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管理局

这是我死后的第十个年头了,也是我以现在的身份获得新生后的第十年了。为了忘却生前所经历的一些事一些人,我决定记下一些什么。
首先描述一下我现在的情况吧。
现在的我,是最早实现了数字永生的那批人之一。至于什么叫数字永生,请参考下文。
科普文:永生那些事儿
永生分两种,一是肉体永生,另一种是数字化永生。
1.肉体永生。这种方式是运用基因编辑等手段,让一个人的身体永远保持在某一个年龄段,比如17至23岁之间。由于价格昂贵,这种永生是一种特权,绝大多数人是没资格享受的。只有那些最聪明的最富有的最有权的能享受,其他人只能靠奇迹,好好奋斗,抽签决定,且获得永生后不许再生育。类似于古代的升仙。
2.数字化永生。也是存储器永生。每个人的意识备份到一个豌豆大小的魂器中,可以借助任何其他人的身体活下去。就像一个手机卡可以在任何可以运行的手机中使用一样。魂器保存了一个人一生的记忆和知识储备,并且可以在自主意愿下删除某些不喜欢的没必要继续留存的东西,也可能被坏人以黑客手法删除。人还是会怕死的,因为魂器可以格式化,替换成别人的灵魂。这种方式由于成本低廉价值巨大,会迅速普及到全民,包括刚出生的婴儿。这种情况下,人人都将成为超人,做自己,不断奉献,以换取自己和亲人的永生权力。
这种情况下的永生者,可能会被惩罚做各种动物,飞禽走兽等等,因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要么格式化,要么做牛做马,相信很多人会选择后者。恭喜你,你可以惩罚你的女朋友,把她变成一条白蛇,或一只狐狸精,或一只猫了。反正她三生三世做不了人你才解气。谁叫她那么无情呢。
地球生命能繁衍至今,就是因为个体衰老和死亡机制存在,不断演化,适者生存。如果一种生命个体是永生的,那么等环境巨变时,由于无法演化出新的个体适应新环境,就可能整体上灭绝。所以个体永生的代价可能是整体灭绝。为此,人类可能要提前舍弃肉体,把意识备份到云端,并在其中永远生存,这样就具备了适应一切环境的可能,直到宇宙尽头。
关于永生的问题科普完毕,下面继续。
由于生前的我是一个身价万亿的大土豪,作为一名与巴菲特齐名的东方世界最杰出的理财大师,身价万亿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我投资了一家研究永生的公司——无名泽永生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这家公司的老板,再加上机缘巧合之下,我的记录真实人生的纪实文学作品符合数字永生的条件,于是我成了第一个成功实现永生的人。这才使我有可能在死了十年后与你们交谈。
这里需要引用我的另一篇文章作为解释。
《……楔子》
那年秋天,数字化永生技术研究获得重大突破。
这个时候,人类所有成员的DNA信息,都已经数字化,备份到网上,成为一个浩大的基因库。
每个人类新生婴儿诞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DNA遗传密码备份,以防不测。
通过基因编辑,人们已经完全可以在新生儿受孕前就规避一切遗传性重大疾病和精神障碍基因,甚至有的父母可以任意选择自身基因组成中最优秀的部分去构造新生儿,而不是把选择权交给随机的上帝之手。
更有甚者,有些深为自己基因自卑的父母,会选择从人类基因库中选择自己喜欢的基因去建构自己的孩子。比如最聪明的大脑,最漂亮的脸蛋,最傲人的身材等等。
但是人们并未就此满足,而是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个体永生。
