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中的次要人物

《变色龙》中的主要人物无疑是奥楚蔑洛夫,其余人物皆为次要人物,但他们都不可或缺。
普洛诃尔,如果他不出场,奥楚蔑洛夫就会减少两次“变色”。平生最讨厌说半截句的人了,这是听完他说话之后最大的感觉。不过,正是这是推动故事在向前、向高潮发展呢。他只不过是将军家的厨师而已,你看怎么说话:
“瞎说,我们那儿从来没有这样的狗!”
注意他的用词,“瞎说”“从来没有”,语气十分肯定,难怪可怜的老奥要上当,
“我们”,感觉他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他就是将军本人一样。
从他的语气、语调也可以明白:为什么人们如此忌惮他们的权势了。
叶尔德林在推动故事情节方面的作用与普洛诃尔是相同的。但他更出彩:长得就不一般——火红色的头发。端着盛满醋栗的筛子跟在警官的身后,就是一个跟班,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协勤。不过,他是猪一样的队友,明明拿不准,偏要说自己十拿九稳。他不是来为奥楚蔑洛夫端筛子和披大衣、脱衣服的,他是专门来坑同伴的。
赫留金被狗咬了,但他是受害者们?不,他是一个粗俗无聊至极的人。敞着怀的坎肩,满嘴的污言秽语,喝醉酒后竟然用燃着的烟卷去戳狗的脸,它不咬你咬谁?你不荒唐谁荒唐?不过,他处处都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受害者,连那血淋淋的手指头也成了高明的道具,“像胜利的旗帜”,作者写得真好。你看他的说辞一套一套的:
说什么自己是“无缘无故”被咬,他是做工的,而且做的是精致活儿,最后终于说得赔他一笔钱——讹钱才是他真实的目的。还有平等、什么法律也要保护他哟……其实他说辞越多,越说明他受伤不重,越说明他在表演、越说明他无聊透顶——连自己受伤也要用来表演,你说他是不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演员,他真应该上《演员请就位》。最后不失时机地搬出自己做宪兵的哥哥,这是最有分量的,说明他不傻,是个老江湖——老于世故,也说明那个时代并非一个法治,是人治。
赫留金荒唐无聊,其他人呢?也是,同为一丘之貉。不信你看:广场上先是一个人也没有,发生了这么一个狗咬人事件后,“木柴厂周围很快就聚了一群人,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且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连警官来了也只能“挤”进去。这有什么好瞧的?这与有人在街上莫名其妙地望天或者蹲在地上看自己吐的口水引来围观甚至引发交通堵塞有什么不同?可笑的从众心理,盲目从众就是无聊、无智。
还有两个人虽然没有出场但也很重要。他们就是席加洛夫将军和他的哥哥。狗还不是将军本人的,只是他哥哥的就叫奥楚蔑洛夫忌惮成这样——枉顾事实、不讲法令只管送人情了,这不是一人得道鸡犬也得了势吗?真应该给他们去了这势。试想这狗真是将军的,老奥还不得亲自为该狗牵马坠镫、保驾护航,或者沐浴更衣、亲尝其狗粮是否合口味,甚至亲尝小狗的便便来测定它是否感冒凉肚没有的。
至于那条小狗,是道具,也是事件真正的受害者,好在它生在了“好人家”,它这次真的仗了人势。“它那含泪的眼睛流露出悲苦和恐怖的神情”仿佛在说:真是不解啊!你们人类怎么能这样地无聊呢?相信最后它也是困惑的:有些人为什么要放弃好好的人不做偏与自己称兄道弟做同类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