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向僧窗看假山

SPRING
HELLO
很久之前,读过一本朱良志先生的《南画十六观》,那时还迷雪小禅,是在她的一本充满文艺气息的,满纸烟火,琐碎与凉薄的书里提到的一本书,读完后就从此抛了她,开启一段跟随朱先生遨游中国艺术美学的愉快旅程。

南画这个概念,是到了中国近代才有的,近代的中国画史专家都提到过,像郑逸梅,童书业都曾提到过南画就是文人画。日本所说的中国画,也大多指的是南画,是从唐代兴起直到明清达到高潮的中国文人画。
这本书是大开本,也很厚,里面讲了大量的道禅哲学思想,读过很多遍,依旧读的懵懵懂懂。但是,这本书的语言优美,逻辑性也好,倒是也读不厌倦,每隔一段时间读,都得到一些新的感受。
最近重读是因为读一本新书《董其昌传》。作者是孙炜,我不是很了解,这本书的序言也是他自己写的,只是写了董,也并没有写到自己。但是,书用了毛边,线装,虽然厚,但是读起来很舒服,内容也好,还随机买到了签名本。不得不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最近一些年出了不少好书。
这种感觉的出版社上一个是九十年代的辽宁师教育出版社,特别是万有文库系列,也是追扬之水先生的《棔柿楼记》追到那个系列的。后来在微博认识了海豚出版社的前社长俞晓群先生,加了他的读书群,才知道那个时期,正是他在辽教做社长的时候,真的感叹,任何事情,最后都是归结到“人”的因素。
我个人喜欢旷远干净的山水,看了觉得疏朗可人,像马远,倪云林,文徵明,沈周,还有特别是董其昌。
董其昌的字与画都干净,静气,仿佛画上有香气,素淡的,幽远的,他的《夏木垂阴》,《秋山高士图》《秋兴八景图册》,都是如此。
他自己说,曾参秋水篇,懒写名山照,无佛地称尊,大方家见笑,意思是说,读了庄子就不愿去画名山水了,因为一旦画出来,就有了美与不美,高低之分,就会以分别心去看,而一旦有了分别心,真实的山水就遁形了,世界就成了意识的世界。
所以陈洪绶曾有一画,佛在菩提树下,题字“无法可说”。
大乘佛教的要旨就是告诉你,“佛告诉你没有佛”
昨日读了董其昌传才发现他的字与画里的静气从何而来,好与空门往来是其一,他的生长的人文环境着实是好的令人目瞪口呆,随便一个身边的师友都是那个时代的星辰。
还有一个土豪朋友项子京,不止让他观摩大量的书画精品,还让他题跋,神仙朋友。
更神奇的是项子京还有一个更神仙的哥哥,买通了他弟弟身边的小童,如果发现他买画买贵了叹息,就花高价买过去,治他的心病。哎,有钱还这么有情的哥哥可以有一打。

冬日天冷,不便出游的时候,可以在屋里翻翻画册,让心游于山水。
在一幅画的题跋里,董其昌写:画家可以以天地为师,以山川为师,以古人为师,不读万卷书,不行万里路,不可为画。山川,不在天地之间么?
又说,山川以诗为境,诗以山川为境。画中的山川乃在“诗意”,人的生命浸染的山川,在当下发现的纯粹体验的世界。

另外,总觉得他应该临摹了不少倪云林的作品。
还想说,不管身外有没有山水,心里最好能有一片。雾霭沉沉也好,山明水秀也好,山水一程一程迢第,人生就有了驻足的闲情也有了诗意。
就像郑谷在一首诗里写的:小巧功成雨癣斑,轩车日日扣松关。峨眉咫尺无人去,却向僧窗看假山。许多时候,可以在幻象中看到世界的真实,同时也了觉世相的幻意。
或许所有的艺术,都是这样的视角。

如果您还想再相遇,
点击二维码关注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