毕竟每个人从婴儿到成人,要经过漫长的成长过程,其中充满了各种不可测的风险,还要受教育,冒着教育失败沦为废人的风险。这是极度浪费和不经济的。
另一方面,随着知识爆炸,一个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掌握一个门类的所有前沿知识和技能,这就使人类的科学研究事业面临瓶颈。实现永生,拥有无限的时间,就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迫切需求。
而所谓数字化永生,就是将一个人的所有DNA信息备份到网络中,并以此为基础重新构造一个新人。
问题出在,这样一个新人并不具备那个人原本的记忆、情感、智慧、个性等等,一切还要重头再来。显而易见,这个新人并非那个人真正的永生形式,而是纯粹另一个人。
作为一种探索,研究者认为将一个人的数字化记忆载体,全部输入新人的大脑中,应该是可行的,不妨一试。
但是,当时的研究者并不具备任何一个人的所有记忆的数字化载体,这就使实验陷入了困境。
退而求其次,研究者认为,如果能够获得一个人的所有成长经历的真实文字记载,只要是如实记录,详实精确,也许就可以进行初步研究了。
就这样,由于我写了一部真实记录人生经历的文学作品,使我成为第一个实现数字化永生的人。
文章引用完毕。
生前的我除了是一名大土豪和著名文学家之外,还有一个更加为世人所知的身份:精神障碍患者。通俗的讲就是精神病,或者说是神经病。
我一身兼具两种精神障碍。一是所谓双相情感障碍,是抑郁症的一种,与只会想自杀的单相抑郁不同,双相的人在情绪低落时想死,在情绪高涨时又会感觉自己不可一世,牛逼大发了,以至于彻夜亢奋失眠。你们能拜读到我这篇作品,就是拜双相导致的失眠所致。
其实双相情感障碍即抑郁症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为什么这么说?参考下文。
科普文:要不要对患有抑郁症的女朋友好一点
其实,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是被贬下凡间的天使,ta们是代整个人类受过。
我这么说的最大依据,是佛祖和耶稣的人生经历。这俩人本来活的好好的,却突然都抑郁了,一个去菩提树下苦修冥想,妄图觉悟,普度众生脱离苦海。另一个所作所为也差不太多。都是替全人类受难,却自己承受痛苦,都是自找苦吃的典型。
那么为什么呢?不能好好活着吗?非得作,把自己作死?到底是为什么?
记得一个故事,记不太清了,大概是,有人问佛祖,说老鹰吃兔子是罪过,可是老鹰不吃肉又会饿死,怎么办?佛祖回答说,那就割我自己的肉喂鹰好了。可是食肉动物为了生存就必须杀生,佛祖除非天天开工厂大量生产自己的肉,否则无法满足这些动物的口福。
必须吃肉才能生存,可是吃肉就必须杀生,杀生就必然负疚甚至负罪,良心上不得安宁,于是抑郁症便产生了。
抑郁者就是因为心地太善良了,不舍得把矛头对向外方,只好刺向自己。
人的生存意志,是一种与所有动物甚至植物细菌都一样的本能,可是偏偏在一群人类当中失效了。人类为什么会演化出这么一种结果?这种后果除了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之外,还有什么说的过去的意义?为什么一部分人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科学研究认为,抑郁症是智人祖先跟野人尼安德特人交配后留下的坏基因造成的。说尼人脑容量大,帮助智人变得更聪明,副作用是也带来了抑郁症糖尿病之类的遗传性疾病。
我不太确定这种结论是否是事实。现在假定是事实,那么怎么看待这件事?
人类是否应该因为要变得更聪明而让一部分个体承受抑郁症的痛苦?
