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从25件过亿拍品,看2018中国艺术品市场

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可谓波浪壮阔,甚至有些“疯狂”,仅中国艺术品,就有42件亿元级拍品的诞生(包括中国境内上拍的珠宝),加之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9.315亿元的成交价,使得许多人对2018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极具期待。


然而,较之2017年的“疯狂”,2018年的市场却显得有些冷静。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发布的消息,去年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较上年回落近两成。由于高价拍品大幅减少,也把单件拍品成交均价拉至7年来最低。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2018-2019年度被认为是高端藏家入市的好时机,受累于疲软的经济态势,一些顶级拍品的委托方开始出现价格松动,但也为2019年的市场走向带去了不确定的因素……

从波澜壮阔转入波澜不惊,从疯狂走向冷静,2017-2018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似乎被踩了一脚刹车,5000万元以上成交的拍品数量下降。
在高端亿元拍品方面,这一态势则表现得更为明显。在高价位拍品的竞拍战中,即便是势在必得的买家,也会表现出明显的观望心态。
其中的主要原因无外乎2018年度的经济形势不佳,继而使得顶级企业与私人藏家在艺术品投资上做更审慎的价值判断。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显示,2018年度海内外上拍的中国艺术品成交价超过亿元的共计25件,其中14件诞生自香港拍场、大陆拍场10件、海外1件。较之2017年度此价位拍品数量下降超过40%(2017年有42件),并且集中在2亿元以下成交。
在这25件作品中,成交价超过2亿元人民币的共有5件,分别为:赵无极平生创作尺幅最大的油画三联作《1985年6月至10月》(长10米,高2.8米)、苏轼目前已知的唯三存世画作之一《木石图》、《木石图》
潘天寿最大且最具传奇色彩的指墨画《无限风光》、《无限风光》
清康熙粉色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
粉色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解读这份榜单,了解过去一年的市场偏好,我们或能管中窥豹,为今年的艺术品投资找到些许方向。


大师热度不减 带动油画与现当代艺术


2017年,中国油画与现代当艺术拍品表现一般,仅有3件作品进入亿元俱乐部,其中赵无极两件,陈逸飞一件;而在去年,这一板块稍有起色,贡献了5件过亿的作品,其中赵无极四件,吴冠中一件。
由此也不难看出,赵无极不光热度未减,还是2018年度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本就在亚洲地区拥有广泛基础的他,这两年市场表现十分抢眼。
2017年,他的作品拍卖纪录实现三连跳,先是从9000万港币迈上1.5亿港币,又迅速突破2亿港币关口。到了2018年,其作品价格又更上一层楼,以超5亿港币的成交价刷新纪录。
这件纪录辉煌的作品便是前文提到的,赵无极平生创作尺幅最大的油画三联作《1985年6月至10月》。
2018年9月30日,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以咨询价形式上拍,3亿港币起拍,4.5亿港币落槌,加佣金最终以5.1亿港币成交。不仅刷新其作品拍卖纪录,同时创下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画作。


