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兄

我跟汤兄都是跟着沈老师读博。三年时间里见面的次数太多,很多事记不清了,但有些印象却越来越深刻。汤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那时的研究方向是民国教会大学的新文学教育,就特别关注这一领域的研究动态。有段时间把学校民国馆的校刊校报全部通看了一遍,胸中有了丘壑,写起文章就不紧不慢,但总是会写好。有一次我推开他的宿舍门,看他神色略显紧张,赶紧把Word界面最小化,手也不自觉地在遮挡什么。我心中暗笑,这肯定是有了新发现,怕别人知道而连连遮掩。我常常佩服他看书写文章不疾不徐,劳逸结合,不像我时常紧张。他喜欢买书,这应该是我见过买书最多的人了。受他的影响我也喜欢逛旧书店淘旧书,还好我中毒不深,买与不买都在两可之间。而汤兄是买书成瘾,我看他的宿舍到处都是书,床的三分之一地方南北向摆了一套梁实秋文集,东西向摆了一列杂书,所以我有什么想查的问题都先到他宿舍去翻翻。那时他的寝室是我们聊闲天的集中地,聊来聊去总离不开书。有一次他还故作神秘地拉开衣柜,拨开遮着的衣服,对着我笑笑,里面又是一堆书。书买多了,旧书不去新书又源源涌来,他就产生了两大惶惑:哪里放,看不完。关于第一个问题,汤兄总说书再也不买了,结果还是买,现在工作稳定了好像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看见那种套书工具书,毫不手软地拿下,就像买青菜萝卜一样。不过他在孔夫子开店,把实在不要的书放在上面卖,美其名曰以书养书。他有个理论是,买书看书,然后写文章,挣了稿费再买书,如此良性循环,生活也有了一丝意义。可是买的速度总是超过看的速度,他又说,对着一堆书,假使看不完,无事翻翻,闲暇看看,也是好的,所以他读书看书有一种很好的版本目录意识。我称之为赏心悦目论。毕业的时候,他的书用物流的小卡车运了75箱书回长沙,说他爱书如命不过分。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我开玩笑说,买书也是一种疾,不治将恐深,但最好的药恐怕还是接着买,这是以毒攻毒,这是一种幸福的毒。汤兄,湖南宝庆汤志辉也。往期回顾: 宋广波|与女儿一起读诗 翔鹤同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