这是一个无关道德的纯粹功利主义的计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意味着现在的全人类还都像智商平均70的没有被尼人基因污染的纯种非洲智人那样,不可能产生老子佛祖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更不可能产生今天这样伟大的成就。这样的唯一结果,是一旦地球再发生6500万年前导致恐龙灭绝的那种大灭绝事件,人类也随之全部报销。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意味着为了更聪明,为了不断的能产生改变人类命运的天才,人类中的部分个体承受抑郁症糖尿病的痛苦是值得的。这些人是为了人类的未来而受苦,是为了人类全体的继续生存而付出的必要代价,理应受到温柔对待和尊重。
然而人类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候却都是势利的,以成败论英雄的,或者说眼里只有钱,只讲利益。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你就是做出天大的贡献,但是如果不能给人类带来明显的看得到的好处,也只能落下白眼和鄙视。相反,你杀人如麻祸害人间,但是手握生杀大权,人也会对你顶礼膜拜大唱赞歌。有道德良心的好人受惩罚,窃国者做皇帝做人上人。这是人类社会运行的主要规则。
胜利者不受谴责。笑贫不笑娼。好人没好报,祸害活千年。这些生活现象,蕴含着人类的原罪,抑郁者因为太聪明,看透了这些,过不了心理那一关,不愿作恶,不愿杀别人,只好转向矛头杀自己。
因此越善良越有良心的人,越容易抑郁。
假设将来科技足够发达了,人类可以做到自由选择后代基因,造成抑郁的基因被从根本上剔除,那么结果只可能有一个,就是哪一天人类整体的全部灭亡。
这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如果人类将来不够聪明,或者聪明程度赶不上宇宙演化速度,那么人类团灭就是必然事件,或早或晚而已。
当然,即便人类够聪明,灭绝也是必然事件。只是如果聪明足够的话,至少可以延缓这一进程,甚至还给永生留下一点点希望。
回到问题,要不要对抑郁症女朋友好一点?
要不要对天才好一点?哪怕他只会给你带来伤害?爱因斯坦如果生在十九世纪之前也只能是一个纯粹的疯子,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丝毫痕迹。更何况他脾气极臭,最怕听女人唠叨,除了冥想更不会干别的,更别提挣钱养家,相信不会有哪个女人瞎了眼愿意给他生孩子。
好吧,也许你女朋友不是天才,甚至因为吃药生不了孩子,而且天天神经兮兮的霸占了你大把的精力和时间,要不要忍她?
凡事有利必有弊。不好的时候她固然很烦人,让人提心吊胆,苦不堪言,睡不安稳,茶饭不香。但是好的时候她必然也有过人之处。毕竟她是谪入凡间的天使。
每个人都理应被温柔以待。因为我们是人类。
文章引用完毕。
正如上文所言,凡事有利必有弊。我的双相情感障碍问题虽然给我的人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痛苦,但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不菲的财富。尤其是我开始接触投资理财以后。因为双相情感障碍的表现是情绪的严重波动,这跟股票等投资市场的表现太像了。这让我修炼出了极其强大的内心,以至于在投资市场上如鱼得水。
我的另一种精神障碍是被爱妄想性精神分裂症。表现就是,生活中只要有适龄女性对我盯着看几眼,我就会觉得对方爱上我了。为此闹了不少笑话,也埋下了我成为一名伟大作家的种子。
说实话,《红与黑》的作者司汤达,《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都是这种被爱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典型代表,不然也不可能产生那两部以红开头的文学巨著了。
我的文学名著,被誉为二十一世纪的《金瓶梅》《红楼梦》的《……》,抱歉作品名称这里就不说了,以免泄露天机,否则这篇文章也会被永生管理局的人和谐掉。所谓永生管理局,是世界联合政府下辖的专门管理永生者事物的秘密组织,借助新开发的时间旅行设备,他们可以回到过去的任何时间段去截取并存储任何人的所有经历,但是前提是不能扰乱时间线,也就是不能做任何改变过去的事情,那怕一点点也不行。