赵无极《1985年6月至10月》5.1亿港币 香港苏富比拍卖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赵无极凭借“甲骨文时期”(1954至1959年)与“狂草时期”(1959至1972年)作品,早已进入欧美各大重要博物馆与机构典藏,在战后艺术的黄金时期,成为最早备受国际推崇的亚洲大师。
然而,不甘守成的他始终坚持突破自我,在1970年代以后,继续追求更大胆、更创新的作品,开启煌煌数十载的“无境时期”,成就从观念到形式都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风格,并在1980年代再创高峰,奠定其晚年至今在全球艺术界的崇高地位。
个中转变的关键,在于艺术家饱历人生种种之后,手执现代艺术之钥,重启东方智慧之门,在绘画中体现宇宙之神性,触及人类文明之最高点。
《1985年6月至10月》便是此间代表作,这幅作品是艺术家应建筑大师贝聿铭的邀请,为新加坡莱佛士城特别创作的超巨型三联屏,堪称空前绝后,尽显盛年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
作品于1986年在莱佛士城正式开放,直至2005年莱佛士城大规模翻修重建为止,一直公开展出,成为狮城建筑风景在线最璀璨的冠冕。
巨幅三联屏在赵无极毕生创作中占有特殊地位,从1966年到2006年,艺术家在整整四十年间创作了二十幅三联巨作,其中八幅诞生于2000年之后;这二十幅巨作当中,三幅已被博物馆典藏,七幅由赵无极基金会保管,仅有十幅流传于私人手上。
赵无极在2001年凤凰卫视的专访当中,表示绘画就是“慢慢地创造一个世界”,这一理念在《1985年6月至10月》可说发挥得淋漓尽致:艺术家利用本作的高度与宽度,将国画横轴的空间放大到极致,形成一个如临实境的抽象领域。
这幅作品完成后,赵无极在学术、市场及社会上所获得的盛誉可谓不绝如缕,在全球同代艺术家之中,能够收获长达三十载的晚年盛景,可说殊为罕见,而《1985 年6 月至 10 月》即可说是这漫长华章之始。


除赵无极外,吴冠中作品也有着非常惊艳的市场表现。在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上,吴冠中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高价拍出,位居吴冠中个人油画拍卖价格第二名,也成为大陆去年唯一一件成交过亿元的油画,也证明了吴冠中依然强劲的号召力,及其毋庸置疑的大师地位。


吴冠中 《双燕》 1.127亿元 北京保利拍卖


有关这幅作品,吴冠中曾这样说:“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在众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全部作品中,我认为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是《双燕》。”
《双燕》的创作一方面源自画家对于所绘客体的独特感知,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画家对于多种景色采取“杂糅共生”的工作方法。
作品着力于平面分割,几何形组合,横向的长线及白块与纵向的短黑块之间形成强对照。蒙德里安(Mondrien)画面的几何组合追求简约、单纯之美,但其情意之透露过于含糊,甚至等于零。
吴冠中曾自评道:
“《双燕》明确地表达了东方情思,即使双燕飞去,乡情依然。横与直、黑与白的对比美在《双燕》中获得成功后,便成为长留我心头的艺术眼目,如1988年的《秋瑾故居》(画外话:忠魂何处,故居似黑漆棺材,生生燕语明如剪),再至1996年,作《忆江南》,只剩了几条横线与几个黑点(往事渐杳,双燕飞了),都属《双燕》的嫡系。”
1988年,艺术家创作了纸本水墨版《双燕》,被认为完美地传达出“具象”与“抽象”、“意境”与“意味”之间的高度默契与平衡。由于对这一题材的心心念念,在纸本基础上,吴冠中又于1994年创作了《双燕》的油画版本。
与传统的西方绘画不同,油画版《双燕》显得更为洗练,更具有来自东方的审美特质。同时,该画也与中国的水墨不同,凸显了油画媒介本身的魅力所在。


趋势2019
赵、吴两位艺术家的巨大能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带领此前长期低迷的当代艺术与油画逐渐走向复苏,拍卖市场的价格也出现些许反弹。
仅以大陆市场为例,周春芽《中国风景》4255万元人民币,常玉《草原上的马群》3680万元人民币成交,靳尚谊《髡残》2875万元人民币,陈逸飞《横卧的裸体》207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都较之前有所回升。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这些画家的作品大多既有中国文化和东方美学的传统,又有中西融合的现代主义探索,在经历类“文艺复兴”时期的当下,这几乎是未来市场无可避免的发展趋势。
“苏轼热”难掩古书画低迷
苏东坡的画迹目前所知存世仅有三件。其中之一是现藏中国美术馆的《潇湘竹石图》,另一件《苏轼枯木竹石、文同墨竹合卷》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木石图》应是唯一一件流传于民间的东坡画迹,也是进入美术史教科书最多的一幅苏东坡的作品。正是这幅作品,在2018年创下了中国书画最高价。
11月26日晚,苏轼的水墨画《木石图》在香港佳士得“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拍卖中,以 4.636 亿港币拍出(含佣金,落槌价 4.1 亿港币),约合人民币 4.112 亿元。
这使得《木石图》成为历年来仅次于北宋诗人黄庭坚《砥柱铭》的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第二高价,后者在 2010 年北京保利春拍以 4.36 亿人民币成交。


