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谈吃_吃了不熟的洋芋头

吃了不熟的洋芋头 吃了不熟的洋芋头 烧洋芋: 最乡土的吃法   高寒山区,火塘是家家必有的。冬夜里围塘夜话时随手摸出几个洋芋,拿根柴火在塘灰里刨几下,埋…

吃了不熟的洋芋头

  • 吃了不熟的洋芋头
  • 烧洋芋: 最乡土的吃法   高寒山区,火塘是家家必有的。冬夜里围塘夜话时随手摸出几个洋芋,拿根柴火在塘灰里刨几下,埋下去。人谈累了,洋芋香气也出来了。最耐不住性子的是小孩子抢着刨出一个,吹吹拍拍,烫呼呼地便咽到肚里去了。大人的味蕾在退化,往往要撒点椒盐,或者抹点卤腐。在滇东北,烧洋芋往往也是人们的主食。   如今,在城市里也有卖的,熟了、糊了,便拿小锯片刮去皮。这种吃法与烤红薯类似,完全是用火炉烧烤或用柴灶里的余火灰焐熟。云南人给烤洋芋还取了个文雅的名字,管它叫“吹灰点心”。   炸洋芋:最昆明的吃法   走在通往翠湖的染布巷,不经意地会交替闻见洋芋和臭豆腐的香气,那定是炸洋芋一条街了,而且那洋芋一定是黄心的!昆明有很多这样的小巷。灰黑的屋瓦,白里泛黄的石灰墙,几把白布伞,下面是五六张小桌小凳,“老板,要两碗炸洋芋!一个甜酱,一个干作料!”“好,马上!”。吃着吃着,竟吃出了上个世纪大学年代的味道。其实,在有桌有碗的小摊上的炸洋芋算豪华型的,更多的炸洋芋串上竹签,出自一口架在推车上的油锅。昆明的炸洋芋,不止穿着时髦的小年轻喜欢,就是戴阴丹蓝头巾的大嫫,嘴里哼着花灯调的大爹也喜欢。   马铃薯葡萄干油蛋糕:最洋气的吃法   把鸡蛋打在盆中,放入白糖、马长储拜肥之堵瓣瑟抱鸡铃薯泥,用打蛋器打起成乳白色,再放入油、牛奶、香草油搅匀,随后倒入过箩后的面粉和葡萄干拌匀。在蛋糕模子上擦一层油,将拌好的蛋糕面盛入,入烤炉温火烤45分钟左右,马铃薯葡萄干油蛋糕就新鲜出炉了。   此外,还可以将洋芋洗净切片,约1厘米厚,加入牛奶、奶油放在锅中煮软,撒少许胡椒,最后撒上起司放入烤箱烤熟即可。浓浓的奶香、起司香伴着松松软软的马铃薯,从来没想到洋芋也可以吃得这么洋气!   减肥洋芋:最健康的吃法   洋芋作为减肥食品的理由如下:不合脂肪,热量为220个卡路里,容易让人有饱足感; 营养成份很高:每100克维他命c的含量达26mg,还含有844mg的钾质,是香蕉含量的两倍之多!   减肥洋芋最简单的做法可以水煮后不放油盐,剥掉皮直接吃,也可在烤熟的洋芋上放上橄榄油、无脂的奶油调味粉 、或无脂的原味鲜乳酪再佐以日本葱。 德国人常以洋芋汁来治疗消化不良,饮用洋芋汁有预防癌症和心脏病,并增强免疫力的功效。   洋芋糍粑:最民族的吃法   在我省少数民族地区,洋芋的吃法、做法多而新鲜,比如把洋芋洗好蒸熟,晾冷后去皮,放入礁窝里舂成又粘又糯的“洋芋糍粑”。食用前,若和上蜂蜜,其味甜香可口,若放油、盐煎热吃,其味鲜美清香。或者把洋芋糍粑切成小块。放进油锅内炸黄食用,味道脆香可口,也可以将洋芋糍粑切成片片煮汤,加进家制的酸菜,味道格外香鲜。  初到这些村寨的客人,吃着这些美味佳肴,一旦知道是洋芋所做时,禁不住要拍手叫绝。   汪曾祺式:最不寻常的吃法   作家汪曾祺先生被下放到张家口沙岭子农业科学研究所劳动时,主要工作是画马铃薯图谱,洋芋成熟时他就开始画薯块。画完一种,就把它放进牛粪火里烤烤吃掉,然后再画一种。   二十七年后,汪先生在文章中写到:全国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种马铃薯的人,大概不多!据他自己回想,最大的要数“男爵”,一个可以当一顿饭吃。有一种味极甜脆,可以当水果生吃。最好的是“紫土豆”,外皮乌紫,薯肉黄如蒸板栗,口感则更为细腻。   洋芋VS苦瓜茴香:最具创意的吃法   把大多数人爱吃的洋芋和大多数人不爱吃的苦瓜炒在一起,便创造出了大多数人没有尝过的新感觉。适当的比例和适当的火候,苦瓜苦味大减,洋芋则略带苦香;洋……余下全文