关于我的被爱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主要表现,也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
情圣简史:恋人未满
SHE出道时有一首成名歌叫《恋人未满》,虽然这歌名称很不通,意味也就那样,难称经典,不过当年在大学时可没少听,现在拿来做本文标题,倒也十分恰切。
SHE还有另外一首歌《热带雨林》,三个白衣女子在绿色树林中纵情唱着做作的不能再做作的歌词,但确实很动人。
“幸福只是水中的倒影”,其中这句经典歌词被一个叫yucca的女孩拿去做了自己bbs的昵称。yucca在江湖上名叫幽月,是我第二个网络老婆,她来自彩云之南,是比我大一级的理科生师姐,也是个著名的game girl,暗黑、星际、CS,无所不玩,只是都很菜;没游戏玩时,她也会看书,不过看得是动漫。
yucca喜欢的歌是席琳迪翁,尤其是那首催人泪下的《good bye》,让我也几乎听哭。有了这么个会玩又有品位的老婆,我的品味不可能不跟着提升,此前所喜欢的歌大都逃不脱赵薇的什么”我向你飞,雨温柔的坠,”或”九妹九妹,火红的花蕾”,自从娶了yucca做老婆,便从此一扫土包子习气,暗黑、星际也都在她带着玩了起来,并带动周围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厮杀起来。
我不明白yucca的bbs昵称,便问这么有哲理有深度的话从哪抄的,她”切~~”了一句后,说是一句歌词,然后就把《热带雨林》的MTV传给了我,再加上后来她传给我的小岗的《黄昏》,在我电脑上播放几次之后,周遭宿舍的wsn们都纷纷前来索要,然后在那个夏天,楼道里便经常要么”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点”,要么”冷风过境回忆冻结成冰”,每每听到这些,我都不免有些得意,庆幸自己娶了个有品味的老婆。
再后来,yucca因为有wsn挑拨离间跟我生分(一个哥们出于嫉妒装MM在校内网给我点歌说”老公我爱你”,一直点了好几天。而我却不知,直到yucca因此找我离婚),要离婚,并热衷于玩暗黑不理我,于是我尝试着做背叛她的事儿,把《热带雨林》传给了号称中文系第一美女的薄晴。这个薄晴我以前曾有过接触,是个眉目清秀、牙尖嘴利的小妮子。因为我之前在校内bbs上连载过《我的朵朵老婆》,写得是我跟第一任江湖老婆朵朵的那些事儿,使得很多女生看的感动落泪,这薄晴便是其中之一。现在由于我已婚,她只好在江湖上委屈地做了我的小妾,从此整天背着”东宫”幽月跟我官人娘子、君君妾妾的卿卿我我,不亦乐乎。
就在我妻妾成群,乐享齐人之福,过着快乐赛神仙岁月的时候,英语四级考了个59的噩耗降临,接着告别网络不成功,老婆们个个苦口婆心劝我少玩点游戏,为此她们都几乎戒了网,只是都被我发现又换了马甲继续关注着我的动态,尤其是薄晴,为了激我上进,三番五次要求我出去见面,然后一起自习,怎奈我破罐子破摔,依然故我,虽然网恋是不再继续了,但星际照打,暗黑照完,直到第二次四级考了个57。这次老婆们对我彻底失望,真的都不在网上出现,薄晴还写了声色俱厉的绝交书,跟我一刀两断–“从此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了!”她的宿舍姐妹,我的江湖小情人红秀转告我,她是多么的恨铁不成钢,多么的失望透顶,”要不是因为你有点才情,又有些痴情,她才不会那么在乎你,你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多么高傲的人,对你都这样了你还不知道珍惜……”再然后,听说薄晴跟了一个金融系的gg谈起了恋爱,再然后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
现在回想起来,深切感叹那时的姑娘们真是天真烂漫的可爱,善良的令人心碎。她们对我的苦心,以及我对她们的辜负,全都令现在的我汗颜。
至于我,后来电脑硬盘坏掉,又加上非典开始,我就让它坏了三个月,这才算是从大二以来第一次也是仅有的泡了三个月图书馆,捡自己感兴趣的法学、历史、以及英文原著等社科书看了一通,然后在第三次四级考试中得了个70,然后继续开始沉沦网络。