宋 苏轼 《木石图》 4.636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拍卖


华夏文化历经数千载的演进,登峰造极于宋朝。宋朝为许多人所迷恋,因为它经济发达,文化昌盛、名士辈出。在众多名士当中,苏轼最为人所熟知。
他的诗词被吟唱至今,他首倡文人画,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艺术观点。他的书画传世极少,能够在拍卖市场出现的画更是凤毛麟角。而《木石图》便是传说中百年前流失海外的苏东坡《木石图》,也是大家常在教科书上见到的《木石图》。
《木石图》是一件重要的、珍罕的、历史性的作品。苏轼是一个通才,他是一名学者、一个诗人,也是一名书画艺术家。他在中国文化中受到极高的推崇。
《木石图》它具有文人画的风范。他并不刻意去描绘花鸟或雄伟的山水,迎合皇室的需要,而是按照身边所接触的景物,赋予它一定的精神性。从他开始,竹子、石头甚至一棵枯树,都有了精神性的意义。
今天大家见到的《木石图》的全貌,不仅有苏轼的笔墨,还有“宋四家”之一米芾的题跋。米芾的书法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细线的走若游丝,重的部分又重如磐石。
目前,我们只能找到当时宋代四大家苏、黄的合璧,也就是《寒食帖》,现藏台北故宫。这件苏、米的合璧,有画,有书法,是以绝无仅有,非常珍贵。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拍卖后的记者会中透露买家“来自大中华区,所以一定是回到中国人手上”。她随后又表示,公众有可能再见到《木石图》,暗指买家可能为机构藏家。


趋势2019
25件过亿拍品中仅有苏轼《木石图》属古代书画,它的独自高价无法改变古书画整体板块的低迷。
业内人士表示,古书画在2018年呈现出一个奇怪的现象,超过5000万元的拍品数量极少,大多数拍品价格在3000万左右徘徊,如赵左《溪山高隐图》3013万元,朱耷《墨梅图》3450万元,甚至许多古书画大师的作品很难突破2000万元,说明市场对古书画的热情在减弱。
究其缘由,既有古书画门槛高的原因,同时赝品多也是无法回避的软肋。另外从投资角度来说,古书画名迹不可再生,大多藏在博物馆收藏,决定了它无法拥有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因此未来古书画行情能否转暖,依然令人怀疑。
名家荟萃,各领风骚 近现代书画表现抢眼
书画板块历来占据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近现代书画又是重头。尽管没有2017年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9.31亿元那样的超级天价诞生,但是2018年拍品不乏亿元之作——
中国嘉德春拍,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1.265亿元;
北京保利春拍,傅抱石《琵琶行诗意》1.035亿元;
中国嘉德秋拍,潘天寿《无限风光》2.875亿元;
中国嘉德秋拍,傅抱石《蝶恋花》1.334亿元。
其中,潘天寿3.5米高的指墨巨作《无限风光》打破之前《鹰石山花图》2.79亿元的成交价,创造潘天寿个人拍卖新纪录,同时也是本年度最贵近现代书画。
其实早在2015年,潘天寿的作品就完成了从6900万元到1.15亿元再到2.7945亿元的上涨,而他的作品是最为典型的少而精,多在潘天寿纪念馆、中国美术馆等重要文化学术机构,市场中向来罕见,指墨作品更是绝少。


