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树林街的别墅》和读者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文苑天栏地《柏树林街的别墅》和读者文/刘梦园当初写《柏树林街的别墅》,主要是想姨婆去世多年了无儿无女,时光荏苒,街景依旧,谁还会提起她这个从汉中县城来,…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柏树林街的别墅》和读者
文/刘梦园
当初写《柏树林街的别墅》,主要是想姨婆去世多年了无儿无女,时光荏苒,街景依旧,谁还会提起她这个从汉中县城来,嫁到西安的女子,想起幼时在这个别墅成长的时光,爱整洁的姨婆,白天把家收拾的窗明几净,挂在墙上的字画,怡情悦性,晚上月光透过窗棂洒向室内,五斗柜上蓝色的七层琉璃塔和枣红色的家具相辉映,竹影摇曳参差,呈现一派祥瑞。看着照片上她那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想起小学时每到清明节,到烈士陵园扫墓,姨婆把早已扎好的白花,让我带上敬献在岳校长墓前,根据姨婆生前描述的回忆,我写下了《柏树林街的别墅》, 这篇文章发表后 ,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他们为岳劼恒校长的家国情怀,尤其是抗战时期,西安上空时有日军扔炸弹,岳校长置生死度外,亲自护送仪器到汉中,这可歌可泣英勇的事迹,深深感动,也为姨婆坎坷的命运唏嘘感叹,很多读者说他们读了一遍又一遍,读的热泪盈眶。一位读者留言:柏树林街的别墅,一段历史烟云,几多回味,几多感慨!
抚摸摆在客厅岳校长用过的桌子,桌面已经斑驳,有几处细细的裂纹,为了保护桌面,上面铺着塑料布,桌子的四条腿,一看就是清末民初的家具,手工艺精湛,浑厚庄重,枣红色油漆历经百年擦拭,色泽益见深沉,睹物思人,这个桌子是家庭历史和时代风云的见证者。文革时红卫兵抄家,把姨婆胳膊打断,房客不给房租,姨婆断了生活来源,开始卖家当,母亲以四十元的价格买下这个桌子,当时母亲每个月的工资只有58元,因外祖父刘锐亭跟姨婆的丈夫岳少农是知己,母亲少年时外祖父经常领着到岳家玩,岳校长每年过年大年初一给父母拜过年就到南柳巷给外祖父拜年,两家是世交,母亲对岳家很熟,一直把姨婆叫岳妈,对她是十分尊重的,姨婆在西安没有亲人,危难关头,只有找丈夫的人脉关系,母亲看在已故岳少农的情面,敬仰已故的岳校长学识人品,拿出近一个月的工资,尽力帮助姨婆渡过难关,这个桌子从柏树林街的别墅,搬到了我家,物的转换是跟主人的命运连在一起的。
当年岳校长就是在这张桌子上签字,按了手印。想起姨婆生前多次说,虽然丈夫岳少农疼惜她,小产两个六个月双胞胎的男婴,身心俱伤,念及姨婆伺候他多年,老夫少妻的婚姻只能陪她一段光景,今后在西安生活无着落,自己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决定把这幢别墅及相连的后花园,公证在她名下,让她今后有个独立的生存空间,出租一部分房子贴补生活用,今后谁都不能干涉。子女晚辈尊敬她,一如他生前一般,但岳家家族有人反对,认为她没有生下一儿半女,让她住到老就行了,别墅的所有权应掌握在岳家儿孙手里,甚至有人说让她今后回汉中县城给点钱算了,姨婆听到这些话,暗自啜泣,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是岳校长对父亲的表态:“我只能保证自己,但保证不了身后儿孙。”欣然同意公证这份遗嘱,一锤定音,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一个人在家庭事务中的态度,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真实情怀,最能窥见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广大读者都为岳校长伟大的人格而感动。