转眼大四来了,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考研,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而我则心态消极颓废至极,对未来完全不报奢望。yucca毕业离校,回了云南某研究所端茶倒水去了,薄晴整天抱着书准备考研,而我也曾经沧海难为水,没心情再玩江湖搞网恋,星际越打越寂寞,总想有个女人陪,就是在这种心态下,那个春节,我又开始在网上撒网捕鱼,过把瘾就死。
因为没有妹妹,一直想认个妹妹听她叫哥哥,大二时终于得偿所愿,认了个叫婵娟的英语系女生做妹妹,无奈的是这妹妹是来找男朋友的,因为见解相似引为知己,还以为会发展出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而我则厌倦了学校里那种琐碎的卿卿我我,一心隐居网络深处,拒绝见面把网恋发展进现实,婵娟因为哥哥没发展成老公就见异思迁另觅新欢了,而我也老婆不停换,后来也只是跟她偶尔关心一下的关系,后来她留校读研,再然后去了香港,但已跟我无关。
婵娟之后,我本无心再认妹妹,为了打发寂寞,最多不过多找几个妃子(从江湖上沿袭下来的习惯,以皇帝自居,以找妃子为乐)。
在先后聊了十来个女孩后,我找到了那个令人眼前一亮的她,那个命中注定的桃花运,那个给我这个网恋上的花心大萝卜最后一击的人,那个成了我妹妹终结者网恋终结者乃至恋爱终结者的人。
人生永在轮回中。当年我认婵娟作妹妹,明明知道她是来找男友的。今天我是来找另一半的,偏偏只能做哥哥,她恋人未满,极度讨厌卿卿我我的所谓爱情,更讨厌男人,说打死也不会结婚,最多只答应兄妹关系。虽然后来感情确实变质了,她开始了自己的初恋。
网聊截图
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你真真刻骨铭心地恋爱过一次,那么此后的种种就沦为纯粹的逢场作戏,你会瞧不起自己,又怎么可能全情投入?
从她以后,我再也没在网上找女生聊天过,从她以后,我再也没真心的对别的姑娘动过真情。
现在,一晃十年过去了。十年前,我跟她说:”如果三年内,我能挣够1000万,我就去娶你。”
她说:”为什么不是十年?”
毕业后,我去了一家报社做编辑,拿着每月1500的工资,看着各种矫揉造作的假文,三个月后愤然辞职,去找她。虽然之前她三番四次让我去找她,但我真去了时,她却吓得不敢路面,叶公好龙,果真不只是寓言。给她家里打电话,她爸爸到挺开明,但妈妈就坚决反对了,还逼着她跟我绝了交。为了能见她一面,我可谓费尽周折。个中苦楚,一言难尽。
现在,十年已然过去了。
这十年来,我从来无法做到公开跟别人说自己和她的事,我还承受不了,这十年情殇,寸断肝肠,伤心欲绝,但”感情的世界伤害再说难免,黄昏再美重要黑夜”,这是《黄昏》的歌词,在我们热恋期间,通过彻夜长谈的电话,我最常给她唱的歌,而她则唱《勇气》。
这十年里,她读书,做模特,参加选美,演微电影,活得精彩而颓废。她仍然极度讨厌男人,痛恨婚姻,说爱情是shit,打死也不结婚,天天以女汉子自居,找一大拨女友作老婆(这是跟我学的怪癖)。
我写书,做编辑,开公司,仍在为那个1000万的目标奋斗着……
她早就忘掉了我,以至于我给她空间留言,她第一回应是”我们很熟吗?”然后是把空间加了密,为防被我看到。
在她的空间留言里,为数不多的有关我的文字里,她把当年我们的事儿贬得一无是处,说自己当年真是犯贱到了极致。
我的书要运作出版,里面会用到她的一些文字和信,让版权编辑去找她联系,说可以给她一些补偿,比如100万收入会给她50万,将来还可以参加相关影视剧的演出等等,她看了此消息,直接拉黑。
一个来自南方某著名港口城市的漂亮双子座B型血的二八少女,10年前那个情人节,叛逆堕落、刁蛮任性的她打扮得一幅淑女模样,黑衫白裤,长头发披散着,戴着黑帽子,给我留下了至美的形象。她是为了陪我过情人节才来上网的。
星座书上说,摩羯和双子是命定的桃花运,也将伤的最深。那时我不信,现在,我不能不信。
“不能不信命。”得知我四级考了个59后,薄晴这么说,这姑娘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姑娘,虽然她因为文笔不如我而甘愿做我的小妾,但实际上她比我聪明的多得多。
那时候,妹妹没满17岁,单纯可爱,烂漫天真,尤其是野蛮天性,跟男孩子一般,正是我所喜欢的。
文章引用完毕。
至于我怎么会得上这两种精神障碍的,就说来话长了。