潘天寿《无限风光》 2.875亿元 中国嘉德拍卖


潘天寿是画家中的侠客,性情耿直狷介,他独特的作画艺术“指墨”更是独步江湖。吴昌硕1923年见到27岁的潘天寿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看似木讷的年轻人出手不凡,“生铁窥太古,剑气毫毛吐”。当即青眼有加,称其“天惊地怪见落笔”,日后必成大器。
堪称潘天寿指墨之王的《无限风光》尺幅高近三米六,画面中的苍松如虬龙起舞,颇有掀天拔地之势,极为撼人。《无限风光》也是潘天寿平生最大的指墨巨制,尽显其盛年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可谓登峰造极。
《无限风光》是潘天寿以毛主席诗意“借题发挥”实现自己磅礴雄心的巨幅创作,亦为其“为东方文化高峰增高阔”理念的典范佳构,更堪谓画家“以指代笔”俯仰天地之间超逸高雄的巍峨丰碑。
中国文人画自苏东坡始,千年来都是在描绘松石兰草托物言志,潘天寿循传统文脉一路走来,更是一路突破精进。《无限风光》的苍松巨石,突破了中国文人画书斋赏玩的局限,将中国文脉一举带到了全新的高峰,至今无人超越。


除了潘天寿,傅抱石也是去年的市场赢家。傅抱石图解毛泽东诗意的革命浪漫主义巨作《蝶恋花》,在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中以1.334亿元的价格成交,成为年度最贵傅抱石作品,也被称为傅抱石笔下“最美嫦娥”。
另外一幅傅抱石《琵琶行诗意》也是以超过亿元的1.035亿元,在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成交。
傅抱石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最为杰出的艺术家之一,开辟了中国画创作的新时代,对现代山水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现当代书画收藏中,其作品的成交纪录更是屡创新高。
据雅昌网的记录来计算,傅抱石的绘画作品在现当代画家中的拍卖价格一直雄居榜首,增值巨大。海内外每场拍卖,傅抱石的作品炙手可热,成为世人递相收藏的珍宝,可谓寸楮尺素,吉光片羽,都成为拍卖市场翘楚南北的“硬通货”。


傅抱石 《蝶恋花》 1.334亿元 中国嘉德拍卖


该画作由毛主席诗词《蝶恋花?游仙》延伸写就。《蝶恋花·游仙》寄托了毛泽东对夫人杨开慧和亲密战友柳直荀的无限深情,传递出他对昔日战友的关爱。
1957年8月21日,傅抱石受邀前往陈毅家做客。席间,爱好诗词的陈毅深情诵读此作,傅抱石感慨良多,开始酝酿创作:“当时只觉得这首词太好了,若是能够画出来(想的时候,就知道未必能画成功),那才是我此生的大幸。”
而从这一刻酝酿,到最终偶成佳作,其间历经了一年有余的精心创作和增删描摹,并且大师最后描就的是三幅同题材《蝶恋花 答李淑一》,其中之一就是上面这件即将呈现于拍场的佳构,另两幅则分别藏于南京博物院、旅顺博物馆。
这幅创下亿元高价的作品画面中美丽的嫦娥在高空挥袖起舞,吴刚手捧桂花酒相伴,强劲而密集的雨丝将天上、人间依相连接,而嫦娥身边纷纷扬扬的柳叶与地下遍插红旗的山峦大地相互呼应,整个画面浑然一体,意境高远壮阔。
按评论家所说,“以浩大壮观的胸襟,激情挥洒的笔墨气韵,使天地情融意会,为革命烈士和人民革命奏起了一曲赞歌。”
此作曾入选1958年莫斯科“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正是因为这件作品的魅力和成功,傅抱石才得以被选中进入人民大会堂,完成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名作《江山如此多娇》,将毛主席诗意画创作推向高潮。


