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有嘻哈 | 吴一凡:成为金融界的好rapper

如果不是一头“脏辫”,在北京大学的校园里,几乎看不出他与其他学生的区别。个头不高,金边眼镜,白色半袖衬衣,黑色运动裤,白色篮球鞋,迎面走来的他朝我们笑了笑,嘴角抿成一条线。“老师好…

如果不是一头“脏辫”,在北京大学的校园里,几乎看不出他与其他学生的区别。
个头不高,金边眼镜,白色半袖衬衣,黑色运动裤,白色篮球鞋,迎面走来的他朝我们笑了笑,嘴角抿成一条线。“老师好,我是吴一凡。”他的声音不算太低沉,也许是发声方式的原因,他说话似乎自带混声效果,话音在学院走廊里微微地回响。
吴一凡是谁?更多人或许对Seal Wu更熟悉,这是他在音乐平台和表演舞台上的另一个名字。从2018年夏天开始,他因说唱成了校园“明星”。一首《爱在光华》,让他在一个晚上收到接近200条微信好友申请。《欢迎报考北京大学》则让他在校内同学的朋友圈里刷了屏,网易云音乐粉丝数也随之翻了一番……
光华管理学院2017级本科生、《中国新说唱》总决赛百名说唱歌手评审、北京大学说唱社发起人、来自北大光华的rapper…… 他有太多可被描述的身份。“我不想被别人贴标签,也并不觉得自己是一夜成名。”近两个小时的交流,吴一凡逐一破除外界对他的“不正确想象”。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上大学以前,吴一凡成长在中国说唱文化氛围最浓的地区之一——新疆。同学的影响加上个人兴趣,他从小学就开始创作说唱歌曲。“说唱这个东西门槛比较低,主要就是你有想说的东西,然后把它放到一个节奏里面去。”
尽管与说唱结缘时间不短,吴一凡仍然把自己在大学之前的说唱定位为业余兴趣,“随便玩”。大一开学季的“百团大战”成为一个“分水岭”。以为大学里说唱爱好者众多的吴一凡发现,北大“居然没有说唱社”。一个想法破土而出——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在20多个申请的社团中,吴一凡发起成立的说唱社脱颖而出,成为申请成功的5个社团之一。
说唱社成立之初,大家对说唱音乐的理解和专业水平参差不齐。在校园里推广说唱音乐的基础知识,是吴一凡的主要初衷。目前,社团每周举办一次讲座,邀请具有专业特长的成员讲授与说唱相关的知识、文化和技巧,从声乐训练、音乐制作到说唱音乐的不同风格、说唱文化历史和演变等等,无所不包。
与此同时,说唱社也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自由创作的实验田。社团里十几个基础比较好的同学聚在一起做歌,几乎每个月出一首音乐作品。“起初录音条件比较艰苦,用自己的声卡、话筒、耳机什么的。我都是在我宿舍,自己录音自己混音。后来认识了蔡唯真(说唱社音乐制作人,北大艺术学院学生),他比较专业,就到他的宿舍去录一些东西。”最近一次创作,歌名叫《119 Remix》,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首尔大学三校说唱社合作完成,歌曲上传到Bilibili网站后,播放量达到30多万。在今年北大”十佳歌手”决赛中,吴一凡与合作者作为特邀嘉宾演唱了这首歌。
形容自己的音乐风格,吴一凡用了两个词:第一个是“言之有物”。他在网易云音乐上发了30多首歌,几乎每首歌的评论区里都能看到他和听友分享歌曲的创作动机:介绍艺术史、纪念余光中、好友不断往返的中关村大街、他的民族柯尔克孜族传说中的英雄……
“我觉得北大的学生在说唱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我们创立说唱社的宗旨是培养中文说唱先进的创作者和传播者,不只是加入更多的中国符号和元素,比如黄皮肤,而是更希望体现核心的精神和素养。”
这个不喜欢怼天怼地的rapper,形容自己音乐的另一个词是“轻松活泼”。如同硬币的两面,评论区里不乏质疑和批评,吴一凡会认真回复那些diss他的评论,承认自己的不足,“希望大家听完(歌)能会心一笑”。