一是所谓遗传因素,后面苏哲雪的回答中会有所展开。另一种就是生活中的刺激。这里着重讲讲这个。
研究发现,双相情感障碍的发病机理,是在青春期以前受过严重刺激,比如暴力压迫之类,青春期曾经长期抑郁的孩子,长大后多半会得双相情感障碍。
我的青春期就很压抑。初中的时候,作为学校里的尖子生,年纪第一,班级里的领军人物,也给自己立下了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是伟大理想。
但是乡下村镇上的学校,孩子们顽劣成性,老师们无可奈何。大多数学生都是上课如梦游,少数人交头接耳兴风作浪,底下学生的声音通常压过讲台上老师的声音,能做到好好听讲的也就是前十名里的尖子生了。
作为班级领导集体的一员,怀着拯救苍生的使命,我自然要担起管理班级纪律的使命。然而,如果只有正义而没有力量,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悲惨世界。
很不幸,在那个魔鬼横行的小天地里,我不仅没有拯救世界,还被世界狠狠的打脸了。我不仅没能扭转班里世风日下的局面,还被坏孩子们联手施以校园暴力。我被几个人从班里一直追打到老师的办公室,老师们的做法也只是回去说了那几个家伙一顿而已。
我其实也是咎由自取。因为之前我曾经因为怀疑校长贪污带着一群小孩去交涉,还写了举报信寄给市委书记王怀中。结果是我被校长当众修理了一顿,颜面尽失,声誉扫地。如果不是我是尖子生,那个学校我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如此种种,就让我在初三的那段时间里陷入了极度的情绪低落之中,那是一种极深的抑郁,宛如沉溺在深深的海底,寻觅不到一点光明。整个世界崩塌了那种感觉。深深自责自卑,觉得所有人都比自己强。至少他们能在这个丑恶的世界上生存,他们笑容里都带着惨。连阳光都是血色的,苍凉无力。
也有短暂的晴朗,那时的感觉是思想天马行空,遨游寰宇,看透宇宙人生,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在话下。亢奋到时不我待的那种心境。这种时候肯定是失眠的。
好在那时还有爱情。也许爱情是这个病的唯一的解药吧。当然,我的爱情其实都是被爱妄想性精神分裂症的典型表现,我误以为自己是个情圣,也让读者朋友们确信这一点,实际上我也确实是某种意义上的情圣。但是很抱歉,其实我只是一个精神病。
我能在那种状态下还能考上平价的重点高中和名牌大学,也真是天意。
直到在教科书上读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释然了。
现在,我想跟严重剥夺我人生幸福感的两种精神障碍说再见了。永生公司的专家告诉我,可以把它们都从我的脑袋中删除,但是为了以防万一需要做一下备份。所以我需要写下来。
~~~~~分割线~~~~~
苏哲雪视角
我叫苏哲雪,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也是我还我的感情债的第十个年头。我已经做了三年白蛇,五年猫咪,现在我是一只小小鸟,一个小黄鹂。
现在我真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没有选择做一只小鹦鹉,那样我就可以说人话了,可以唤醒某人的记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郁闷了。
我活着的时候,是个长的很好看的江南妹子,高挑的个子,温暖的性格,人见人爱。可惜的是,我有双相情感障碍。
当年还活着的时候,我跟一个男的私定终身,并立下誓言,一辈子不离不弃,若违背此誓,则三生三世不得为人,只能做畜生。
他叫无名泽,是一个落魄文人,虽然名牌大学毕业,但是也有双相情感障碍的毛病 ,只是没有我严重。
双相情感障碍是什么?简单说,就是脾气暴躁,平时周期性的心情低落抑郁,接着是短暂的高亢兴奋。两种状态交替出现,让人一会在天堂,一会在地狱。天堂地狱一线之隔,就是双相情感障碍最直观的感受。
躁狂发作时,整个人都是飘的,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厉害的一塌糊涂,其他人都是累赘。性急如火,稍有个不如意,就会大发雷霆,摔东西打人,甚至自残自虐。
等切换到抑郁时,就会非常自卑,感觉整个世界都晦暗无光,没有意义,没有未来。心里就像有一块石头往下坠,坠到地狱里面。
我是怎么得了这个毛病的?