傅抱石 《琵琶行诗意》 1.035亿元 北京保利拍卖


上世纪40年代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傅抱石从江西到南京,从南京又转辗至川蜀。同白居易一样都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苦闷,因此他对《琵琶行》这一题材有深刻感受和特殊钟爱。
据悉,傅抱石从1944年开始,一直到1949年前后,创作了一系列以“琵琶行”为题材的作品。已知前后有四五件此类作品,除南京博物院藏三幅外,与此相类似的一张孔祥熙旧藏曾拍出2.048亿港币。
此次上拍的此件作品中并没有纪年,但从风格上专家判断应为1944或1945年所作。
画家、书画鉴赏家萧平介绍说,傅抱石的“琵琶行”系列画面内容主要表现为两类:一类是只表现白居易的和浔阳歌妓的特写镜头,另一类是把景色拉远,表现浔阳江面、江月、江岸上的人物活动题材。
此次成交的作品属于特写类,但傅抱石把江月、远处的房屋、岸上的景色做了处理,既突显了主体,又突出表现了整体环境。
此件傅抱石《琵琶行诗意图》在题跋中转用了郭沫若描写白居易《琵琶行》情境的一首诗,这也是此作较其他“琵琶行”系列作品的特殊性。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嘉德拍卖上述两件潘天寿与傅抱石亿元级别的拍品,均是入场不久的买家最终竞得,这也是本年度高价位拍品的另外一个显著特征,新买家持续进场,并且参与到亿元价位拍品竞争中。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2018年度春拍中,李可染1.265亿元成交的《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也是一位新买家所得。
据不完全统计,这位新买家仅在中国嘉德春拍就有超过1.7亿元的战绩,其中也包括4025万元的齐白石《满堂吉庆图》以及吴昌硕的作品等。


李可染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 1.265亿元 中国嘉德拍卖


新中国美术创作中,李可染先生的艺术是一个重要的篇章,将写生纳入山水画创作,是李可染在艺术上的重要举措,从而使山水画呈现出与传统山水迥异的面貌。将传统推向今朝,这种创作方式也是李可染最大的艺术成就之一。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是李可染晚期山水画杰作,是继《万山红遍》后,完美体现李家山水图式的又一经典,也是李可染生命最后一年留下的艺术佳作之一。
此作创作于1978年,画面右上角题“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九字,“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句出魏晋南北朝《世说新语》,乃晋顾恺之形容会稽山川之秀美。
画中峻岭蜿蜒,气势浑然,画面整体给人深厚凝重之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艺术风格。画面右上角与右下角分别盖有钤印“李、可染、在精微、河山如画”。
1978年,李可染以此题材写有巨制两幅,皆近六尺整幅大中堂,堪称“千岩万壑”入画之始。本幅署“一九七八年一月”,另一幅署“一九七八年岁始”。
李可染对待每件作品态度都十分严谨,对于完成的作品,重新审视时,如稍有未符其意者,必会亲作修改,有的甚至会挖去局部,重绘补上。


趋势2019
近现代书画名家荟萃,谁能进入年度亿元俱乐部,几乎是风水轮流转,去年是齐白石《山水十二屏》和黄宾虹《黄山汤口》,2018年是潘天寿和傅抱石。
其他大师在2018年尽管没有突破亿元大关,但七八千万级别的拍品不少,如齐白石《福祚繁华》9200万元,徐悲鸿《天马六骏》8970万元,张大千《天女散花》8452.5万元,黄宾虹《山水四绝》7820万元。
可见近现代书画目前仍是国内艺术品市场中最热门的品种,吸引了众多资金博弈,相信这一趋势将有望保持很长一段时期。
古董珍玩有乾坤 乾隆御制、五大名窑人气增
2018年“瓷器古董珍玩”板块依然扮演着以往“不冷不热”的角色,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其年度成交表现也算“可圈可点”。
其中,瓷器表现最为突出,大部分重器成功易手。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仍然是亿元大户,全年海内外超亿元的拍品有6件,“宫廷珐琅彩”则是本年度瓷器类当之无愧的霸者。
珐琅彩瓷创烧于康熙晚期,它将铜胎画珐琅技法成功地移植到瓷胎上而创烧的彩瓷新品种,有“彩瓷皇后”之美称。
珐琅彩瓷从创烧到衰落全部由皇家垄断不外传,只局限于宫廷之中供皇室使用。因而在历代瓷器中,珐琅彩瓷器造价最贵,艺术水平也最高,被誉为“官窑中的官窑”。


