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申报进行时:我在黄焖鸡米饭和房东之间难以取舍

这几天,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都被要求尽快填写申报个税抵扣信息,由国家税务总局开发的个人所得税手机APP也在2018年12月31日上线后,稳居手机APP应用排行榜首位。
2019年的到来,也意味着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的配套管理办法《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正式开始施行。
在《暂行办法》中,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六项专项附加扣除。按照《暂行办法》,假设满足以上大部分扣除条件,月薪2万的纳税人以前需要交税3120元,现在只需要800元,月薪1万,则几乎不需要交税。但小财女在采访过身边一众朋友后发现,似乎不少人没有办法愉快地享受到这份“新年红包”。
其实,在这一政策并未正式实施之时,就有观点认为这些专项扣除政策似乎对未婚未育的年轻人不太友好,因为无法享受到大部分的专项扣除条件,但也有意见认为,这意味着年轻人原本的生活压力就要小于上有老下有小的负重家庭,为这部分人减负也是合理之举。
如果说之前的说法多少有些钻牛角尖的意味在,那么如今关于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确实值得思考。
根据《暂行办法》规定,纳税人本人及配偶在主要工作城市没有自有住房而发生住房租金支出的,可按照一定标准定额扣除。其中,直辖市、省会(首府)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国务院确定的其他城市每月1500元;除上述城市外,市辖区户籍人口超过100万人的城市每月1100元,市辖区户籍人口不超过100万人(含)的城市每月800元。
按照政策,根据个税计算器,以上海每月10000元工资,1500元的租金专项扣除计算,扣除前需要交税82.5元,扣除后只需要交税37.5元,也就是说1500元的扣除费用,使你少交了45元的税。对于广大在外地打拼的年轻人来说,秉持着“苍蝇也是肉”的原则,这不失为一项具有安慰作用的福利政策,但是具体实施起来,并不是这么容易。
今天,网络上开始流传一张房东口吻的截图,房东表示,“昨天告诉租房者,你要是申报租房抵扣,我赔钱不租了”,而给出的理由是,“你拿我的信息去申报个税抵扣,过不了几天税务部门就会通知我去‘开发票’,单房产税一项就需要交纳360元(全额租金3000元乘12%),这还没算增值税和附加税等!”不过,有法律人士表示,实际上一般实行的是“税费综合征收率”,大约5.6%,棘突所说3000元的月租费来说,按5.6%算,房东需要交纳的是168元钱,并没有所说的那么多。
但这似乎还是高于租客所扣除的税费,那么问题来了,,在房租可能上涨的风险之下,租客还会申报吗?

小敏:我跟房东说了,房东的意思是让我不要申办,他以后要多交税的,但是我和室友商量了一下,还是按照合同上的信息申报了。
圆圆:我的房东在租房之前就已经向我表示过不可能为我多花一分钱的,而且我们的合同上写明了在合同期内产生的任何其他费用由我本人承担,所以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申报,如果真像大家推测的那样,到时候几百块的税还是到我头上了,我何必呢?

还有网友晒出与房东的对话,房东直接表明,我的房租是不含税的,如果税局要我去纳税,我只好找你再加房租了。于是有观点认为,这场房东与租客的博弈,可能导致房租涨价,无人受益的局面。如果这一预测属实,那还真应了网友那句,多吃一顿黄焖鸡然后多交几百块房租,简直超值。
年轻人除了需要和房东博弈,还需要与已经占领租房市场的长租公寓斗智斗勇。根据地产壹线报道,在个税申报租房抵扣那一栏有两个选项,个人和组织。与自如签订合同的自如客们,原本想要填写组织,却被自如管家告知应该填写个人。
自如管家在朋友圈公开的理由是:自如只是受业主委托代为管理,属于第三方,不是出租方。税务师认为,这不会影响到租客的扣除额度,但可能会增加自如的税费支出。而增加税费支出的自如会不会也来一波涨房租的操作,尚且不得而知。
但值得一提的是,小财女采访了住在蛋壳公寓的朋友,和自如管家的回应有所不同。

软糖:蛋壳管家非常爽快地将公司的全称和税号发给了我,似乎是默许了租客填写“组织”的行为。不过我又打了客服确认,对方说建议填自然人,可以帮忙联系房东,也可以填蛋壳方,用信用代码,但当我问会不会影响房租时,客服表示暂时没接到通知。这个“暂时”让我有点方,不知道该不该填。

不论是房东直租还是长租公寓,似乎租客总会是那个“承压者”,而年轻人总是受伤最深的那个。在众多的租房人群中,年轻人是租房市场中的主力军。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联合巴乐兔快乐租房平台发布的《2018年轻人租房大数据报告》显示,初入职场的90后,为租房人群主力军,近70%的租客为90后和95后。
没子女,没买房,没有继续教育,父母还未年满60岁,这应该是大多数年轻人的共同画像。本就只能享受住房租金专项扣除的年轻人,这下只能将手收回口袋。
于是,大多数年轻人或许只能成为专项扣除福利的旁观者。不过,相比舆论上的言之凿凿,线下似乎冷静得多,资深房屋中介告诉小财女,目前这一政策并没有对租房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至于会导致房租上涨的说法,个人认为夸张了。”不仅如此,也有房东向小财女表示,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
正如同《新京报》所说,这次个税改革中的专项扣除政策,无疑是一次惠民行动。但减税会不会发生传导效应,会不会因为申报房租专项扣除,形成多米诺效应,引发房租上涨、租房矛盾等问题也值得引起思考与讨论,有关部门也不妨认真研判。
房租收入纳入征税范围是大势所趋,但也要在具体的执行政策当中,防止税收政策的“不良传导”,避免租客因正常申报房租抵扣信息遭到房东扫地出门。
在后续政策出来之前,羊毛到底会不会出在羊身上,还真不好说,大家怎么看呢?微信勾搭小财女:yl49628914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