我也说不清楚。无名泽解释说,是基因层面的问题。现代智人的祖先几万年前走出非洲时,跟当时的野人尼安德特人发生了基因交换。尼安德特人脑容量更大,后代更聪明,但也带有抑郁症糖尿病之类的问题。所以除了待在非洲的原始人之外,欧亚人都有百分之二的尼安德特人人基因。双相情感障碍就是尼人基因的一个表现,这个病可以说是一种天才病,只有聪明而善良的人才会有可能得这个病。
我不太信这种解释。无名泽这个人,虽然确实聪明绝顶,涉猎广泛,但是喜欢夸夸其谈,实则百无一用是书生。要不然我也不会在我状态好的时候那么看不起他。
我得病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的妈妈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我很小的时候在福建老家时还好,但是后来全家来了帝都讨生活。可能是看多了周围富裕阶层的奢靡生活,感觉心理落差太大,从那时起我妈就经常发脾气,抱怨我爸,打人。可能我是耳濡目染也学会了吧。
第二个原因是校园暴力。我高中以前都是在帝都读的书,但是因为没法在帝都参加高考,不得不转学回老家高中。那时我后面坐着一个胖女生,天天指桑骂槐嘲笑我,说我有狐臭什么的。当时我因为是转学生,特别腼腆,就天天听她骂我,坐在座位上动也不敢动。时间长了,终于病了。
本来我成绩很好的,班级前十的水平吧。后来病了以后就完了,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看不了书,听不了课,根本学不进去。成绩一落千丈,高考也砸了。
高中时网恋认识了无名泽,当时闹得颇有些狗血。后来在帝都找工作,他在一家报社做主编,我去应聘采编记者时又勾搭上了他。因为我想学写作,以为他是一个大文豪呢。
后来在他的指导下我写了一部三十多万字的小说,本想一鸣惊人,不料石沉大海。现在天朝的文坛,你也知道,泥沙俱下,能火的反倒是有门路有背景的垃圾货色。好东西反而被埋没。
再后来我又写了一个七万字的剧本,我对人说:这是一个价值五百万的剧本式小说。
结果我收获的只有嘲笑。
我得病以后查资料,说抑郁症是想死,焦虑症是怕死。所以我断定自己是焦虑症。在老家的医院看心理医生,吃了两年的药。后来回帝都,又去安定医院看了一下,说是双相情感障碍。
我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三生三世做不了人的?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且听下回分解吧。
(本文首发无名泽微信公众平台和知乎无名泽专栏,为长篇连载,以后会陆续更新,敬请关注。)
本公众平台长期持续推送科普科幻、文学文化、投资理财、教育励志、影视娱乐等类型的资讯文章,即时获取最新内容,请扫码关注nemoze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