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 2.388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拍卖


香港苏富比春拍推出的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以2.388亿港币成交价创造了康熙瓷,也是珐琅彩瓷最贵世界纪录。
本品先后为英国大维德爵士、英国铁路养老基金会及香港地区徐氏艺术馆所藏,曾两度于伦敦苏富比拍出,并收录于《香港苏富比二十周年》一书。时隔多年重现拍场并以天价成交,乃众望所归。
这件器物以粉红色釉作底,以五瓣花朵式开光,内绘花卉,色彩艳丽,笔触细腻。底盖粉红色“康熙御制”楷款,加双方框。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纹饰皆见洋风,施艺创新,史无前例,且以红料书款,可悉当时尚未受后来蓝款法规所限,也未见因循拘谨,应属康熙年间珐琅作早期御瓷。
此盌年代虽早,却又胎佳色雅,艺技精湛,远胜试验雏例,极其珍罕。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 1.69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拍卖


这只盌最早的拍卖记录是在2003年10月26日,香港蘇富比三十周年拍卖上,由原苏富比亚洲区主席,国际著名瓷器鉴定专家朱廉·汤普森(Julian Thompson,香港译为朱汤生)亲自从法国征集而来,并亲自现场落槌的一件拍品,最终以2918.24万港币成交,折合人民币30,933,344元,拔得当时中国陶瓷艺术品专场的头筹。
时隔15年后,这款珍品再次出现在香港蘇富比,最终以1.694亿港币成交,换手之后增值6.5倍,位居珐琅彩瓷拍卖榜单第二名。
清宫瓷器中,以珐琅彩级别最高;珐琅彩当中,又以有题诗的至为矜贵。所以说,此碗属于最高级的清瓷,也就是俗称的“古月轩”。
此盌器形雅正,弧壁浑圆略撇,胎质细密,均净如雪。上绘虞美人花淡雅隽永,墨书题写诗文二句,流丽秀朗。芬芳背后,借花怀古,诉说历代诗文传颂之史,忆一代豪杰赤胆、爱侣丹心。
外壁写生虞美人,黄自矜持、白怯羞绯、红恃娇纵、紫尚雅风,翠叶间,纤花或含蕾、或盛绽,曲茎摇曳微风中,石半掩、蝶萦绕,渲染描绘细腻如生,私人珍藏中绝无仅有。而此前,珐琅彩画虞美人仅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雍正盘一对。


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 1.69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拍卖


相比前两件拍品不出意外的高价,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以超越估值三倍的1.69亿港币成交,则让人连连称奇。
这尊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曾著录于1905年纽约山中商会图录,日本私人收藏,1924年购自山中商会,此后家族传承将近有一个世纪。
洋彩夹层玲珑尊,当属景德镇御窑督陶官唐英晚年为乾隆皇帝创烧之新瓷。颈上黄地锦上添花,溢洛可可洋风,四面浮雕开光,各缀双鱼栩栩如生,从外瓶镂空夔龙纹,可窥内瓶青花缠枝花卉。
制作艰难,为御窑督陶官唐英所制最巧夺天工的瓷器之一;与2010年于英国上拍的著名乾隆洋彩玲珑尊成对。


