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乡愁 || 你“航遑”来

同庆
十月?乡愁

你“航遑”来马菡励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题记“你航遑来?”在台州,只要你听到这句话,估计就能判断出他是个温岭人。椒江、黄岩、路桥人会说:“你噶胡来?”天台仙居则差不多讲:“你了个地方来?”我不知道“哪里”这个词的温岭方言的正确写法,之所以想写“航遑”只是想显得更有文化味儿。“航”取自《诗经·卫风·河广》“谁谓河广,一苇航之”,温岭有的是海洋文化,“航”与“海”相连甚为贴切;“遑”取自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胡为乎遑遑欲何之?”所以,简单的“航遑”两字包含了“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是什么”这个终极追问的哲学命题。谁说温岭人没文化呢?这当然只是我某一天的突发奇想。但“航遑”这个词无疑是温岭人在他乡遇故知的典型暗号。“未曾离乡者不足以谈故乡,”每每讲到高中语文苏教版必修一“月是故乡明”板块时,我对班里天真的少年们说,“所以乡愁也很难谈起。”一个人身处他乡时才会深有“故乡”之概念与思乡之情感。我是什么时候生起故乡之念的?应该是刚上大学那会吧。说来惭愧,从小到大的读书经历,我未曾离开过台州,但只要在临海,便足有想温岭之念。二十多年前刚到台州师范专科学校时的饮食并不很适应,餐厅里虽然有鱼,但它跟温岭刚从海里捞上来的活蹦乱跳的鲜鱼没法比。特别想念温岭各色海鲜:白得发亮的带鱼鲳鱼龙头鱼算什么,单是泥螺辣螺乌螺馒头螺芝麻螺钉螺就够你辨的,花蚶血蚶毛蚶你分得出才怪。有一次去海南,导游指着一盆钉螺神秘兮兮地讲解:“这个我们叫它‘亲嘴螺’,先亲它的屁股再亲它的嘴巴哦。”我们不动声色:“忽悠谁呢?我们家乡多了去了!”
那时大学宿舍晚上的卧谈会,温岭人只消从近百种的海鲜中随便一扯,便可让舍友馋得流口水。有一次带了虾蛄分享,一舍友听说这东西美味,抓起那长刺的玩意就准备直接往嘴里塞,吓死宝宝们!听父辈们讲起以前外地的人们到温岭吃海鲜的趣事,真让人忍俊不禁:有人将蛏子清洗时拔掉“肚肠”(实际是蛏肉),只煮了一锅壳;有人将海蜇放锅里煮,熟了揭开锅一看,全是汤,谁偷吃了呢?实在想念家乡的美味时,便会拉了一位同学钻进紫阳街小巷闻别人家厨房里饭菜飘香的味道:这是红烧鱼的味道,这是炒鸡蛋的味道……我们以“比狗还灵敏的嗅觉”闻着,闻着闻着鼻子一下就酸了,真想念家乡的味道啊!
不知道是家乡的饭菜吸引我还是别的什么,毕业后的我放弃了大学留校的机会回到了离家不远的乡村高中教书。家里到学校只半个小时的自行车程。我是多么热爱这乡村小路的景色呀!春天百花盛开,家家户户门前的月季、杜鹃、瓜叶菊、美女樱、迎春花竞相绽放;夏天凉风习习,草木茂盛,西瓜与葡萄在大棚里透着成熟与甘甜的热气;秋天喇叭花开得清冷,五角星花开得热情,橘子挂满枝头稻谷飘香到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冬天田野里还会立着一排排甘蔗,高橙也会在初冬季节收获,几颗忘了摘的红火柿子挂在枝头添了几分艺术感,而无丝毫肃杀的寒气。我骑在路上,一路哼歌,一路饱赏风景,惬意自在坦荡!
同庆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工作以来,也曾有那么一两次机会可能调离温岭,但兜兜转转,我还是在温岭。并且随着年龄渐长,游玩过几个地方,反倒对温岭更有了一分依恋之感。海南太轻飘,南京太沉重,九寨沟风景是好,可有些时候饭只能煮个半熟呢!北方的馒头玉米面窝窝头?我难以想象一日三餐吃这面食粉食而不厌倦正如我难以想象每天啃个鸡腿汉堡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它哪里比得上我们简单的一筒嵌糕和麦饼筒的美味与丰富啊!
尽管有时对人家评说温岭人开车加塞技术的羞愧,尽管有时对有些温岭人眼里净是钱的不以为然,但谁不是对自己的家乡一边失望一边热爱呢!韩少功也曾说“我会对故乡浮粪四溢的墟场失望,会对故乡拥挤不堪的车厢失望……”但“血沃之地将真正生长出金麦穗和赶车谣”。
写到这,猛然发现,我对家乡温岭的热爱首先在于食物的热爱上。但是,又何妨呢?征服一个人的心,先征服一个人的胃。我的胃生来就是温岭人的胃,我的心也就始终是温岭人的心了。
你“航遑”来?我生于斯,长于斯,也将终于斯,此心安处是吾乡!
十月 · 乡愁
作者简介:
马菡励,本名马丽花,浙江省温岭中学语文教师,2001年8月~2017年7月任教于温岭市新河中学。本文获由温岭市侨联、《温岭日报》社、温岭市历史文化研究会联合举办的“记住乡愁”征文活动二等奖。
相关链接:“记住乡愁”征文活动获奖名单出炉!(温岭市侨联留联好望角.2020.6.12)父母的故乡我的异乡(程乐.2018.12.20)
文字 | 温岭侨联配图| 来自网络扫描关注
陌上书院
编辑|陈淑慧
投稿信箱|mssycsh@163.com
诗意,生活中寻找
来,试试最新的分享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