《老舍先生》主要内容

  • 汪曾祺的 要主要内容,不要简介
  • 北京东城乃兹府丰富胡同有一座小院。走进这座小院,就觉得特别安静,异常豁亮。这院子似乎经常布满阳光。院里有两棵不大的柿子树(现在大概已经很大了),到处是花,院里、廊下、屋里,摆得满满的。按季更换,都长得很精神,很滋润,叶子很绿,花开得很旺。这些花都是老舍先生和夫人胡絜青亲自莳弄的。天气晴和,他们把这些花一盆一盆抬到院子里,一身热汗。刮风下雨,又一盆一盆抬进屋,又是一身热汗。老舍先生曾说:“花在人养。”老舍先生爱花,真是到了爱花成性的地步,不是可有可无的了。汤显祖曾说他的词曲“俊得江山助”。老舍先生的文章也可以说是“俊得花枝助”。叶浅予曾用白描为老舍先生画像,四面都是花,老舍先生坐在百花丛中的藤椅里,微仰着头,意态悠远。这张画不是写实,意思恰好。   客人被让进了北屋当中的客厅,老舍先生就从西边的一间屋子走出来。这是老舍先生的书房兼卧室。里面陈设很简单,一桌、一椅、一榻。老舍先生腰不好,习惯睡硬床。老舍先生是文雅的、彬彬有礼的。他的握手是轻轻的,但是很亲切。茶已经沏出色了,老舍先生执壶为客人倒茶。据我的印象,老舍先生总是自己给客人倒茶的。   老舍先生爱喝茶,喝得很勤,而且很酽。他曾告诉我,到莫斯科去开会,旅馆里倒是为他特备了一只暖壶。可是他沏了茶,刚喝了几口,一转眼,服务员就给倒了。“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是一天到晚喝茶的!”   有时候,老舍先生正在工作,请客人稍候,你也不会觉得闷得慌。你可以看看花。如果是夏天,就可以闻到一阵一阵香白杏的甜香味儿。一大盘香白杏放在条案上,那是专门为了闻香而摆设的。你还可以站起来看看西壁上挂的画。   老舍先生藏画甚富,大都是精品。所藏齐白石的画可谓“绝品”。壁上所挂的画是时常更换的。挂的时间较久的,是白石老人应老舍点题而画的四幅屏。其中一幅是很多人在文章里提到过的“蛙声十里出山泉”。“蛙声”如何画?白石老人只画了一脉活泼的流泉,两旁是乌黑的石崖,画的下端画了几只摆尾的蝌蚪。画刚刚裱起来时,我上老舍先生家去,老舍先生对白石老人的设想赞叹不止。   老舍先生极其爱重齐白石,谈起来时总是充满感情。我所知道的一点白石老人的逸事,大都是从老舍先生那里听来的。老舍先生谈这四幅里原来点的题有一句是苏曼殊的诗(是哪一句我忘记了),要求画卷心的芭蕉。老人踌躇了很久,终于没有应命,因为他想不起芭蕉的心是左旋还是右旋的了,不能胡画。老舍先生说:“老人是认真的。”老舍先生谈起过,有一次要拍齐白石的画的电影,想要他拿出几张得意的画来,老人说:“没有!”后来由他的学生再三说服动员,他才从画案的隙缝中取出一卷(他是木匠出身,他的画案有他自制的“消息”),外面裹着好几层报纸,写着四个大字:“此是废纸。”打开一看,都是惊人的杰作——就是后来纪录片里所拍摄的。白石老人家里人口很多,每天煮饭的米都是老人亲自量,用一个香烟罐头。“一下、两下、三下……行了!”——“再添一点,再添一点!”——“吃那么多呀!”有人曾提出把老人接出来住,这么大岁数了,不要再操心这样的家庭琐事了。老舍先生知道了,给拦了,说:“别!他这么着惯了。不叫他干这些,他就活不成了。”老舍先生的意见表现了他对人的理解,对一个人生活习惯的尊重,同时也表现了对白石老人真正的关怀。   老舍先生很好客,每天下午,来访的客人不断。作家,画家,戏曲、曲艺演员……老舍先生都是以礼相待,谈得很投机。   每年,老舍先生要把市文联的同人约到家里聚两次。一次是菊花开的时候,赏菊。一次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三。酒菜丰盛,而有特点。酒是“敞开供应”,汾酒、竹叶青、伏特加,愿意喝……余下全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