趋势2019
虽然去年的市场上无论香港还是内地,对高价瓷的购买力明显减弱,但在藏家群体在追求明清瓷的大趋势下,宋瓷也逐步受到更多关注,五大名窑的市场地位开始有所凸显。
6件过亿的瓷器中有5件是乾隆朝出品。在清三代御窑瓷器拍卖中,乾隆瓷近两年一直保持领衔地位,按2018年的趋势来看,乾隆瓷在市场的统治地位还难以改变,但高古瓷“价格低洼”的优势正在引起藏家的注意,未来补涨的可能性很大。
古籍善本急速升温 惊喜不断获封年度最佳


2018年度拍卖场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古籍善本,总成交额突飞猛进,在成交量减少6.5%的情况下,成交总额高达12.7亿元,而2017年度这一板块的成交总额仅为5.87亿元,涨幅超过200%。
这一亮眼的成绩单仰赖于高端古籍的顺利易手。据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拍卖市场上共计诞生4件过亿古籍善本,当中,2018年度共诞生3件亿元拍品、6件千万级拍品,这9件拍品的总额为7.209亿元,占据2018年度总成交额一半以上,尤其是3件亿元级拍品共计奉献了近5.5亿元的成交总额,占据了全年度成交总额的43%。


明宣德 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2.388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拍卖


201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佛慧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经”的单品专场拍卖会上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以2.39亿港元成交,这一成交价超过估价2倍之多,在高价位拍品以及当下市场环境中实属不易,一举创下了全球佛经价格的纪录,亦领跑2018年古籍善本板块。
香港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部资深专家沈恩文表示,这次卖出的佛经绝无仅有,从明代以来经过600多年的传承,仍能保存得这么完好,实在非常难得。这部经典采用的羊脑笺制作技术在清代基本上已经失传,更显珍贵。
宣德年间,皇帝诏命圣僧慧进对写金字,主持抄写四大部经,其中便有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现幸存十卷。
羊脑笺本泥金,字体澄净秀逸如浮云,品相尤佳,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宣德御制《大宝积经》与《大涅槃经》外,近例无寻,诚明朝重宝,艺坛仅见。
据录早于1917年已为京都贵族珍存,再经 Fujio Fujii 及 Thomas Phillips 三世上校所蓄,秘藏不露,直至2014年大英博物馆明朝大展才重现世间,极为难得。
现见十册《大般若经》,经折装,磁青纸本,表以羊脑及顶烟墨制,漆黑亮滑,犹如明镜,是为羊脑笺,色泽含蓄静谧,配以泥金书写、制图,历久弥坚,是以为宫廷御制佛经专属。磁青纸本泥金经文,以台阁体书写,字体工整端庄,清朗秀逸。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安思远(Robert H.Ellsworth)是美国著名收藏家,尤其以收藏中国古董文物著称。被圈内人称为“中国古董教父”。他在纽约的豪宅,曾是美国最著名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展厅和交易所。
很多人都知道1996年曾轰动书法界的“美国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那次安思远应邀将自己珍藏的最精华的部分——十二种十五册碑帖带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出,其中就有国宝《淳化阁帖》最善本四卷。
因而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首次推出“大观—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专场,受到广泛关注。
该专场内“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作为一个标的上拍,包含宋拓本7种,元明拓本4种。拍卖前这十一种稀世珍品就吸引了包括国有文博机构、私人藏家的强势围观,堪称当代善本碑帖收藏的空前盛事,最终1.926亿元成交,成为拍场上最贵碑帖,亦为首件过亿碑帖。
趋势2019
古籍善本长期以来是小众品种,参与买家不多。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宋版书寥寥,而又以零散本居多,像安思远旧藏和《钜宋广韵》五册全卷本之类的拍品凤毛麟角,拍出亿元天价不足为奇。
随着国内艺术品市场买家逐步成熟,古籍善本和碑拓这类昔日冷门品种在2018年已明显有转热迹象,未来古籍善本和碑拓还会有亮丽的市场表现。


本文刊登于《财富生活》杂志3月刊
订阅用户优先抢读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