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回到旧时光 听二叔百啭千回地喊着“杏啊!”

爱妻如梦AI QI RU MENG
你可曾见过这世间有一对完美的夫妇,真正的灵魂伴侣,没有猜忌愤怒?我倒认识一对,那就是我的二叔和他的妻子杏儿。
在元旦小长假的第一天,二叔的生命嘎然而止。在相比中国人寿命而言还算比较年轻的67岁年纪。
回想最后一次见到二叔,是在前年父母双亲70岁诞辰的时候,那时的二叔已得阿尔海默兹症几年,看上去已经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模样。
除了不记得事,不认得很多人,但看上去还算精神,说是也没其他疾病。才不过两年时间,再见却是阴阳两隔了!
二叔在上世纪70年的时候,因家庭是贫下中农,有一个招工的名额而招工到黄石大冶一个矿务局。我也不知道,毫无家庭背景支撑的二叔到了矿上后,怎样从一名工人一步一步,付出怎样的艰辛和努力,十几年间就做上了矿务局局长,期间还娶了美丽温柔贤惠的婶娘。
我记事起的二叔就是浓眉大眼,身材适中,英俊帅气,气宇轩昂。还在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我,出的最远的一次门就是父亲应二叔之邀,带我到他远在大冶矿务局的家里。
那时大约是1983年,交通十分地不发达。我记得父亲一清早就把睡意朦胧的我叫起来,然后出门赶车。在车上继续酣睡的我,也记不清换了几次车,走了多少个弯弯绕绕,才在夜半时分到达二叔的家里。
二叔家里和周围具体的情况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二叔和婶娘十分亲热,然后很是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有,二叔总叫堂弟全名,喊堂妹却是“小心肝”、“小宝贝”、“新鲜的瘦肉”地叫,一下班就将堂妹搂在怀里亲,小堂妹也打扮得非常光鲜漂亮,长得白里透红,让我好生羡慕。
一转眼就到了90年代了,父亲和二叔一起在老家的镇上盖了两层的楼房。房子刚盖好的时候,我们两家还亲亲热热地过了一次春节。
但不久,就听说婶娘中风了,父亲和大姐都到医院去看望,回来说二叔当时哭得很伤心,生怕婶娘有什么不测。还好婶娘抢救过来了,但是留下了后遗症。
为了方便照顾需要康复的婶娘,二叔将婶娘送回老家的镇上,先是请了很长时间的假亲自照顾。不常做饭洗衣的他也学着亲自动手。后来,婶娘情况有好转,就请人帮忙照看,二叔回去上班,但他会时常回家看看。
那时候最深的印象就是二叔总是叫“杏啊(婶娘的小名)”,声音宛转百回、一咏三叹、回味绵长。只要一会婶娘不在二叔的视线里,或者就算在,二叔也时常会拖着嗓子喊。
婶娘刚开始恢复得比较慢,行动不是很方便,听到二叔亲昵悠长的叫声,总是一脸娇羞的回应,尤其是我们在场的时候,会不好意思地朝我们笑笑。为了锻炼婶娘的肢体恢复,他经常手把手地握着婶娘的手扫地,还时常像逗小孩子一样逗婶娘。
我们姊妹几个总是感叹,婶娘如果不是生病,他们该是多么的幸福啊。二叔和婶娘,还有我的父母给我们最好的榜样其实是夫妻恩爱、互相扶持的家庭样本。
在婶娘眼见着恢复得越来越好的时候,突然又一次脑溢血。可惜这次没抢救过来,婶娘撒手人寰,留下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女。将婶娘安葬在老家的祖坟之后,二叔也因此很是沉沦了一段时间。
同时,由于矿务局改革,二叔所在的煤矿停产,他也不再是领导了,被安排在了黄石的一个矿务公司工作,不是很顺心。
以前并没有每年回老家的二叔,从婶娘去世后每年至少要回家一次,清明时分是必回去,其他时间也会回到老家。每次他都会去婶娘的坟前坐好久,说说话。
有一次清明时节我回家,正好碰到二叔。以前总说父亲辛苦命的他感叹还是父亲好,家庭俱全,孩子有出息,可是婶娘不在了,说着潸然泪下。
其实他的儿子女儿也还算争气,只是没有按他期许的方向发展。
几年后再见堂弟时,只不过比我小半岁的他,已经从白白净净、廋廋弱弱的书生样,变成面带古铜色的壮汉了,才知道是去开挖掘机了,天天日晒雨淋的,让我们心疼不已。
堂妹学了服装设计,后来到广州深圳等地打工,几年后才回到黄石安定下来。
二叔只比父亲小三岁,可是一直看上去比父亲小十来岁的样子。他总是笑咪咪的,口头禅是“你搞不清楚”。
他老说我父亲的“老黄牛”,言外之意是父亲为我们四个子女奉献太多、餐风露宿、起早贪黑、勤扒苦作。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工作几十年攒的钱给儿女各买了一套房子。
也许母亲是维系一个家庭平安和睦最好的纽带。他虽然很努力,但听说与儿女的关系虽说不是太差,可也不算很好。与后来的生活伴侣因为种种原因,一直也没有真正走入婚姻。
不知是何原因,年纪不太大的二叔得上了老年痴呆症。先还只是简单的健忘,不几年就开始认不得人了,从先前的可以自理,到后来连陪伴他近十年的阿姨也不认得了,关系变淡,后来也就分手了。
也许他潜意思里面觉得婶娘才是他的唯一伴侣吧。屋漏偏逢连阴雨,2017年初堂弟媳又发生了重大车祸。此时的二叔必须有人看护吃喝了,就被送到了养老院,儿女每个星期去看望一次。
二叔这人其实比较固执,时常不按人家要求吃饭,先前比较熟悉的护工刚好请假,在没有人认真监督吃饭的情况下,很快形销骨立,重度营养不良,诱发疾病而去。
当时他的心肝宝贝女儿不在身边,儿子也在外地的工地上忙碌。即使如此健忘的他应该也会觉得孤独而凄凉吧!
看着灵堂前哭得眼睛红肿的堂妹,神情举止与当年的婶娘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婶娘的身材更加高挑。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二叔一直对堂妹宠爱有加,为什么一直没有再婚。
今天是二叔入土为安的日子,他将与婶娘一起安葬在老家的祖坟。在此,祝愿叔叔婶婶在天堂里安好!
旧文回顾
“歌僧”见忍
伤逝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福利包
为答谢广大读者对本人的支持,凡是长期转发本人文章的朋友,凭五张截图(注明转发时间)发送给本人,即可获赠本人手书春联礼包一份,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