忌讳的职业,暂且度一个人生难关。
夜深了,如水的月光正向院东那边悄悄弥漫。院墙西边的暗影,也渐渐迷朦成一片看不透的洇黑了。至此,王运粮开始对眼前这位四十多岁的外乡男人,多了几份信任和尊重。他便给老黄郑重地递过一支宝成牌香烟,老黄两手却在月光下扑愣愣直摇着拒绝:“兄弟,咱俩今晚一见,我给你引媳妇的事,也不敢应承了。”王运粮顿然吃惊地想问为啥?老黄确说:“我老家山阳那里的女子,多都自小儿是放牛娃出身,一年里梳不了几回头,又没念过书。我怕引回来的女子配不上你。”王运粮万万没有想到:老黄今晚约见他会是这样尬尴的结果。他慌忙从凉席上择起身要走。却被老黄一把拉住了。老黄声音里带着一种由衷的诚恳:“兄弟,你听我把话说完呀……我有个朋友常年给四川贩药材。那地方这两年吃用都紧张的很,好些地方的大姑娘真是排着队往外省跑……是这,你这几天抓紧去你们赵镇置办回一样东西,后边的事,我老黄一定尽力给你办好。保证让你娶一个四川大姑娘。”
(3)
二十八岁的王运粮,这些年一直忙碌在家乡修田打坝的劳动工地上。他已好几年没有跟赵镇集了。一路上,他心里涌起的惆怅,如一阵阵冷风回旋着……今天装在自己衣兜里的60块钱,还是他们父子四人去年劳动分红时,从几家欠款户里分几次拿回来一直舍不得花销的全部家底。自己家里的日子还这样难场,他真不愿意先办自己的婚事。但父亲王石匠总拿这样一句话狠狠敲打他这个长子:“你这瓜怂娃,咱们家要是大麦没黄小麦先黄了,世人也会把我这个当大的老汉,拿尻子笑话八辈子!”王运粮也明白:自己的婚事若久拖不决,肯定也会把两个兄弟的婚事耽搁了。今天,他既是接受了父亲严厉的命令,更是遵从着陕南老黄热心地指导来赵镇跟集的。
鸡市巷今天早已挤满了人。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着……人人头脸上的汗珠成串往下淌,彼此擦肩而过时,都感觉对方身上像带着一团汗气蒸腾的暗火……怪了,在鸡市巷今天跟集的人,手上确没有拿的,怀里没有抱的,地上也没摆放啥物什。大家脸上似乎都带着一种难言的谨慎,甚或诡秘的机警。偶然的悄声低语,也被哑语一样的手势制止着。王运粮很快发现:这里不光有城里人,也有多种陌生口音的外县外省人。当他在人流里匆匆挤了三个来回时,他终于把隐藏在这里的神秘弄懂了。原来这里偷偷买卖着国家严令禁止的各种票证。而卖方比买方还急切的声音,如同一股奇怪的暗流在人伙里涌动。“哎,你要油票不?你要肉票不?你要布证吗?你要粮票不……?”
哦,粮票!王运粮猛一惊,有个工人模样的人向他友好的招手。这人眉眼愁愁地对他说:”我妈得了看不好的老病咧,她梦里都念挂要回一趟河南老家去看看。她是老蒋炸花源口那年逃难来咱陕西的。为了给我妈圆这个梦,我天没明骑车子从西安赶来,就想把全家节余的这点粮票卖了作盘缠……“王运粮当即被对方这份孝心感动了。他用60块钱买下了这人300斤陕西省粮票。但他刚转身准备走出鸡市巷时,两个臂带红袖圈的市管人员,便凶神恶煞般扭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推前搡后地押到了市管办公室。审问他的是一个跛腿老头儿。他的300斤粮票被没收了。这个老头儿,有人背后叫他高阎王。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是个炊事老班长。有一次,他给阵地送饭回来的路上,竟用一根扁担俘虏过两个美国兵。部队因此而给他授予过三等功。还荣幸受到过彭德怀总指挥的接见。高阎王身材瘦小,一脸的黑牛皮纸皱纹。一身穿戴像个山里的老农民。但他开始审问时,一拳头砸在桌子上的炸药脾气,真把王运粮吓得两眼紧眯着不敢睁开。”你老实说,你是哪哒人?全国都在农业学大寨。你一个年轻娃不好好在生产队参加劳动,今日跑到鸡市巷日鬼掏炭的弄粮票给哪哒贩?!“高阎王倒背起两手,抡起他那只跛腿,左摇右晃地在房脚地暴躁地转着说:”倒贩票证是违法的,你今日不老实坦白,我叫你娃坐牢!