他重视与听者之间的互动。但随着关注者基数的扩大,他也开始思考影响力的问题:“以前好不容易来一个听众,我们就你来我往说半天。现在可能会收到很多的评论和私信,我也没有精力去一一回复了,这时候我就需要发挥好自己的影响力,多做一些负责任或者对他们有积极影响的歌曲,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少说有争议的言论,然后我也不会回复很多有争议的评论了。”
斜杠青年选择北大光华
报考北大,不是吴一凡高考结束后的决定。“我高一、高二时参加了‘北大培文杯’写作大赛,高二下学期参加了北大夏令营,所以我对北大的了解可能相对多一点,一直都知道北大有种活泼的氛围,对北大的感情比较深。”
获得第四届“北大培文杯”决赛二等奖,高中时破过学校1500米长跑纪录,选择就读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吴一凡可以算得上时下流行的“斜杠青年”。他在学业乃至未来的职业规划上,深受父亲影响。“我父亲的工作接触金融方面比较多,也一直教育我走这方面(的道路)。加上自己对经济和数学方面比较感兴趣,所以我选择了光华。”
光华2017级新生晚会,吴一凡创作了《爱在光华》。“这首歌有很多比较激动的部分,就问大家,你爱光华吗?真的爱光华吗?”,虽然现在看来稍显稚嫩,但他认为歌曲真实表达出了自己刚入校时被北大和光华的氛围所感染,希望积极融入学院的情感。
大一暑假,吴一凡发表了《欢迎报考北京大学》,已入校一年的他把蔡元培校长的办学方针“思想自由 兼容并包”写进了歌词。怎么理解这耳熟能详的八个字?
“(北大同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我们不是批量化生产的,更不是只会读死书。比如我就读的金融系,很多同学在金融领域以外有其他特长,比如擅长运动、计算机、数学或者物理。北大对各种类型的学生都会给予包容和欣赏。我本来也没有想到,靠做说唱,能登上北大很多很大的舞台。”
除了学校给他发展专长和爱好的自由度外,同学也兼容并包,问及同学眼里他是否算一个另类,吴一凡坚定地回答:不是。
优秀的人会在自己选准的领域努力优秀下去
光华的学业压力不小,吴一凡想得很明白,“要把音乐人的身份和平时求学的身份分清楚,可能身边同学也有人对我的音乐特别感兴趣,但大多数时候我是以同学的身份同大家合作与竞争。”
网易云音乐上,Seal Wu的简介里写道“想成为金融界的好rapper”。如此大幅度的跨界难免不被很多人理解,他在学业和说唱两个方面都或多或少被贴上标签。“有人觉得我经常做音乐,可能学习成绩很差,或者有人认为我是北大的就做不好音乐,还不如回去读书,这两方面都有一些成见。”
吴一凡的父母也担心他平衡不了学业和说唱。“我父母认为在北大应该抓紧时间把握资源,学习知识,而不是搞说唱。一开始,他们认为我在荒废学业,浪费时间,但我觉得在北大还是要讲求多元化的综合发展。渐渐地,他们看到我的学习成绩,同时看到我在音乐方面获得很多积极的评价,也慢慢认可了我的选择。”吴一凡总结自己破除成见的策略——“用行动来做最好的回应”。
和大多数20岁上下的年轻人一样,谈到自己和同学们的未来,吴一凡更多是信心和憧憬。“人的精力有限,未来具体每个人怎么发展,还得看自己的选择。但在不同的选择方面,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做到那个行业的顶尖。”
选择了金融的吴一凡,被问及五年以后自己会是什么状态时说:“我应该是读完研究生开始工作了,那时应该是在金融行业工作的第一年,第一年肯定都是非常辛苦,非常忙碌。”
尽管笑起来有点腼腆,但说起学业和更远的未来,他毫不犹豫的态度会感染听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相信优秀的同学会在自己选准的领域,努力优秀下去。”
相关阅读:
刘海洋:北大光华90后学子,执教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梁淑淑:从光华到哈佛,是与你们共度的时光定义了我|北大光华本科生代表毕业演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