人因宅而立。那时姨婆的母亲从女儿来信中得知,女婿行动不便,身体日渐衰弱,担心女儿今后一人在西安没有保障,不能当家做主,明白女婿趁着自己建在,从法律上把房子公证落实到女儿名下的深情厚意,这是头等大事,她日夜操心,女儿来信说房产公证书办好,特意从汉中赶来,说她要亲眼看到这个公证书,才能放心,拿着公证书看了又看,母女二人在照相馆照了相,作为历史的纪念,姨婆的母亲对我母亲说:“房子公证在我女儿名下,我女儿心里踏实了,今后无论发生什么,她在西安,我心里是安定的。” 我母亲说:岳少农是很负责任的人。姨婆的母亲送给我母亲一张合影,希望今后多关照姨婆,姨婆的母亲回汉中时在车站叮嘱女儿说:“家里你不用操心,把你丈夫照顾好,他多活一天就是你的福气。”姨婆说:“他生前身后维护我,对我恩重如山,我绝不辜负他的信任,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姨婆说着潸然泪下,母女惜别。看着姨婆母女二人的合影,姨婆的母亲坐在高背椅上,骨肉亲情殷殷切切,端庄温婉的姨婆盈盈站在母亲身旁,往事如在眼前一般。很多读者为姨婆与丈夫的真挚爱情而感动莫名。
小时候我常常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歌唱,很好奇二楼的雕花门怎么总是锁着?一天趁着姨婆到二楼拿东西,我才看清了,二楼原来是一间大房子像个大教室南面套一个小间,里面放了许多大圆桌和凳子,小间放着书桌书柜,姨婆说,这个房子是他的丈夫在世时,逢年过节宴请宾客,文人荟萃吟诗讲学的地方,当时很多文化名人以来这里谈古论今为荣。上世纪五十年代苏联专家访问西北大学,岳校长带他们参观西安碑林,卧龙寺,护城河边的树林,在这幢别墅的二楼,向南观赏明城墙的宏伟大气,向北远眺烟柳朦胧的钟楼,苏联专家盛赞这座别墅浓郁的历史人文自然环境,中西合璧的构造,这里曾接待过许多中外来宾,昔日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今日人去楼空,静穆中仿佛听到先贤那人文与科学的崇尚之声,在天地间回荡着。一些读者说,柏树林街,几代人走过的街道,庭院深深有一幢别墅,微风过处桂花飘香,以前只在外面观望过,读了《柏树林街的别墅》,才知道那里发生过的悲欢离合,柏树林街是古城西安一个清幽诗意有动人故事的街。
春节前母亲的老朋友贾女士,读了这篇文章,深受感动说:”这座别墅是西安城市记忆里的一笔重彩。’她把这篇文章发在朋友圈,西大1960年7月毕业,岳校长带过的工业经济专业梁先生等都已年过八十,看到这篇文章打开了尘封多年学生时代的记忆,深情回忆大学一年级时,岳校长这个居里夫人的得意门生,世界级名教授,给他们上物理课时的情景,目光深邃,每节课都讲的逻辑严密,深入浅出,一丝不苟,岳校长出外讲学,手拿黑公文包,学者风范从校园走过的高大身影,他们目送仰慕,记忆犹新,翻出毕业证看到岳校长的签字,想到他们离校不到一年,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物资极端匮乏,办学艰难,岳校长积劳成疾,殉职在岗位上,英年早逝,个个扼腕叹息。翻出西大校庆时纪念册上岳校长与学生的合影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他们缅怀追忆,高山仰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师生情,一世情。新春佳节,虽年过八旬的人了,提起影响了自己一生的恩师岳校长,激情澎湃,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学生时代的西大校园,追寻历史,追忆先贤,一个老师能让学生如此热爱,一是老师那光辉的人格背景,照亮了他们的人生。二是老师教给他们探索与发现的科学精神, 打下专业知识的基础,使他们成为术业有专攻的人才。每个学生都回忆了,岳校长留给自己最难忘的记忆,通过阅读这篇文章他们了解到岳校长家里的事情,为岳校长对父亲和继母的至孝而感动万分。正如一位读者写的留言: 一座老别墅,牵出风云事,斯人虽已逝,精神永垂范。
贾女士转达了他们对我这个写作者的谢意,我感谢他们指出了我的笔误,岳校长是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且岳校长不是西大创办人,创办人是清末民初的张风翙,但西大真正成为综合大学确实到了岳校长时期。写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沟通使文章以后修改时臻于完美,我想读者中一定有人看到,出于对我的爱护没有说,学生肯定看到,出于对我这个老师的尊敬没有说,朋友中有人看到,谅解我的忙碌也没有说,特写此篇感谢读者,带着你们的鼓励和期待,笔耕不辍,你们的阅读和共鸣·,永远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刘梦园,浙江诸暨人,专职语文教师,擅长朗诵演讲歌唱,热爱写作,文章多次被省市电台选用并登载在杂志上,省市征文获奖者。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