“他说最后这句话时,他那张娃娃脸上聚起了一个老军人无畏世间一切的杀气……生性倔犟的王运粮真被吓住了。无奈之下,他只有原原本本把一切都交待了。而高阎王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原来这高阎王是一位心肠慈善的老头儿。当他知道王运粮今日买粮票,是准备去四川给自己引媳妇时,他忽儿咧嘴大笑着给小伙子点窍:”你这瓜怂娃,陕西粮票在四川吃不开,得用全国通用的。“并且热心地说:”娃,你这三百斤粮票今日就先放在我这里,我让县上食堂的一个老战友赶紧给你换成全国通用的。三天后,你到我这儿来取。娃,你快三十的人咧,这婚事要抓紧办,一定要办成!“最后,老人声音悲怆地说:”娃,你看我老汉,战争给我留下了一个残腿,没一个女人愿意跟我过日子。如今,我常给人说:没有女人的日子,就不叫日子。没有女人的屋,也不算家。“
告别这位老人时,王运粮两眼里蓬满了辣辣的泪水。
(4)
二十天后的一个傍晚,王运粮领着一个四川姑娘回来了。野狐岭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几乎赶来给王石匠老汉贺喜。现在,他那只瞎眼窝好像不再流淌带血丝的泪水了。而那只好眼睛确因心里掩不住的高兴,总是忽闪着笑意的泪光。在众人的欢笑声中,这个四川姑娘也大方的出奇。她一手把在王家院里的一棵大枣儿树身上,一手紧握着自己的两根长辫子稍儿,给大家高兴地演唱了一首电影《小花》里的主题歌:
妹妹找哥泪花流
不见哥哥心忧愁
心忧愁
望穿双眼盼亲人
花开花落几春秋
…………
在嫂子辈和姑娘们的一片欢笑和掌声中,王运粮捺住心里无法形容的高兴,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急忙赶到父亲住的窑里时,大弟运碳正忙着给村里十几位高龄长辈端板凳让坐。二弟运水也急着用粗泥饭碗盛开水招待大家。父亲正把儿子刚从四川带回的一小把卷烟叶子,用剪子剪成一小截,一小截地分送给众人。王运粮忙对父亲说:大,让我现在先给陕南老黄去报一个喜。王石匠老汉满脸的毛胡子,猛像被冬天的雪水激了一下,他声音意外伤感地说:”你不用去了,老黄前几天被公安来的人抓了。他们说他是人贩子。“王运粮顿时被惊得左胸口蹦蹦直跳……他缓了一口气,忙改口说:”那我明天去赵镇看我高伯去,我还给他留着一把四川卷烟……“王石匠更加丧气地摇着头说:”你高伯前几天被撤职了,还被押上了全公社的批斗大会。说他是鸡市巷投机倒把的保护伞,鬼孙子……“
第二天,王运粮带着他的四川媳妇,早早地赶到了赵镇。那间曾是高伯办公的小土屋门紧锁着。他逢人便打听这位恩人的消息。有人说,高老汉被送到县农场劳教班了。有人说,高主任被下放回老家了。也有人讥讽说,想不到啊,一个朝鲜战场的功臣,却在鸡市巷的牛蹄窝里翻了船呀……
这天,王运粮面对高伯曾住过的这间小屋,呆立了很久,很久。临别,他向这间熟悉的土屋恭敬地鞠了三个躬。依在他旁边的四川姑娘,用怪怪的眼神盯着他急问:”你这是做啥子吗?莫不是脑瓜有毛病了?“
今天不逢集,他们走进鸡市巷时,这里空寂的静悄悄。王运粮几乎一步一蹒跚地往返在这个小巷子里。他总觉得:这小巷子里还深深隐匿着一种巨大的晦涩……这晦涩真让人愤怒!他真想仰天咆哮:我亲亲的鸡市巷,你何时还给我们自由啊!

About◎本期作者

赵普东,笔名:文达。陕西省礼泉县昭陵社区人。咸阳作协会员。县作协副主席,读书会会长。近年来在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八十多篇。2016年曾在《中国作家网》发表评论《从薛文化当官看农村目前的现状》《沉默的年代取得的重要成就》《一部红色革命的动人画卷》。
全文完
往期精彩链接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

编辑︱董志振
编审︱张克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