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如何以“娱乐生态闭环+社交赋能”打造互联网时代的“TVB”?

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无论是搜狐还是张朝阳本人,都有着启蒙、开创的意义,屹立于互联网世界二十余年的搜狐,如今正要继续“回归媒体”,在重新擦亮搜狐品牌的同时,也继续从社交领域持续发…

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无论是搜狐还是张朝阳本人,都有着启蒙、开创的意义,屹立于互联网世界二十余年的搜狐,如今正要继续“回归媒体”,在重新擦亮搜狐品牌的同时,也继续从社交领域持续发力。
搜狐回归媒体,重要的一部分是内容,而通过狐友在社交领域的持续发力,与媒体业务形成内容“共振”,为优质内容的创造搭建更具价值的传播通道,而最近搜狐举办的2019“狐友校花大赛”就是最好的范例。
10月31日,2019“狐友校花大赛总决赛”在北京举行,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亲自坐镇,与高鑫、王晨艺、王仁君、唐禹哲几位大咖评审参与评审。
此次总决赛,经评委商榷,陈晨、马溪漫、张梦茹、王钰鑫、白梦妮、欧阳文萱、夏佳欣、刘帅、张颜舒、高子怡脱颖而出,成为了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全国十强。
“狐友和校花大赛几乎是孪生的,当时校花大赛推出就是有狐友的想法,狐友成为校花大赛的上传通道,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对狐友品牌是很好的推广,更多校花大赛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品牌成为一个IP。”张朝阳在谈到狐友与校花大赛之间的协同联动时表示。
实际上,如今的搜狐通过自制网剧和综艺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内容生态体系,在内容与社交的联动下,实现更多IP商业化的可能性。
娱乐生态闭环+社交生态赋能,搜狐再造内容时代的网络TVB
无论是媒体业务还是视频业务,内容一直以来都是搜狐业务的主航线,对于2019年的视频行业来说,版权内容采购成本的飙升是行业内客观存在在痛点,从流量时代到后流量时代,爆款内容始终是行业的共识。
反观大洋彼岸,奈飞式的成功已经证明内容为王的时代,自制剧的成功也同样能带来商业上的成功,而在这一领域,搜狐无疑走在国内的前列。
“如果说对标的话,我想应该是网络时代的TVB”张朝阳对媒体表示。
如果将校花大赛放在整个搜狐的娱乐生态体系中来看,TVB式的选拔使其成为搜狐生产优质原创内容的人才资源平台。在内容为王的时代,搜狐通过原创内容的IP化,搭建内容生态体系,以校花大赛为内容、人才、IP生产的入口,实现娱乐生态的商业闭环。
“它带动整个搜狐娱乐和搜狐时尚的内容”,在谈到校花大赛时张朝阳说:“今天搜狐视频的直播,包括搜狐视频自媒体账号的直播,还有校花的结果、文章、报道,作为媒体内容对我们的价值很大,同时还有对狐友的推广,还有对我们人才的选拔。”
实际上,在娱乐生态闭环的构建上,搜狐借鉴了搜狐媒体业务成功的思路,无论媒体还是娱乐,其本质上都是以优质内容为核心的商业平台化运作,以媒体业务为例,搜狐通过5G论坛以及AI峰会等高端论坛,把握住内容产生的源头,从而生产大量优质独家内容。
而在娱乐内容上,搜狐通过自制剧、自制综艺,从内容生产环节开始,搭建起IP培养、商业化运营以及内容分发的闭环生态。
“这是一个基因,娱乐对我们来说是竞争力”,张朝阳对媒体表示:“5G带来传统的信息产生、信息分发、信息流分发和社交网络这些方面还是传统的模式,有可能迭代产生重新洗牌产生新的机会”。
格拉德威尔在《引爆点》一书中提出,信息的传播具有“附着力”:基于受众对于特定信息的敏感性,附着相关产品信息实现“病毒式”传播。
在信息附着力法则下,狐友与校花大赛形成内容+社交的双重赋能,一方面优质内容促进社交活跃增长,另一方面,社交赋能也使内容本身更容易孵化IP以及内容生态的丰富。
目前,搜狐已经初步形成了人才选拔到商业化运作再到IP打造的娱乐生态闭环。内容为王的时代,搜狐通过自制剧、综艺实现自我IP创造,在搜狐视频、狐友的生态赋能下,打造娱乐生态闭环,以校花大赛为触点,再造网络时代的TVB。
回归社交核心,狐友以社交价值赋能内容生态
前麦肯锡资深合伙人理查德·福斯特在《进攻者的优势》一书中提到:企业界向来都有进攻者和防守者,只有不断的进攻,懂得运用新方法,去挑战极限才可能有新的转变。进攻者的关键可能在于技术优势,不断扩展自己的思路。
