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远方,被太阳那样的照着(诗歌9首)

思念穿过我的国,到达你的都,就冷了
恰是这野菊,恰是这被从骨缝里剔出的色
一粒一粒,无意声张
我还是爱透了这人世最后的风情
万般沧桑仿若只为一遇,只为这一遇的
冷暖相惜
我是急于等你辨认的一朵
火焰在风深处,埋在我命运的渡口,浅浅的
无论你挖出春,还是秋
都会让我泪流满面
爱亦如禅,一悟而空
大雪漫漫,我进一步,退两步
对于以往也不想守口如瓶
原来我,在就要绽开的时候,首先递给你夜色
和夜色里纷飞的梨花,梨树下埋着的
瓷罐子
这世界被我欺瞒过,我也被它盗过
你的存在却是一种反向证明
我的身体已经空了,薄薄的,有御风的危险
许多时刻,我看见你在辽阔的高原上
阳光强烈
投下深厚的阴影
承认这被侵夺的生活,我们隔着千里说说话
这样就省略了你对美的渴望和猜忌
而我在这里做贼,也不必心虚
那时候停电了,还有半截蜡烛
我听到没有摘完的橘子又落了一个在地上
这个时刻多么适合告密啊
我却不知道如何让我心头的你与远方的你
重合
打字累了的话,你还可以说说话
我一次次笑出声
像一只满腹蜜的蜜蜂,在深夜里
模仿对你倾吐
残香
最后还是被留意到了,它更为缄默
如同隐居于身体的一块疼
不停地游走,拒绝诊断
这疼如门,一说即开
但是怎么迎接这已经过半的人生
怎么把一朵花还给春天
然后绽开,茂盛,凋零
这熟悉的过程
我还是没有信心重复一遍
他不知道他有一个口袋
霓虹熄灭。他把家庭住址又默念一遍
“亮起来,亮起来”他一遍遍解开胸口的纽扣
这个时刻,他还是没有期待把眼前的落叶一片片点燃
“我在尘世里摇晃,孤独而美”
“你是存在的,但是你不会露面”
这个醉酒的男人。强忍住吐出彩虹的可能
一片叶子就够了,够他在海上漂泊,不沉
午夜时分,他预感到一场即将到来的大雪
他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口袋
口袋里有一张地图,地图上有被圈出的一个点
远方,被太阳那样地照着
心的纬度再高一点,植被就发生变化
一朵苦香被不停拖动
它曲曲折折地走动,对雪季后面的春天
不热不冷
他混在朝拜的人群里
以躲避穿过大雪的一颗子弹
此刻,人世平安,被太阳照着
河流的涌动司空见惯
那些枯萎的菊花没有一朵掉下来
我还是不相信,它有无法言及的秘密
弥留之际
我的名字一点点僵硬,深入石头
此刻你在沉睡
诗人说人间之上,请为我摇动最后的乌篷船
此刻你在沉睡,床前有我薄薄的影子
轮回水声响亮
我因爱你而活过那些黎明
我因爱你而于此刻死去
你说不懂我的诗歌,我把自己敲碎
收拢影子,收拢绝望,收拢这生苍茫
够了,我的疼
水深处
1)
今夜没有星斗,冬天折叠到挤压出内心的疑问
我捏紧拳头抵挡下一个节气
老去的愿望在你没有到来的时空里搁浅
船只去而不返,水没及胸口
爱情揉捏出人生,人生虚拟出爱情
我们不能说话,我们再不能说一句话
我们两个人如同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2)
我庆幸终有一天和你各自消失
我庆幸终有一天你归于尘,我归于土
那时两岸杨柳,我们不用嘴和鼻呼吸
原来我,双手拥抱你时,没有跳出自己的水晶球
我多么害怕问你
我们在何处把影子投在尘世上
我们的身体和名字有没有倒立着行走
3)
汪在牛脚窝的那一捧水是我
我轻盈地窃取小小蓝天,小小云朵
一片落叶就可以盖住我大片的忧伤和罪恶
我可以轻盈地走很远
万一再重逢,也是你不小心
我们得彼此原谅
水这么深
夜色也有边
怀揣铁锥,一个人走到了春天的边境
误以为什么埋在村庄内部,祠堂的光投射在钟声上
最后用月色洗乳房的人失踪于山风,废墟轻掩那扇门
哭声时高时低,石头听一阵,落叶听一阵
谁正在放下枪械
泥泞的山路无声地穿行而过
熟识的鬼冢挂一盏灯在草叶上
唿哨是一种比喻,一时长,一时短
谁用词牌写出了新的聊斋?醉在枯草里
一夜听风
它用寂寞守候了千年的忠贞
最后的兰香,会有人摘取?
放下铁锥,一世为人,一世为鬼,一世为孽
他的词牌风雨颠倒,杨柳岸,一坟尽占
你听见箫声听见什么,月亮一个月没有出来
霓虹亮起来,谁在恍惚
谁再不能临窗夜读
你信任的楼层正一点点往高处去
诗人简介: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诗人。
余秀华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说起话来口齿不清。高中毕业后,余秀华赋闲在家;2009年,余秀华正式开始写诗;2014年11月,《诗刊》发表其诗作;2015年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同年2月,湖南文艺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2015年1月28日,余秀华当选湖北省钟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2016年5月15日,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在北京单向空间首发。
2016年11月1日,在湘阴县举行的我国第三届”农民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余秀华获得了”农民文学奖”特别奖,并获得了10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1998年,余秀华写下了第一首诗《印痕》,截至2015年1月,余秀华已写了2000多首诗。诗歌主题多关于爱情、亲情、生活感悟,以及她的残疾和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子。人生的疼痛和残缺成为她创作的心灵之源。
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信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