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藤上的两个瓜

住的是没有阳台的楼房,没办法种植任何向阳的植物,所以有些羡慕。不过,无妨,楼下人家时不时会在露台上种植一些,我可以蹭看。以前种的多是灌木或花卉,今年他们突然种了藤本植物,我一直很担心它能不能长高、会不会开花、有无可能结果。
藤顺着防盗网爬,网格状的防盗网,既像阡陌,又像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可是超过了防盗网的上沿就是磁砖外墙了,光光滑滑的,它会不会到了这里就无法附着不再前进了呢?不,它还是上来了。仔细看,你会发现那藤是有脚的,在每一个节点上都有若干触须帮助它把自己固定在墙面之上。即使也有风,也不能将它吹落。
藤,细细的,上面挂满了细细的叶片。花盆里的营养不够,同时已是八月了,重庆的气温特别高,不利于它的生长。早晨太阳还没出来,它也像人刚睡醒的样子,懒洋洋的,但每一片叶子都沾满了露珠,在风中招摇,像一群要去上幼稚园的小朋友。而后,阳光来了,它们渐渐兴奋舒枝展叶地去迎接。阳光越来越灼热,它就有些受不了,渐渐萎靡,像极了晴日里出游的小孩子:开始活蹦乱跳,后来就有点蔫头巴脑的了。太阳下山,它们又都舒缓过来了,在夕阳下闪光。夜晚来临,它们并不像我们一样需要睡觉,还是在不断地吸取营养、吸收甘露,快速地成长。明早起来,你会发现它们又长高了一截。
有一天,它突然开花了,黄色的小花,小小的,好几朵。后来花儿凋谢了,居然结出果来,我数了数,共有三枚。细细的,我就日日盼着它长大。可长到小指头粗就再也不长了。
有一天我终于遗憾地发现:它的叶片开始枯了,没有变黄的过度期,直接变枯。是从藤的根部开始的,逐渐地向顶端发展。但让我惊奇的是直到整根藤都要枯完了,它的顶端仍是绿的。很多植物的死亡是从顶端开始的,甚至,裸露在地表以外的部分都死了,它的根还活着。待到来年,它又活过来了。为什么这藤要从根部开始死呢?因为那里结了三个小小的瓜。也就是说藤是在以牺牲它的其他部分的水分、营养在供给它们的未来与希望。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我突然有些感动。
它的主人每天都给它浇水,仍是无法阻止它的死亡,气温太高。眼睁睁地看着那三枚小瓜变小、变黑、干枯成小棍了。令我惊奇的是距离它们不远的地方的有一截藤仍是绿的。几天过去了,仍是如此。后来,气温稍微下降了一些,它居然又长出新叶来了。
我们人是不是与藤极其相似:先是拼命地长高、长个儿,结婚、生子后,我们把全部精力都聚集起来养成孩子,为了他们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节衣缩食、殚精竭虑,大人怎么样都行,吃的、用的都要紧着孩子来。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了,我们却一天天枯萎了。如有必要,我们会化作春泥来养护他们的。
可孩子们会领情吗?不一定。因为我们是藤,他们就是一群瓜娃子。有可能是冬瓜、南瓜、西瓜、甜瓜、苦瓜,也有可能是一群葫芦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