作为互联网社交领域的“后来者”,在“进攻方”的狐友也具有自身“进攻者的优势”。
事实上,对于格局已经稳固的行业,“进攻者”的对于行业影响更为深远。以拼多多的崛起为例,在彼时电商行业格局稳固,淘宝京东两强争夺之时,拼多多在对下沉市场的发掘下异军突起,使整个行业重新聚焦下沉市场,这就是“进攻者”优势的最好范例。
无论是社交还是其他形态的产品,必然会经历一个由投入期、成长期、饱和期再到衰退期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产品本身的商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相反,用户体验则会随之下降。在社交产品中,商业化与社交本身存在着不可化解的“二律背反”法则。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无论是微信、还是微博,都将不可避免的进入产品生命的中后期,而在商业化需求的催动下,用户也迫切需要新的社交产品来弥补需求空白,而对于狐友来说,以内容生态为触点,以回归社交本质为进攻优势,则是角逐互联网价值高地的最优解。
搜狐为什么做社交?张朝阳认为,社交的互动性如果有N个人的话,社交网络的N计算方法是非常多的,单位人的互动性是最高的。如果新闻的话一条新闻N个人对多N次,如果社交的话,N个人相互作用的次数远远大于对1.0资讯的消费。也就是说,社交对于搜狐业务有起着生态链接赋能的效用。
从搜狐本身的商业体系来看,狐友的社交属性承载着链接各个业务间的生态协同,因而,狐友的意义在于与搜狐内容生态在生态化反下触达碎片化的圈层,在回归社交本质的方向下,通过基于社交网络的构建形成价值核心的竞争壁垒。
在后互联网时代,相较于技术与算法的构建,以社交价值为核心的商业壁垒才更为牢固。对于搜狐而言,媒体和视频是其两大核心业务,而在狐友的社交赋能下,搜狐逐渐走向PCG+UCG的内容生产模式,以社交关系为强链接,以内容+社交的核心价值,赋能整个搜狐的商业体系,在强关联关系的竞争壁垒之下,重新发掘企业增长空间。
搜狐回归的背后,开启企业二次增长曲线
英国管理学家查尔斯·汉迪在《第二曲线: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中提到:
如果组织和企业能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找到带领企业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并且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达到顶点前开始增长,弥补第二曲线投入初期的资源(金钱、时间和精力)消耗,那么企业永续增长的愿景就能实现。
对于搜狐而言,实现品牌的“重新回归”同样需要开辟企业增长的二次曲线,因此,在社交赋能下的娱乐生态闭环则是搜狐实现下个一高光时刻的关键所在。
从最近搜狐的财报上来看,搜狐的搜索、游戏业务增长态势明显。据2019年搜狐Q2财报显示,其搜索相关业务收入达2.76亿美元,环比增长18%,在线游戏业务收入1.02亿美元,同比增长8%,而处于亏损中的视频业务与媒体业务也实现了同期减亏15%。
由此观之,搜狐旗下的媒体视频业务的亏损明显收窄,视频与媒体业务是搜狐的两大核心业务,已然成为“血海”的媒体和视频领域也亟需降低成本,而对于这一行业性的难题,搜狐已然有了解法。
对此,张朝阳表示:“媒体包括新闻APP渠道的投入包括搜狐视频的投入,逐渐把这个产品走向从PGC到UGC用户产生内容走向社交网络的模式,这是长久的战略。”
可以预见的是,在社交赋能的娱乐生态商业闭环下,通过自制剧、自制综艺等优质内容的打造,形成可商业化的IP,从而降低优质内容获取成本,在从PGC到UGC的社交、媒体的全方位赋能下,搜狐也将在不远的未来迎来自己的二次增长曲线。
结语
作为中国互联网从诞生到发展的见证者,中国互联网进步的二十年,也是搜狐不断发展的二十年,作为昔日四大门户之一,在重新回归社交价值和内容价值核心后,我们也期待张朝阳和搜狐一起重现后互联网时代,属于搜狐的“高光”时刻。
2017年度优秀自媒体人
2017年度十大科技自媒体优秀作者
2017—2018年度新金融行业人气自媒体
2018年度十佳自媒体
2019胡润新金融优秀财经自媒体
TMT观察网、百度百家、今日头条、一点资讯、雪球、搜狐新闻、天天快报、新浪看点、网易新闻、凤凰新闻、UC大鱼号、天极自媒体、创业家、亿邦动力网、DoNews、艾瑞网、驱动中国、品途商业评论、东方财富网等专栏作者,各大专栏平台粉丝覆盖量超100万。
文章转载及商务合作,加微信:85771285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